章節目錄 第2689章 你又作什么妖?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他想了想,又抬頭看向黎不傷,說道:“還有一件事,我弄不明白。”

    黎不傷原本已經打算轉頭,去交代別的事。

    聽到這話,又停下腳步,回頭看向他:“宋公子還有什么事不明白的?”

    “那把刀。”

    宋知問皺著眉頭,沉聲說道:“那把作為兇器的雁翎刀,是你們錦衣衛的刀。當然,現在看來,這把刀應該不是真正的兇器,可是,這把刀為什么會出現在我們營地的周圍?”

    “……”

    “程伯伯被殺的時候,你們不是還沒到這里來的嗎?”

    “……”

    “人都沒來,為什么刀會到這里?”

    “……”

    “你剛剛猜測了他們的行動,也猜測到了他們的目的,人證物證都在,可是那把刀的問題,你為什么沒有解決?”

    “……”

    黎不傷聽了這些話,臉上的表情淡淡的,好像事不關己。

    最后只說道:“事情都已經解決了,真相也已經找到了,那把刀的問題——就不是問題了。”

    宋知問皺起了眉頭。

    雖然,真相的確是已經找到,可是,這把刀是將他定為兇手的證據,他居然完全不關心。

    這,一點都不像他身為錦衣衛指揮使做事的態度了。

    但黎不傷竟像是真的一點都不關心似得,淡淡說道:“他們既然想要陷害我,總是要想法子,既然我們已經掉了那么多的刀,要找總能找到,要傳遞也總能傳遞過來。”

    “……”

    “再多問,沒有意義。”

    說完,他抬頭看了看天色,道:“宋公子,天色不早了,今天又發生了那么多的事,我看你還是早點休息吧。”

    “……”

    “我們明天一早就要出發,養足精神趕路要緊。”

    說完,他不等宋知問再說什么,轉身便走。

    宋知問站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半晌不說一句話,只又低頭看向手中的那封信,面色沉凝。

    而黎不傷轉身離開,剛走了幾步,就看見站在前方的謝皎皎。

    雖然周圍人來人往,大家舉著的火把不斷的閃耀著,照在人的臉上光影晃動,顯得人的表情也有些陰晴不明,但一看到黎不傷,她還是立刻就跑了過來。

    “黎不傷!”

    黎不傷低頭看著她。

    只見她的臉上悲喜交加,大概是歡喜看到他在被人謀害的大火中還能安然無恙的全身而退,又難過與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會對他們的長輩下手,一時間,掙扎著,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反倒是黎不傷。

    淡淡的看了她一會兒,然后說了一句:“去休息吧。”

    說完,便走了。

    “……!”

    謝皎皎站在原地,像是還有些反應不過來,等到黎不傷已經走遠,他帶起的風吹過臉龐,吹得耳畔的發絲輕撫過臉頰,帶來一點酥酥癢癢的感覺,她才像是回過神來,猛地轉身看向黎不傷的背影。

    眼中,浮起了一點欣喜的笑意。

    而不遠處,宋知問看著她的背影,也看著黎不傷已經融入夜色當中的背影,眼中更是悲喜交加,最終長嘆了口氣,轉身走了。

    |

    清晨,南煙從昏沉的夢境中睜開眼。

    下意識的一伸手,就摸到身邊的被窩里空空的,但還殘留著一點溫度,顯然,祝烽才起身沒多久。

    自己竟然沒發現。

    她嘟了嘟嘴,又在被窩里掙扎了一會兒,還是抵抗住了夢境和溫暖的被窩對自己的誘惑,起身穿好衣服,不過,剛剛走到門口,大門就被人從外面推開了。

    一陣冷風灌進來,吹得她哆嗦了一下。

    “嗚!”

    而站在門口的不是別人,正是一大清早就不見蹤影的祝烽。

    他原本是看著天色還早,打算回來睡個回籠覺,沒想到一開門看見南煙也要推門,而且穿得那么單薄,連鞋都沒穿好就要出門,被外面的冷風吹得直哆嗦的樣子,立刻皺起了眉頭。

    “你又作什么妖?”

    “皇上?”

    南煙下意識的縮脖子聳肩,雙手抱住了自己,可還是冷,祝烽一見,立刻走進來反手關上門,順手一抄將她抱在了懷里。

    一邊往床邊走一邊罵道:“穿這么一點就想出去?你是想干什么?”

    其實原本沒那么冷,只是她剛剛從被窩里爬出來,熱身子經不起冷風吹,才會冷得這么厲害,如今被祝烽一抱著,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和體溫一圍上來,頓時整個人就順服了。

    只是鼻尖還有點癢。

    南煙兩只手環著他的脖子,嘿嘿的笑道:“妾剛剛看不到皇上,擔心嘛。”

    “你擔心什么?朕有什么好值得擔心的?”

    “妾擔心,萬一皇上干‘壞事’去了呢?”

    “……”

    祝烽白了她一眼。

    走到床邊,都恨不得扔她下去,可手上的動作還是輕輕的,放到床上之后,又立刻拉了被子給她裹上,還說道:“前陣子才發過高燒,你若又作妖病了,看朕怎么收拾你!”

    南煙自己縮在被子里,捂了一會兒,總算暖過來了。

    再看祝烽脫下了外衣也鉆進了被子里,她便順勢鉆進了他懷里,剛從外面回來,祝烽的身上也帶著一點涼意,但幸好,兩個人緊貼在一起,體溫相互熨帖著,很快就都暖和了起來。

    南煙抬頭看他:“這么早,天都還沒亮,皇上剛剛去干什么了?”

    祝烽半瞇著眼睛,一邊要睡不睡的,一邊懶懶說道:“調撥了一隊人馬離開罕東衛。”

    “又調撥人馬?去做什么?”

    “黎不傷的消息傳回來,他那邊的事情已經差不多解決了,而我們要盡快派人去白龍城,通知那幾大家族這邊發生的事。”

    “……”

    南煙眨了眨眼睛。

    其實,自從田煉帶著黎不傷的書信回來,雖然他們相隔那么遠,并不知曉真正的兇手是誰,但,誰都知道,這是不同意獻城的人設下的局。

    表面上看起來,黎不傷的確是進退兩難。

    但,正如之前祝烽和南煙所說的,棋在局外,若能破了這個局,整盤棋就都活了,甚至連白龍城,也都陷到這個棋局。

    而他接下來傳回來的消息,也證實了這一點。

    白龍城的“自相殘殺”,給了他們這個機會。

    南煙突然笑道:“怕不是只去通知消息這么簡單吧。”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