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85章 老爺子離開了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說完,她便拉著依然在哇啦哇啦說著什么的容老爺子離開了。直到走出很遠了,紫若兮都還能聽到林妙麗輕聲細語的哄著容老爺子的聲音還有容老爺子焦躁的叫喊聲。兩人來了又去,前前后后不過十幾分鐘的時間。

    看起來,倒真像是一出姐姐來看妹妹的戲碼,現在妹妹不喜歡,他們就只好離開。紫若兮站在那里,從始至終都沒有說一句話,雖然面上冰冷,但是眼中卻沒有過多的情緒。張云云看著她,不由的把她往懷里攏了攏,心里不由的嘆了口氣,丫頭,當時還是心軟了。他看著懷里的人,剛想要說點什么,卻見懷中的人,忽然抬頭,對著他笑了一下。“走吧,進去坐會兒,我給你們泡壺茶,阿孟也好久沒有喝我泡的茶了吧?”

    張云云皺了下眉,還沒有說話,紫若兮就直接轉身,率先進了顏遠別院。他淡淡的勾了下唇,眼中卻忽然閃過冷光,這樣的丫頭,他已經有多久沒見了?倔強的用堅強包裹著自己所有的脆弱。

    譚子睿在一邊挑了下眉,“這丫頭,以前就是這么個性子嗎?這么嚴嚴的把自己包裹住,生怕別人碰觸,生怕別人安慰?”“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了。”

    張云云看著她的背影意味不明的說了一句,譚子睿心里猛的一沉,意思是他猜對了?小丫頭以前就是這么個性子?脆弱且堅強的讓人心疼?

    他眼睛微微瞇了一下,忽然開口說了句,“你要是不方便,我可以動手。”雖然沒有看著張云云,但是這句話卻是跟張云云說的無疑。張云云挑了下眉,輕笑一聲,“我還不知道,你身在那個位置,居然會比我更方便做那些事了,放心,那是我老婆,我自然會護好

    張云云說完抬步跟上紫若兮的腳步,譚子睿輕笑一聲,也跟了上去,三人一起進了摘星樓。摘星樓是顏遠別院最高的建筑,從那里,可以看到顏遠別院的全貌。

    這里是紫若兮留下來給她和張云云居住的地方,也是紫若兮設立養生堂的位置,而今天的養生堂是由慕飛白帶著田振華在坐診。

    “我去,你終于露面了,我還以為你今天又是一天不露面呢,我和老師這到現在了都還沒有吃飯呢。”

    三人剛進去,慕飛白就郁悶的叫了一聲,他沒想到今天養生堂會有這么多的人。從前邊結束以后,這邊就排起了長龍,不知道是不是顏遠別院宣傳的太過到位的原因,還是跟清揚醫藥有關系的原因,還是秦川煮雨閣神醫就是今天養生堂神醫的消息傳出去的原因,總之,要說今天顏遠別院最紅火的地方,不是美容,不是娛樂,不是餐飲,而是養生堂。

    剛剛三人進來的時候,外邊還聚集著一堆一堆的人,也就是摘星樓前的空地比較大,不然這里真有可能會被人給擠塌了。

    “還沒吃飯?”紫若兮挑了下眉,看了下墻上的表,“還不到十二點,就急著吃飯?”“我這不是餓了嗎?再說了,來京城以后我就再也沒有喝到煮雨閣的茶水了,整個人都覺得沒精神,不然,你給我泡壺茶?我保證干勁兒十足怎么樣?”一聽慕飛白說紫若兮泡的差,田教授也抬起了頭,關于煮雨閣和紫若兮泡的茶,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聽慕飛白提起了,難道真有那么好?“想喝我泡的茶?”紫若兮淡笑一聲坐了下來,那唇邊的笑。“嗯嗯,想喝。”想喝的都快流口水了,他真是不知道紫若兮那茶是怎么泡出來的,明明就是最普通的茶,但是她泡出來卻讓人欲罷不能。

    “呵,想喝茶可以,但是,我要考一考你。”紫若兮說完,轉身走了出去,片刻后從外邊領進來一位形容枯槁的老人。這老人一看就是病入膏肓。

    靠,又來。慕飛白可還記得紫若兮第一次見他的時候,考他的樣子,那一次他真的是被考的外焦里嫩的,這一次,她說什么都不能再丟人了。幫老人把著脈,慕飛白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

    片刻后他抬起頭來,皺著眉,似乎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老人,又轉頭看了眼紫若兮。最后抿抿唇,“明明身體是沒有什么大問題的,但是卻莫名的各個器官衰老一般的枯竭。”紫若兮目光閃了一下,看向田振華。田振華聽到慕飛白的描述,神色一怔,也把手指搭在了老人的脈上。片刻后他的臉上也出現了一抹猶疑。

    這是怎么回事?“你們可以問一問這位的歲數。”見慕飛白和田振華的神色,紫若兮在旁邊又提醒了一句。“歲數?有關系嗎?”慕飛白雖然這么說了一句,但是還是問了一聲。那男人聽到以后張了張嘴,開口聲音粗嘎難聽,“四十五歲。”“什么?!”慕飛白和田振華都是驚了一下,四十五歲?怎么可能?這人就他們看來,至少也有六十歲,而且看樣子還遠遠不止。怎么可能只有四十五歲?”

    田振華聞言,猛的一個激靈,手再一次覆上了那個人的手腕。

    這一次他號的格外認真,眉頭不斷的皺了松,松了又皺。最后他問了一句,“請問這位先生,是不是接觸過之類的藥物。”他現在這個樣子,如果有一個原因可以解釋的話,那么就只有這么一個可能,但是從他身體的狀況來看,有跟普通的不大一樣。這,讓他想起了早些年在華夏已經禁掉的一種藥品。

    那人雙目無神,燕窩深陷,聽到田教授的問話,搖了搖頭,“沒有。”

    田教授目光閃了一下,“那有接觸過一種特殊的藥物嗎?覺得會上癮的那種。”這次,那人身子猛的縮了一下,無神的眼睛掙扎了幾下,看向了田教授,“泡藥浴,然后會上癮,我泡那種藥浴泡了有六七年了,前今年的時候,還好,這幾年忽然就覺得身體一下子衰敗了下來。”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