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五百零六 我實在為將軍感到不公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這個時候,蔡瑁和蒯良蒯越都意識到了,劉表的忍耐已經到極限了。

    如果繼續讓他忍耐,繼續不讓他發泄,估計會出大問題。

    于是事后,蔡瑁就和蒯氏商議著,還是讓劉表發泄一下,讓他松快松快,繼續這樣繃著,劉表到底還是荊州牧不是嗎?

    蒯良和蒯越都覺得蔡瑁說的有道理。

    于是劉表得以召集諸軍抵達長沙,會合長沙的劉磐所部,由劉磐親自統帥,向東攻擊豫章郡。

    孫策不打招呼就攻打荊州的城池,視若宣戰,所以劉表這邊也不需要向孫策宣戰,即刻就可以進攻豫章郡。

    劉磐得到了命令之后立刻出兵攻打豫章郡。

    于是吳越之戰剛剛結束,吳國和荊州的戰爭又再一次的展開了。

    也不知道孫策得知這個消息之后會做何感想。

    反正這和陶謙沒有關系,陶謙的敵人從來不是別人,只是徐州內部的離心勢力而已。

    他建立徐公國受到了很大的阻力。

    但是他依靠兩支軍隊的壓制,還是建立了徐公國,盡管如此,反對他的人一點也不少。

    為此,陶謙決定加強兩支軍隊的兵力,以此來確保自己的安全和權力。

    他大規模的擴軍,將曹豹的軍隊大規模擴充,擴充到了兩萬人,臧霸的軍隊則被有限的擴充,擴充到了一萬人。

    陶謙手握三萬人的機動兵力,威懾徐州士族豪強,使得徐州人不敢妄動。

    但是徐州人的反抗之心也越發的強烈。

    一州之地養一個土皇帝的事情他們絕不會做,于是,以陳氏牽頭,徐州人的反抗開始了。

    陳登派人悄悄聯系了糜氏,糜竺留在徐州管事的糜芳負責作為糜氏和糜竺的聯絡人,將這個事情送到青州去給糜竺知道,再由糜竺聯絡郭鵬,負責遙控指導此事。

    討伐鮮卑之前,糜竺就把這件事情上報給了郭鵬知道,郭鵬沒有答應。

    因為他要北伐鮮卑,沒有時間,要陳氏再忍耐一段時間,等他收拾完了鮮卑人再說。

    現在郭鵬勝利的消息傳來,陳氏再也不愿意忍受陶謙的苛待,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反抗。

    郭鵬理解陳氏和徐州人的想法,于是便點頭允許了此事的進行。

    他決定此戰自己不親自行動,而將主帥的任務交給鎮東將軍于禁,由于禁負責這場戰事,讓陳宮做他的輔助,帶領高覽、顏良、朱靈、蔣奇等數名將領并兩萬士兵南下,前往泰山郡會合于禁。

    于禁一直都帶兵駐扎在泰山郡,麾下五千泰山兵一直都是郭鵬給徐州準備的機動部隊,威懾徐州之用。

    以前一直沒派上用場,現在,終于派上用場了。

    于禁得知郭鵬委任他擔任這一場拿下徐州的戰爭的主帥,他相當激動,覺得自己終于等到了展現能力的機會。

    所以于禁立刻厲兵秣馬,立刻安排部下們做準備,只等陳宮帶隊抵達,就可以開始動手了。

    這一戰因為有徐州人的內應,所以不需要太多的軍隊,郭鵬調動了兩萬冀州大營的軍隊南下,又讓泰山郡的五千軍隊加入其中,一共兩萬五千大軍,足以應付這場戰爭了。

    郭鵬很清楚,陶謙的敵人不只是自己,還有他的自己人。

    他自以為的自己人的群體之中,也并非都是他的自己人。

    陳登不是第一次來找臧霸喝酒了。

    他挺喜歡找臧霸喝酒,因為臧霸的酒量不錯,兩人喝起酒來就停不住,唯一感到可惜的是,臧霸不吃魚膾,因為臧霸覺得生的東西腥氣重,對于總是能聞到血腥味的他來說,這是個很難聞的味道。

    他選擇吃熟食,一定要全熟,否則就不吃。

    于是臧霸吃烤肉,陳登吃生魚膾,兩人倒也吃得有滋有味。

    “吃生食真的沒什么問題嗎?一股腥味兒,我是真的難以忍受。”

    臧霸有些嫌棄的看著陳登面前晶瑩剔透的魚肉片。

    “哈哈哈哈,宣高當真不嘗試一下嗎?嘗試之后就能品味到源自食物本身最純真的鮮美,比起這些炙烤之后的東西,那可就完全不能比較。”

    陳登癡迷的架起一片魚肉,放入嘴里慢慢的品,仿佛在吃什么珍饈美味一般。

    臧霸卻覺得有些反胃。

    “元龍雅興,反正我這個粗人是體會不到的,我還是喜歡吃烤熟之后的東西,嚼勁十足,只有吃東西的時候,我能感到我是真的活著。”

    臧霸切下一大塊烤野豬肉,塞到嘴里大嚼特嚼,滿臉享受。

    陳登眼中精光一閃。

    “聽說咱們的徐公又給曹豹增兵了,曹豹麾下丹陽營的軍隊數量已經有兩萬三千左右,而宣高麾下泰山兵,好像也就一萬人出頭吧?”

    陳登貌似很不在意的說了這樣的話。

    臧霸正在伸筷夾肉,聞言動作一滯,而后又若無其事的把烤肉夾入碗中,一口吃掉。

    “此事我知道,曹將軍是徐公的同鄉,而我……是兗州人,這不是情有可原的事情嗎?”

    “話雖如此。”

    陳登笑道:“將軍為徐公立下的功勛并不比曹豹少,何以徐公如此厚待曹豹,而苛待將軍呢?”

    臧霸抬起頭,以銳利的視線看向了陳登。

    “元龍也會說出這樣的話嗎?”

    “非是我愿意說出這樣的話,而是我實在為將軍感到不公。”

    陳登搖了搖頭,開口道:“將軍忠心耿耿為徐公辦事,徐公卻不能信任將軍,換作是誰,都會為將軍感到不平。”

    “陳元龍。”

    臧霸面色平靜地看著陳登:“這話,是你替郭子鳳說的吧?你已經投靠了郭子鳳了?郭子鳳許給你什么職位?”

    “徐州刺史。”

    陳登并未隱瞞:“魏公允諾我為徐州刺史,我會為魏公治理徐州。”

    “我呢?你既然來為郭子鳳做說客,我會擔任什么職位?”

    臧霸的面色依然平靜。

    “魏公許諾,用將軍為廣陵太守,華縣縣侯,魏國平南將軍,駐軍廣陵,未來還要用將軍渡江攻伐江東。”

    “陶恭祖用我為徐國左將軍,那可是重號將軍,郭子鳳就讓我做魏國平南將軍這種雜號將軍,難道我會投誠嗎?”

    臧霸笑了笑。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