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49章 749 好朋友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749章 749 好朋友

    人的一些想法一旦產生,是消失不了的。

    金瑤知道吳寒有可能是向南后,心里的某處就跟長了毛一樣,不打個虛實就不罷休。

    下午,她約了雷詩詩出來喝茶。

    “你這個大忙人還有時間約我出來喝茶。”雷詩詩今天穿著一身緊身黑裙,把她的身材勾勒的很好。

    前凸后翹。

    “再忙,喝茶的時間也是有的。”金瑤吩咐侍者上了兩杯果汁。

    “也是。”雷詩詩坐下來,雙手扶著下巴細細的看著金瑤:“這可是你第一次主動約我,我總覺得有些奇怪。”

    “昨天晚上也不知是誰一直盯著傅明寒看,看你那副愛而不得的樣子,我這不起了心思想幫你一把。你要是不想要,那就算了。”不得不說,雷詩詩很敏感。

    “實話說,我對他有意思,他對我也不是沒有感覺。”想到某個男人床上的表現,雷詩詩笑容溢出嘴角:“可以說,我們之間那方面很和諧。”

    “ 他不想娶你?”論家世,雷詩詩嫁給傅明寒算是低嫁,只是雷詩詩的出身不太好,這么一來就扯平了。

    “你也看出來了。”雷詩詩一說到這個就來勁了:“我昨天和他攤牌來著,他還真有些不愿意。我知道他心里有你,當然那是以前,以后在他的心里,大部分時間都會是我。”

    金瑤對于雷詩詩的直白不知道要說什么了。

    “我對他沒意思。”金瑤表明自己的歷場:“聽你的意思是你已經拿下她,但又不能結婚,莫不是你外公不同意。”

    “你們都這么聰明,真的沒意思的很。”雷詩詩有些煩燥的扯了扯自己的頭發:“我外公收了一個徒弟,有意讓對方接受他的衣缽。你也知道,他年輕時豎敵太多,擔心他百年之后,我不能有個好的生活,想讓我和他徒弟結婚。老人家的出發點是好的,我又是外公帶大的,對于他的安排,我總不能拒絕,你說是不是?”

    “這可不像你的性格。”金瑤臉上浮著淡淡的笑意。

    “我也覺著這不太像我,但那是我外公。我外婆跟我媽走后,我是外公唯一的親人了,外公看我比看他自己還重。”這才是讓她無法選擇的地方。 外公不想讓她冒險,想穩中求勝。

    “你自己的想法呢,你一邊不讓別的女人接近傅明寒,又不能跟他結婚。”

    “我?”雷詩詩真有些拿不定主意:“我再看吧,傅明寒的確不錯,但比起外公,還是外公在我心里的位置更重。”

    不得不說,雷詩詩雖然看起來什么話往外說,但其實她藏了很多自己的真實想法。

    也是,跟在吳老身邊長大的人,能簡單到哪里去。

    只怕雷詩詩身上也有一番本事 。

    想到這里,她不動聲色的笑笑:“你這算不算耍流氓,光調戲人家又不負責那種。我要是傅明寒,我也不答應。”

    “你要不要見見我外公。”雷詩詩想到什么臉上放著光:“你放心,我外公這人很好相處的。”

    金瑤眨眨眼:“我沒事見你外公干什么?”

    “你是我好朋友呀,我把你介紹給我外公怎么了。”雷詩詩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我們是好朋友,你去我家,我去你家不是很正常呀,你說是不是?”

    金瑤看著對方的眼睛,像從對方的眼里看出有幾分真心,雷詩詩的眼神特別真誠,倒讓她顯得有些不堪。

    “吳老那樣的大人物,我看著就有些心悸,你看著安排吧。”去吳家,不正是她今天找雷詩詩出來的目的。

    “我外公很好接觸的。”

    ……

    雷詩詩回到吳家,徑直去了吳寒的房間里。

    和往常一樣,吳寒正在床上挺尸。

    雷詩詩一只腳踩在床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吳寒,手上的包直接砸對方身上:“唉,木頭,你還記得金瑤這個女人嗎?”

    席向南緩緩睜開眼睛,眸色深沉,像是一頭沉睡的獅子:“提她做什么?”

    “她是你什么人?”

    “她害我葬身火海,是我的仇人。”席向南聲音冰冷,機械的回答著。

    “如果我把她邀請到我們家來做客,你看行嗎 ?”雷詩詩一雙眼直勾勾的看著他,是在試探或者炫耀。

    “這是你的事情。”吳寒坐起來:“你如果不介意我把她滅了的話。”

    雷詩詩聽著他的話,眼里閃過利光,或許這是個機會,正好可以試試眼前的這個男人,也好決定自己是嫁還是不嫁是不是?

    “明天晚上,我會邀請她來家里吃飯,你一起。”雷詩詩扔下這句話后,就抬頭挺胸的出去了。

    席向南眸子無神的看著雷詩詩出去,手指尖輕動。

    雷詩詩說到做到,真的邀金瑤明天晚上去吳家做客,接到邀請消息的金瑤,心里有些緊張。

    她去吳家,是為那個吳寒而去。

    看著已經熟睡的席恩澤,輕嘆一口氣,心里只有一個希望,如果向南沒死多好。

    小恩澤輕輕嗯了兩聲,似是回應她心里的愁緒。

    早上起來,一過去,辦公室來了很多員工,大多數是新員工代表,老員工代表基本沒有。

    “金總,我們可是聽說了,公司新蓋的樓房,只分給老員工,不給咱們新員工分。金總,老員工功勞是大,但如果沒有我們這些新員工,老員工再牛,也不能月月生產出大筆訂單是不是?”

    說話的是曾板材,二十多歲,年輕氣盛。

    他站在一群新員工前頭,替新員工們喊話。

    曾板材的話落,后面不少人附和,臉色之間皆都不服的樣子。

    “是呀,我們與老員工之間進公司的時間不過相差一個月,憑什么他們能分房,我們不能分,公司這明顯是在瞧不起人。”曾板材邊上的一位員工同樣喊話:“大家說是不是?”

    “對,就是這個理。”

    “對,我們不服。”

    “我們也想分房。”

    聲音參差不齊,但來的人不少,齊齊把小小的會議室給占滿了。

    “大家先回去。”戚重光站在金瑤前頭:“我們正和金總在商量對策,會有一個最后的標準出來。”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