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章 搏斗,你要了我吧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42章 搏斗,你要了我吧

    祁少瑾用力壓著顧若熙,讓她不能動彈。

    他似乎很喜歡這樣的姿勢,也只有這樣才能將她禁錮在懷里,另她沒有再逃跑的機會。

    顧若熙憤怒地盯著身上的他,只見他眼底的陰霾,竟有些許渙散,浮現一抹淡淡的若有似無的柔和,隨后又被冰霜覆蓋,最后化為一片空茫。只在這轉瞬之間,他的心思就已千回百轉,情緒變化莫測。

    他緩緩開口,聲音很輕,卻很冷,“那個女人,我找了很多年。”

    他的聲音慢慢收住,凝望著顧若熙清透漂亮的大眼睛,手指在她細嫩的臉頰上,來回摩挲。

    “終于,在半年前,我找到她了。”

    顧若熙眼底掠過一絲驚訝,有個真相在心中呼之欲出,卻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我們約好了!”他忽然怒吼起來,指向那一片枯萎的玫瑰花海,“我精心布置了這一切,她……”

    他的聲音猛然頓住,隨后笑起來,一把捏住顧若熙的下顎,狠狠的,用力的,欣賞她疼痛的表情,他才殘佞勾起唇角。

    “爽約了。”

    “你……”顧若熙的眉心皺得更緊,痛得說不出話來。

    “呵呵呵……”祁少瑾笑聲陰詭,煩亂地扯開領口,露出更大一片蜜色緊致的肌肉,“我不會饒恕欺騙我的人。”

    顧若熙嚇得渾身發緊,脊背躥起陣陣寒意。趕緊掙扎推搡他厚重的身體,卻怎么都推不開。“祁少瑾,你放開我!放開我!”

    祁少瑾根本不理會她的大喊,手指從她的臉頰,慢慢滑向她的衣領,用力一扯,發出一道刺耳的裂帛聲。

    “祁少瑾,你不可以……”

    反抗的話語還沒說完,他瘋狂地吻下來。

    她拼了命的掙扎,卻推不開他越來越滾燙的身體。

    就在他發狂的吻,要將她的全部力氣都給吸干時,他忽然放開她,憤怒地對她大吼。“這是報復!對你的報復!”

    “你個瘋子!你就是瘋子———”顧若熙用力踢踹他,他卻完全不知疼痛地繼續肆意妄為,直接將顧若熙身上的T恤衫,徹底撕個粉碎。

    “啊———”

    “你放開我……放開我……”顧若熙大聲喊著,絕望的淚水奪眶而出。

    祁少瑾煩死了她的哭喊,大手死死堵住她的嘴,讓她再發不出絲毫聲音,只剩下一雙水霧氤氳的淚眼,恨之入骨地瞪著他。

    “恨我?哼哼,我不在乎。”

    忽然,門外傳來狂亂的敲門聲,似要將門板敲碎。

    祁少瑾的手一抖,顧若熙張嘴一口咬住他的手,痛得祁少瑾慌忙收回手,顧若熙趁機大聲嘶喊。

    “救命,救命……”

    緊鎖的房門,忽然被人一腳踹開。

    顧若熙淚眼朦朧,只看到一道高頎又偉岸的身影,猛地沖上來,一拳將祁少瑾撂倒在地。

    顧若熙終于得了自由,抱緊赤裸的身體,沿著墻壁緩緩蹲在地上,身體蜷縮一團,臉深深埋在臂彎中,淚水好像斷了線的珍珠。

    “陸羿辰,又是你!”祁少瑾咬牙切齒,字字如冰,透著強烈的恨意。

    顧若熙蜷縮的身體,劇烈一抖,更緊蜷成一團。

    陸羿辰望著顧若熙,好像一只受到極度驚嚇的小貓咪,恨不得躲到縫隙中,才能覺得安全,讓人看得心疼。他想要摟住她顫抖的身體,給她溫暖,卻又僵在那里。他緩緩解開襯衫紐扣,脫下襯衫,露出他線條完美的上半身。之后將襯衫,披在顧若熙身上,遮住她赤裸的身體。

    祁少瑾擦過唇角的殷紅血痕,陰鷙如魔鬼地一笑,緩緩起身,忽然就沖向陸羿辰,給了陸羿辰毒狠的一拳。

    陸羿辰猝不及防,吃了一記,頓時俊美的臉頰,淤青一片。他瞬時回手,速度極快,完全不給祁少瑾躲閃的機會,一拳打得祁少瑾又差點跌倒在地。

    祁少瑾悶聲一笑,忍住側臉劇烈的疼痛,揮拳又向陸羿辰打來。頓時讓陸羿辰的俊臉,又多了一道淤青。他再度揮拳,讓祁少瑾唇角的血痕又殷紅了一分。

    他們就這樣,誰也不肯示弱,沒有任何言語,一拳又一拳,徹底毀了他們帥氣的臉,落滿淤痕。就好像積壓已久的憤怒,終于爆發,誓必要戰出個勝負,打敗一方才肯罷休。

    他們倆都是金字塔頂端的名流人物,毀了臉,就是毀了人前的形象,毀了他們高貴的尊嚴,是對他們而言,最嚴重的懲罰。

    顧若熙抱緊身體,不敢抬頭,不敢去看他們打斗。只能更緊抱著顫抖的身體,恨不得會穿墻秘術,從這里逃離。

    趙默帶著人沖進來,卻被陸羿辰的一聲咆哮,嚇得悉數退了出去。顧若熙赤著身體,他怎么能讓那些男人看見她狼狽的樣子。

    “都滾出去———”

    趙默只好帶人站在門外,不敢參與陸羿辰和祁少瑾的搏斗。

    陸羿辰看了一眼,不住顫抖的顧若熙。揮起最狠的一拳,打在祁少瑾的胸口,終于痛得祁少瑾再起不來身,疲憊不堪地癱在地上。

    “你一直都是我的手下敗將。”陸羿辰鄙夷地哼了一聲。

    祁少瑾眼眸里噙滿恨意,猶如翻滾的陰云瞪著陸羿辰,好似隨時都會再度爆發,只是暫時需要短暫的休息。

    陸羿辰不再看祁少瑾一眼,抱住顧若熙起身。

    “陸羿辰,她什么時候成了你的獵物!”祁少瑾忽然開口,冰冷的聲音,帶著興致盎然的藐視。

    陸羿辰微微回頭,斜睨向祁少瑾,“我從來沒將她當成我的獵物。”

    祁少瑾哼笑起來,“你還是那么偽善!”

    陸羿辰懶得再與祁少瑾多說一句話,讓守在門口的趙默帶著人統統退下,直到走廊空無一人,他才抱著顧若熙離開祁少瑾的房間,入了電梯,上了22層,回到他的專屬領地。

    祁少瑾無力地躺在滿是枯萎玫瑰的地上,他笑著,眼底一片寒霜。拳頭用力捶著地上的玫瑰,干枯的利刺,刺破他的掌心,鮮血一滴一滴,染紅干枯的花瓣,妖冶刺目。

    “顧若熙,你以為躲在陸羿辰的懷里,就能逃開我了?”他陰笑著,看向房間安裝的針孔攝像頭。“我看他拿什么來護你。”

    猙獰的笑容,在他淤青一片的帥氣臉頰上綻放,詭譎駭人。

    ……

    陸羿辰讓顧若熙躺在柔軟的床上,給她蓋上被子。

    這樣的感覺,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顧若熙一直埋著頭,眼淚無聲掉落,即便努力拼命忍著,還是會從眼眶流出來。她的身體,一點一點在被子下面蜷縮起來,只有這樣的姿勢,才覺得自己冰冷的身體,能有一點溫意。

    陸羿辰的大手,輕輕放在顧若熙的頭上,她的發絲柔軟地落在他的指尖,涼涼的很舒服。

    “怎么沒給我打電話?”陸羿辰低沉的聲音,帶著幾分淡淡的怒意。

    他就是這樣一個淡淡的人,又透著淡漠的疏冷,并不可怕,卻很遙遠,猶如高高在上俯視蒼生的天神,讓人無法靠近。不像祁少瑾,總是陰鷙殘佞,渾身都透著生人勿進的可怕氣息,只看一眼,就讓人畏懼的心頭發顫。

    顧若熙更緊蜷起身體,沒有絲毫聲音。

    “在他找你時,你就該給我打電話。”陸羿辰的聲音,忽然和緩下來,不再那么強勢。手掌慢慢地,輕輕地拍了拍顧若熙的頭。

    他的手掌,就好像有魔力似的,頓時讓她渾身都放松下來,心不再緊縮的好像一塊硬硬的石頭。

    但淚水,還是無法止住。

    她在被子下捂住嘴,不讓哭聲從唇齒間泄漏出來,任由脆弱的淚水沾濕潔白的枕頭。

    陸羿辰知道她在哭,便不再說話了。而是靜靜地坐在床畔,安靜地陪著她。

    就在陸羿辰以為被子下面異常安靜的顧若熙,已經睡熟時,顧若熙忽然坐起來,一把抱住他。

    “你要了我吧!”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