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4章 拼酒,難得遇到對手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74章 拼酒,難得遇到對手

    “好巧……”

    顧若熙不知為何會在面對蘇雅時,會笑得這么勉強,就好像做了什么虧心事了似的。

    蘇雅卻笑得很燦爛,站在顧若熙面前,她的個子本來就高,又穿著高跟鞋,讓顧若熙在漂亮又有氣質的她面前,頓感渺小。

    “他陪殷少喝酒來了?”蘇雅雖是問著,口氣卻是肯定。一聲“殷少”喚的那么親切熟絡,可見她和殷凱之間關系很好。

    莫名就讓顧若熙有一種強插足進入陸羿辰世界的錯覺。僵在那里,一時間不知該說什么,蘇雅卻依舊笑著,帶兩分醉意,嫵媚的眼波光彩滟滟。

    “你千萬不要誤會,我是怎么知道的。殷少最喜歡來華都喝酒,而你和……辰結婚后,你不介意我還這么稱呼他吧。”

    顧若熙趕緊搖頭。

    “你們婚后,我們就再沒通過電話了,我是猜到的。因為天天在報紙上看到你們形影不離,你在這里,辰肯定也來華都了。”蘇雅的聲音很溫柔,聽不出什么異樣,眼睛里的笑意卻有些恍惚,繼而又恢復平靜,柔柔地望著顧若熙,就像一個看著小妹妹的大姐姐,溫暖又親切。

    “我們……”顧若熙垂下眼角,有些話不知道該怎么去說,轉念想了想,似乎也不用跟蘇雅解釋什么。即便解釋,也應是陸羿辰,而不是她。

    “對,他也在這里。”顧若熙平聲道。

    蘇雅笑得更加美麗燦爛,就好像在強力偽裝什么似的,“我也是跟我未婚夫一起來的,這種地方人多混雜,他不放心我一個人過來喝一杯。”她笑著對顧若熙揮揮手,“我要去洗手間了,不然我的未婚夫要等急了。”

    蘇雅勉強踩著高跟鞋,這才穩穩地走入洗手間。

    顧若熙一聽祁少瑾也來了,就好像聽到狼來了的兔子,趕緊四下看看,見走廊只有待命的服務員規矩站著,匆匆跑回包房。

    一進門就看見喬輕雪在給殷凱道歉,“方才急著上洗手間,讓殷少久等了。我自罰三杯!殷少若覺得還不能消氣,我就自罰五杯。”

    說著,喬輕雪就倒了五杯酒,一口氣往下干。

    殷凱不悅的臉上,終于多了一小點的興味。因為喬輕雪豪氣萬千的口氣,很對他的胃口。但還是不能完全消火,丟給喬輕雪一個難題,“看你這么有誠意,還有小嫂子的面子在,我可以原諒你。不過,你得把這里的酒全部都喝光。”

    后半句話,殷凱一字一頓咬得格外清晰,不似平時說話時還帶著點英國腔。

    喬輕雪擦干唇角的一抹酒水,望著滿滿一桌子的啤酒,即便酒量很好,也生了一分怯意。

    顧若熙趕緊沖上去阻止,卻被陸羿辰摟著肩膀坐在沙發上。

    “殷凱難得遇到對手。”陸羿辰唇邊的玩味,笑得那么明顯,端著一副看好戲的姿態。

    “你。”顧若熙憤憤的想要推開他,卻被他抱得很緊,根本起不來身。

    “聽說華都來個千杯不醉,應該就是你朋友吧。”他憑借驚人的記憶力,已經認出曾經匆匆一瞥的喬輕雪,正是顧若熙的死黨閨蜜。在這種場合再遇,他知道顧若熙會為好友感到尷尬,但更想看到,殷凱能否被這個喬輕雪打敗,搓搓銳氣,也是無聊時的一個笑料。

    喬輕雪暗暗咬咬牙,直接爽快一口答應,“別的不會,就會喝酒。”喬輕雪坐下來,開始倒酒,“聽說殷少的酒量也非常好,華都沒一個人是對手。今天我還真想較量較量,看我們誰的酒量更好!”

    喬輕雪四兩撥千斤,讓殷凱都沒有拒絕的借口了。

    殷凱好看的蔚藍色眸子里,掠過一絲狡黠。他當然看出喬輕雪的小心思,若真開口拒絕,倒顯得他害怕。生平第一次遇見膽敢與他拼酒的,還是個女人!這些年,在酒吧這種場合打滾,可以說泡在酒缸里混跡多年,從未遇到對手。今天有意思了,不拼一把,豈不可惜。

    “好!正巧陸少和小嫂子可以做我們的評判。”殷凱說著,便開始倒酒。

    喬輕雪就又說了,笑盈盈地眸子里,精光閃閃,“方才我已經連干五杯,公平起見……”她拖著長音,沒有說下去,見殷凱眉心微微一皺,她趕緊笑得更加絢麗,忙聲道,“方才怎么能作數,那是我對殷少表達的歉意。”

    話雖如此說,喬輕雪漂亮的大眼睛卻在殷凱身上輕輕一帶,唇邊隱約的笑意便有些深了。

    喬輕雪的小動作,不僅殷凱看了個清楚,陸羿辰也看入了眼中,暗道一聲“有意思”,輕聲對懷里不安的顧若熙說,“你的這個朋友,可比你聰明多了。”

    顧若熙撇撇嘴,斜睨陸羿辰,“你是想說我笨嘍?”

    陸羿辰挑挑濃黑的眉宇,“我可沒這么說。”

    殷凱明知道喬輕雪在激他,但就因為她的那句話,不得不明知圈套還往里跳,口氣帶著兩分狂妄地道,“我殷少怎么好意思欺負你個女人!我兩杯,你一杯,你若能給我喝醉了,便算你贏!”

    喬輕雪當即一拍桌子,“好!殷少爽快!”

    話音一落,倆人便一杯接著一杯地喝起來,一副完全當酒水是白開水的架勢往肚子里灌。即便是白開水,灌了一瓶又一瓶,只怕胃也會受不了。

    顧若熙緊張地盯著喬輕雪,見一旁不住地堆放酒瓶子,終于坐不住了,想要去阻止,陸羿辰就是摟著她不放。他居然還怕場面不夠過癮似的,翻開著酒水單,又點了四打啤酒。

    “你!還想火上澆油!”顧若熙氣得目露怒光。“你看他們倆,都已經醉了!”而且,殷凱已經開始摟著喬輕雪了。再繼續下去,只怕殷凱就要……

    “怕什么?你和我還很清醒。還怕你朋友被殷凱給吃了不成!”陸羿辰就好像能洞悉顧若熙的全部心思,給了她一顆定心丸。

    “你……好萬惡。”

    陸羿辰笑了笑,附在她耳邊小聲說,“殷凱不醉,你的朋友才更危險。”

    到時候,他總不能從殷凱懷里搶人,身為好友,那才是真的尷尬。

    “你忍心擺你朋友一刀?”

    “為了你。”

    簡短的三個字,讓顧若熙心神一慌,趕緊低下頭,不想再觸及陸羿辰炙熱的目光。

    殷凱和喬輕雪是真的醉了。兩人竟然開始飆歌,滿嘴酒氣,舌頭也已不能靈活運轉,胡亂喊叫的歌聲,完全聽不出調調。一向淡定,泰山崩于前而不動的陸羿辰,都已開始面露難忍之色。

    “我叫喬輕雪,今天很高興,喝的很開心!從沒喝的這么痛快過!真的好開心,好開心!我已經很久沒有這么開心過了!因為那個壞家伙!我的人生變得一塌糊涂!”喬輕雪抓著話筒,也不知是在唱,還是在說,完全聽不出個清楚的個數。一把拽住搖晃的殷凱,倆人就一起跌倒在沙發上,手里還不放開話筒,就對著殷凱大喊。

    “男人都是壞家伙!都是壞家伙———”

    殷凱被刺激的耳膜漲痛,混漿漿的腦子也跟著劇烈的疼,一把搶下喬輕雪手中的話筒,也大聲喊起來,“女人也都是壞家伙!沒一個好東西———”

    顧若熙趕緊捂住耳朵,求救地看著陸羿辰。“怎么辦?”

    “你說呢?”陸羿辰起身,站在殷凱面前,“殷凱,你醉了,我送你回去。”

    “我沒醉!誰說我醉了!”殷凱高聲喊著,已經聽不清他含糊地喊著什么東東了。

    顧若熙苦悶地抓抓頭,趕緊拽起喬輕雪,卻被喬輕雪搖搖晃晃地一把推開,“還沒分出勝負,繼續喝!喝!喝——”

    “還喝什么喝呀!你都站不穩了喬喬!”顧若熙趕緊去抱住喬輕雪,卻因為喬輕雪的一個失重,倆人都摔在沙發上,還是摔在殷凱的身上。

    殷凱只覺得胸腔被強力地重壓,胃里開始劇烈翻騰,趕緊捂住嘴,卻已分不清楚眼前的人影誰是誰,一把拽住顧若熙就摟在懷里。

    陸羿辰眉心一緊,趕緊一把將顧若熙拽起來,以最快的速度遠離,這才避開了殷凱噴吐出來的污穢物。

    “啊!”喬輕雪尖叫一聲,因為殷凱吐了她一身,隨后一個巴掌揮過去,讓殷凱俊美的側臉當即印上五個鮮紅的巴掌印。

    顧若熙猛抽一口涼氣,就連陸羿辰都被驚住了。

    敢打殷少,還真是這世間的頭一人。

    幸虧殷凱醉得一塌糊涂,還傻傻分不清楚,為何側臉一陣火辣劇痛,摟住喬輕雪就要親上去。他早就習慣了在醉得分不清楚懷中人是誰的情況下,跟一個女人做那種事。

    顧若熙趕緊沖上去,一把將喬輕雪從殷凱的懷里拽出來。

    殷凱懷里一空,很不滿,迷迷糊糊地強坐起身,指著眼前的人影,似笑似怒地胡亂喊著,“跟我玩情調?好壞。哼哼,不怕惹怒我,你一分錢都撈不到!”

    “有臭錢了不起了!我才看不上你的臭錢!要不是怕砸飯碗,姑奶奶才不樂意陪你喝酒……”顧若熙見喬輕雪開始口無遮攔,趕緊捂住喬輕雪的嘴,“喬喬,趕緊走吧!衣服臟成這個樣子,我帶你回去洗洗。”

    陸羿辰本就有潔癖,遠遠避開殷凱,趕緊給趙默打電話,讓趙默來攙扶殷凱。

    沒想到,剛走出包房,祁少瑾也攙扶蘇雅,也從包房里走了出來,大家頓時都僵在走廊里。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