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0章 真心,只是表象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360章 真心,只是表象

    顧若熙在心里快速地做著打算,祁遠治這么狡猾又危險的人物,絕對不能讓夏紫木牽扯進來。

    顧若熙不再說話,祁遠治就慢慢的等,耐心這種東西不消耗殆盡,怎么能有懈可擊。

    陸羿辰拿著電話,不住給顧若熙打過去,那頭卻是關機。他恨不得摔碎了手機,看著面前這棟破舊的倉庫,他的手下人已經將這里每一個角落都搜得徹徹底底,也沒有找到安可馨。明明他調查過,通過A市各個街口的監控錄像,可馨和塔麗就是被帶到了這里。

    而且這個廢棄的廠房,也正是祁遠治的地皮。

    雖然綁架安可馨和楊舒容,沒有任何一條證據說明是祁遠治做的。等他趕到這里的時候,祁遠治的人早就撤得一干二凈,只剩下一個房子的空殼給陸羿辰,沒有任何證據。但這一切就是祁遠治做的,他心知肚明。

    還有他公司現在的危機,也是祁遠治背后一手操控。能收買內部人員泄漏機密文件,可花了不少錢吧。

    祁遠治抓了安可馨,顯而易見,已經知道安可馨的身世。又將安可馨秘密的藏匿起來,不讓人找到,安可馨的情況只怕兇多吉少。

    陸羿辰整顆心都亂了,心里不斷呼喚著可馨的名字。

    可馨,可馨,可馨……

    千萬不要出事,不要出事!

    當年小阿姨將可馨交給他,囑咐過他,不管用什么方式都要保護可馨,而且父母的死,也是為了救可馨。

    可馨對他的重要程度,不僅僅是他的妹妹,也是父母和小阿姨生命的延續!

    這么多年了,他一直拼了命的保護可馨,寵愛可馨,將全部的感情都寄托在可馨的身上,是他精神上的依賴。沒有可馨,他如何熬得過,那么多個日日夜夜,孤身于世的寂寞。

    他絕對不能讓可馨出事,一定要找到可馨!

    陸羿辰還在廠房里不住翻找,哪怕有一絲一毫的線索,他都不能錯過。可這里,再沒有任何能被他尋到的線索,祁遠治那個老狐貍,一切都打點的干干凈凈,不給人有跡可循的機會。

    他終究還是晚了一步?可馨出事了?

    塔麗虛弱地走向陸羿辰,深深地望著陸羿辰的身影,一雙碧色的眼睛水霧氤氳。這么多年了,他都只是出現在她的夢里,抑或在某些經濟雜志上看到他的身影,但也只是個模糊的背影……

    這么多年了,她真的好想他,那種要將人的思想全部困束的想念,一旦一起迸發出來,就會匯聚成源源不斷的淚水,布滿整個臉頰。

    “羿辰,沒想到我們還有機會再見面。”

    陸羿辰聽到熟悉的聲音,眉心微微一皺,一時間竟然想不起來,在哪里聽見過這個聲音。他回頭,就看到塔麗美麗的碧色眼睛,好像一汪碧水,瑩瑩閃閃的似要流動出來。

    他微微一怔,心中確實驚詫,時隔七年,居然還能再見到塔麗。但也只是一閃而過的驚詫罷了,當年的很多感覺和沖動,早已在時間的深海中淡化。看到塔麗的心境也不過是看到了一個不是陌生人的陌生人,沒什么太多的感觸。

    陸羿辰最后一臉的涼漠,沒有絲毫的表情變化。

    但他濃黑的眉宇,卻緊了一分,塔麗是什么時候在這里的?他怎么沒看到?不行,這里必須都要重新搜查一遍,很可能他太疲憊又太焦急,連塔麗在這里都疏忽了,說不定也疏忽了重要的線索。

    又找了一遍,結果還是一樣,他什么都沒找到。

    茫然若失地站在那里,高頎的身影,蕭條又孤落。他在腦子里用力思索,所有安可馨會被祁遠治藏匿的可能性。

    塔麗嬌小又虛弱的身體,雙膝一軟,就倒在陸羿辰的懷中,一雙眼睛還在深深地望著他,就好像要將他的容顏融化在她的眼睛中,一并流淌在血液里。

    陸羿辰整張臉,寒的慎人,卻沒人能看懂他心底現在是什么情緒。

    楊舒容在一旁,眉心擰的好像麻花。在她的面前,還有女孩這么積極的投懷送抱,背著她的時候,該有多少女人撲向陸羿辰?自己的女兒,情況這么岌岌可危,她怎么能有好臉色,何況現在顧若熙情況危及。

    陸羿辰根本沒有伸手抱住塔麗,她只是靠在他的胸膛,但也只靠了一秒,就被陸羿辰一把嫌惡的推開,直接將虛弱無力的塔麗丟給一旁的保鏢。

    塔麗雖然很受傷,但眸子里依舊一片明媚。能見到陸羿辰就很開心了,雖然被嫌惡,她也不生氣。何況她剛才真的不是有意的,兩天沒吃東西,她真的很虛弱。

    陸羿辰冷漠轉身,再沒有多看塔麗一眼。

    他現在的整顆心,都被顧若熙和安可馨填滿,根本沒有閑暇的思緒去考慮別人,尤其一個早已成為一段過去的人物。這樣的人再度出現,就像一盆漂亮的盆景上,橫生出來的多余枝椏,只想一剪子剪掉。

    陸羿辰急匆匆地查看周圍的環境,這里距離市區較遠,附近也沒有什么監控設備,這里完全是一片盲區,而且又沒有任何線索可循,完全不能知道,祁遠治又將安可馨帶去了哪里。

    這個時候,塔麗就又說話了,“當時我雖然昏迷了,但隱隱約約聽到什么墓地的。由于他們綁架我們是白天,怕被人發現,就將我和可馨都關在這里了,等到晚上的時候,可馨就被他們帶走,再也沒有回來。”

    墓地?

    陸羿辰眼角隱隱一抽,凝眸看向一側的楊舒容,低聲對楊舒容說,“媽,時至今日,你還打算瞞到什么時候?”

    楊舒容抓緊雙手,“若熙在他們手里,我不能說,你不顧及若熙,我還要顧及若熙。”

    請原諒她的自私,若熙是她的親生女兒,她不能不顧自己的女兒。

    “只有將全部的事情都說出來,我才能有更多的線索去尋找若熙和可馨,你若再幫敵人隱瞞,只是助長敵人羽翼,讓我們的情勢更被動!”

    陸羿辰再強大,在沒有任何線索,又不知對方目的的情況下,也是困獸之斗,根本拿不出將敵人重重一擊的力度。

    尤其可馨,祁遠治為何要抓走可馨?

    當年要遺棄可馨的人,將可馨丟在山上自生自滅的人,難道是祁遠治?小阿姨害怕的人就是祁遠治,所以才讓他說什么也要一輩子隱瞞可馨還活在世上的真相?

    是這樣嗎?

    那么祁遠治為何恨可馨?

    墓地,他們又去了哪個墓地?小阿姨的墓地?

    現在所有的答案都在楊舒容的身上,楊舒容卻不肯告訴他。他惱了,非常的憤惱。

    “我要知道全部!可馨的情況不能再耽擱!”

    “你的眼里只有可馨,若熙呢?!我若說出來,若熙就會有危險,若熙你就不顧及了!在你眼里,心里,我們家若熙到底算什么!”楊舒容也惱了,先前陸羿辰找她談話,那種想要她交出誠心的態度,還有對若熙的好,真的很懷疑,只是做給她看的表象。

    只怕在陸羿辰的心里,真正的想法,根本不是真的要給若熙幸福,而是想要這個跟她換一個真相。那么她不給陸羿辰真相,他就不給若熙幸福了,是這樣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么陸羿辰根本不是對若熙真心。

    “陸羿辰,我很想問問你,要不是因為我知道什么,你就不會給若熙幸福了,是嗎?”楊舒容聲音寒栗,直接問得陸羿辰啞口無言。

    陸羿辰一雙深邃的黑眸,翻涌著濃郁的云團,沒人看得出來,他那里面隱藏著怎樣的情緒。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自己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他覺得給了就是給了,沒必要追究太多,不管存在怎樣的理由,結果他給了不就可以了!為何還要追究一個理由!

    塔麗見他們的氣氛很不對,而陸羿辰也一副僵滯住的樣子,不禁憂心。她了解陸羿辰,最忌諱被人問及真心。他不喜歡別人總試圖看清楚他的心,也不喜歡被人質疑。

    “好,即便你不說,我也猜得到,我父母的死與祁遠治有關。”陸羿辰沒有回答楊舒容的問話。他早就懷疑祁遠治了,只是苦無證據。而楊舒容知道一切,就是最好的人證,他當然希望楊舒容能站出來指證祁遠治,將祁遠治的惡性公諸天下,受到法律的制裁。

    既然楊舒容不愿意說,那么就算了。

    陸羿辰轉身上車,背影很冷很冷。

    塔麗望著遠去的車子,嗆人的汽車尾氣,在涼風中漸漸飄散,她美麗的眼睛中有上一層失落。她還有很多話想對他說,他卻不給她任何機會了。

    陸羿辰直接驅車去小阿姨的墓地,那里雖然一片凄清,但他還是看出來有人來過的痕跡,也找到些許腳印。但僅此而已,不是有力的線索。

    陸羿辰根本不知道自己舅舅和祁遠治之間的恩怨,自然也找不到他舅舅的墓地。離開小阿姨的墓地,再繼續像個無頭蒼蠅一樣,不是辦法,他必須主動出擊。

    陸羿辰要去找祁遠治。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