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84章 燙手,他的氣息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484章 燙手,他的氣息

    “你在說你自己么?不管怎么改變,你終究還是你。”顧若熙的聲音涼漠一分。

    如果她再次打開心扉,他還是會傷害她一次是嗎?還會因為他想保護的人,再一次拋棄她是嗎?即便那個他曾經放在心尖上,一直保護的安可馨,已經離去了,所以才有了她上位的機會,這樣的處境,反而讓她覺得更可悲!

    “不,我在說你,不管你怎么改變,曾經住在心里的東西,我想一直都會在。”他的口氣很篤定。

    “人一旦不想再奢求夢寐以求的東西,當有一天來臨的時候,也不會過份喜悅。甚至覺得像是強塞在手里的東西,反而覺得多余。”她道。

    陸羿辰的目光依舊那么溫柔,似浮現一抹淡淡的失意,透著點揉碎人心的落寂。

    顧若熙不敢再去看他的眼睛,總覺得自己會在他這樣的目光中溺斃而亡,然后被他融化掉她身上覆蓋的一層薄霜,徹底迷失在他那雙眼睛中。

    幸好,她雙手抓緊,指甲扎在掌心的刺痛讓她保持著該有的理智。

    “陸先生,我覺得我們最好還是不要再見面的好。我們之間早就不應該是再見面的關系了!”

    “可我想見你。”他就這樣簡單輕易地脫口而出,話說的也很霸道,一副完全不給顧若熙選擇權的樣子。

    “當年你也是這樣,霸道不給我選擇權。現在還是這樣,不覺得很自私?”

    “我想得到的東西,從來不會輕易罷手。”

    “可你現在想要的東西,正是你曾經毫不留情拋棄的!”她已經親身經歷過一次痛徹心扉,真的不想再經歷一次!她傷不起了!

    那種被人好像用刀子,將一顆心生生分成無數碎片的滋味,她這輩子都不想再品嘗第二次。

    不想再經歷一次痛苦的最好方式和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再也不去碰觸能傷到自己的東西。

    “我知道,可馨的離世,對你的打擊很大,你的心也會很痛。所以,你就想找東西,填滿你生活的空虛。而我,不幸成了你的目標。這不是感情,只是寄托!”

    陸羿辰沒想到,顧若熙還是這么固執的不肯接受,眉心微微擰起,她以為的,根本不是他所想。

    “熙熙……”陸亦辰眼中,浮現了一抹愧疚。

    顧若熙別開自己的臉,不想去看他眼睛中的復雜情緒。“陸先生的富貴人生可能太無聊了,但不要再來消遣我。”

    她不想聽,可他還要說下去。

    “欠你的,我會一點一點償還。”他低沉的聲音,猶如重錘敲在顧若熙心口。

    顧若熙嗤笑一聲,聲音淡然,“償還什么?從身上生生扯下去一塊肉,用什么方法皮膚都不會長成原來的樣子,都會留下一道丑陋的疤。”

    陸羿辰心口微微一顫,蕩起的漣漪泛著酸澀的滋味,漫開在心頭。他一直都不太清楚,顧若熙于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存在。直到顧若熙抱著小王子從大房子離開,他看到她抱著孩子離開的纖弱背影,在監控畫面中,看到顧若熙映著夕陽,卻泛著淚光的眼角,他的心狠狠一疼。

    那種強烈的,要將顧若熙摟入懷中,保護在他羽翼下的感覺,原來越強烈。

    直到徐阿姨推開他的房門,對他嘆息地說了一句,“少爺,想跟一個女人生活一輩子的感覺,就是喜歡。你只是不肯面對,因為你失去的太多,背叛你的太多,你怕少奶奶也會如此,才最先將她推開。”

    他又深思熟慮了兩天,那種想要抱住顧若熙的沖動依舊強烈。他漸漸明白了,這個小女人,他是真的喜歡上了。

    可如今,面對顧若熙的冷漠和不可接受,他雖然心寒,卻也只當她是一個叛逆的小孩子,在忤逆大人的決定,用一種包容的心態,繼續深深望著她。

    他相信,時間久了,她就能重新接受他。

    他這一次真的決定,這個為他吃盡苦頭的小女人,這輩子都不會再放手。

    還有他們的兒子,一家三口,會一直在一起。

    “相信我這一次。”他口氣慎重,聲音堅決。

    他的手,忽然抓住顧若熙抓緊成拳頭的那一雙手,在他的掌心中輕輕的揉捏,將她握緊的拳頭打開,掌心貼在她的掌心上,用彼此肌膚相觸的溫度,融化她對他的冰冷和隔閡。

    顧若熙有一瞬的晃神,隨即趕緊抽回自己的手。低著頭,看都不敢多看他一眼,生怕又陷入到他那雙泛著溫柔的深邃黑眸之中。

    驀地,就想到了以前。他的眼睛,看著她也時常是這樣的溫柔,卻在眼角,總是透著疏離。而他能暖到心坎中的目光,柔到骨血的溫情,只會在面對可馨的時候,才會有。

    現在每每想到,顧若熙都還覺得自己可悲又可憐。

    即便他現在的目光,溫暖的直達眼底,輕易就能懾服她的心,她還是覺得心頭很冷。

    “不早了,我要回去了。”顧若熙起身。

    這一次,陸羿辰沒有強硬挽留,也跟著她起身,提起桌上金元寶的箱子,一手放下錢,離開這家小店。

    到了顧若熙家花店門口,顧若熙低頭開門,也不知怎么的,鑰匙就是打不開鎖頭。

    陸羿辰從身后,將她包裹在他寬大的懷抱中,屬于他的氣息,撲面而來,給人不飲自醉的蠱惑,她慌了心,手顫的更加厲害。他寬厚的掌心,包裹住她的小手,幫著她將門上的鎖輕易打開。

    他輕柔暖熱的氣息,如同羽毛浮蕩在她柔軟的耳畔。

    “欠我一頓飯,有時間向你討回來。”他軟聲說。

    顧若熙趕緊掙開他的懷抱,正要逃,他又將那個沉甸甸的箱子塞入她的懷中,壓得她差點站不住。

    顧若熙正要還給他,他只是對她風情瀲滟地迷人一笑,轉身已上了他的車,絕塵而去。

    “真是……”顧若熙咬咬牙,看著他的車子遠去,不禁腹誹他也太大男子主義了,完全不給她任何機會。

    顧若熙忽然困惑起來,陸羿辰今天怎么開了一輛很便宜的普通車?穿戴也很平常,怎么好像刻意在掩飾行蹤似的?

    回到店里,手里那個沉甸甸的金元寶,也不知放在哪里才好。如果這個東西真的招財,最好招來一大筆財富,直接蓋過陸羿辰!

    找了很多地方,都覺得不合適,很怕小王子和小笑笑調皮,讓這個東西暴露人前。

    支票和金錢,直接存在銀行,很方便。可這東西,真金白銀的,直接亮瞎人眼,若被有心人見了,窩藏禍心,簡直就是一個大禍端!

    陸羿辰哪里是給她送禮,簡直就是在給她找麻煩!

    早上開門,顧若陽就看到張也站在門外,顧若陽趕緊迎著張也進來坐,上樓喊睡得昏天暗地的顧若熙起床。

    顧若熙聽見張也來了,打著哈欠,簡單地理了理頭發就下樓,張也正坐在椅子上捧著一杯熱水,臉上的厚度眼鏡,被熱氣熏得覆上一層白霧。

    顧若熙揉了揉睡得發麻的臉,還一臉沒睡醒的樣子。這幾天她都沒見到張也,昨天開業也沒來,本想好好謝謝張也,打他手機也關機,沒想到一大早就來了。

    張也遞上來一個紅包,有些歉意地笑著說,“曼蒂姐,實在抱歉,你昨天開業我沒來,這是我的禮金。”

    顧若熙撲哧笑了,“一大早就來給我送錢,我還真得收著了。”顧若熙拿著紅包敲了一下張也的頭,“你還說,開業的時候,幫我點鞭炮,怎么人消失的無影無蹤,公司也沒請假,就不見人影了。”

    張也扶了扶眼鏡,靦腆地低著頭,“家里出點急事,我家又在外地,走的急,所以沒請假,也沒告訴曼蒂姐一聲。”

    “家里出什么事了?要不要緊?”

    “沒事,已經處理好了,沒太大的問題。”張也趕緊解釋,又像個見不得異性小孩子的羞赧樣子,雙頰泛紅地低下頭。

    但凡這樣的男孩子,都會讓人有一種毫無隔閡的好親近感。

    “你這有功之臣,昨天吃飯也沒趕上,讓我很抱歉吶。”顧若熙笑著說。

    張也又扶了扶超厚度的眼鏡,低聲說。“曼蒂姐,不如單獨請我吃飯,更有誠意。”

    說完,他的臉就更紅了。

    “……”現在的男人都喜歡找女人請吃飯了嗎?他們的腰包都扁了嗎?

    “好吧,中午請你吃飯,你想吃什么,隨便說。”

    一家高級西餐廳,顧若熙笨拙地切著牛排。

    “曼蒂姐從國外回來,還沒吃習慣牛排?”張也又扶著他的眼鏡,看著對面的顧若熙,笑得眼鏡后的那一雙眼睛,似有亮光閃閃。

    顧若熙依舊奮戰地切著牛排,“在國外也是宅女,天天在家吃,很少吃這東西。”

    張也就將顧若熙的盤子,拿了過去,幫她將牛排一塊一塊很規矩的切好,然后再遞過來,十分的細心體貼,很會照顧女士。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