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93章 掌摑,當中大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493章 掌摑,當中大

    顧若熙等在外面,不經意發現有人正在走廊的那一頭看著自己,詫異抬頭……

    居然是喬沐風!

    他穿著一襲白色西裝,俊雋猶如一股清朗之風,目光依舊是她所熟悉的暖若暮春三月,似在他身上富有魔力一般,只要他出現的地方,哪里都是暖人的春景。

    只是……

    他眼睛中,隱藏的淡淡凄涼,怎么都遮不住。

    顧若熙正要逃開彼此相對的目光,喬沐風卻對她輕輕一笑,一派淡然如水,緩步走來。

    這家酒店的走廊都鋪就紅毯,喬沐風一步步走來的風景,猶如走向他最心愛的公主般鄭重,讓顧若熙的心口一點一點收緊。

    顧若熙正要逃開,沐風的腳步停了下來,就停在距離她三步的位置,保持著彼此生疏的距離。

    耳邊傳來沐風清朗含笑的聲音,“我大婚,你卻一直不露面,只發個信息祝福我,枉我們還是這么多年的朋友。”

    顧若熙有些尷尬,咧開嘴笑,卻笑得那么牽強難看,索性就不笑了,“我只是……我覺得……”

    她都不知道怎么說話了,額上冒了一層細汗。她每次這個樣子,就是緊張想要掩飾,喬沐風不忍心為難她,開口道。

    “還記得小時候,你在課桌上畫畫,我問你在畫什么,你說你在畫公主……”喬沐風的聲音猛地僵了一下,隨后又笑道,“我就問你,畫公主做什么,你還記得當時你怎么說的嗎?”

    顧若熙當然記得當時自己是怎么說的,小時候和喬沐風在一起的很多點滴,她都記憶超級好的記得。

    那個時候,她還覺得沐風是全天下最好的人,雖然一直以為自己當沐風是最好的朋友。漸漸的,在情竇初開的年紀,也自然而然對俊雋帥氣的沐風生了感情。

    “我說,故事里的白雪公主,有白馬王子……我也希望我有個可以牽著白馬穿著白衣的王子。”顧若熙淡淡回道,隨后發現這些話在這樣的場合營造的氣氛很不對勁,就趕緊對喬沐風說。

    “那時候還小,根本不懂白馬王子是做什么的,哪個女孩子心中,都有個公主夢,說明不了什么。”

    喬沐風只淡淡的笑著,他明白他們之間已經回不去青蔥年少的歲月,也只是感嘆,一直以為他們會一輩子一直在一起,卻最后成了最尷尬面對彼此的兩個人。

    顧若熙不敢抬頭去看沐風那雙暖暖包裹自己的眼睛,便將臉別向一邊,努力讓自己笑得燦爛,表現的盡量自然一些,“恭喜你啊沐風。”

    喬沐風輕輕一低頭,再抬起來,俊臉上笑容清雅,猶如軟軟的白云,“謝謝,若熙。”

    總覺得倆人之間還應該再說點什么,最后卻什么話都說不出來。

    小王子從洗手間出來,跟喬沐風打招呼,顧若熙有了離去的理由,趕緊摟著小王子,笑容美好地對沐風說,“時間就要到了,典禮也要開始了,沐風和木木一定要幸福!”

    顧若熙說完,就趕緊轉身,生怕看到喬沐風那雙淡若清風的眸子中,浮現任何讓她心口發疼的情緒。

    可顧若熙只走了四步,身后傳來喬沐風低弱沉重的嗓音,“若熙……”

    顧若熙的腳步,猛地滯住,本想回頭,終究沒有回過去,只是看著前面走廊的盡頭,用最輕快的聲音,笑著問身后的沐風。

    “還有什么事嗎沐風?你要抓緊了,典禮時間就要到了,新郎不能遲到哦。”

    喬沐風似被瀟瀟秋雨淋了滿身,渾身透著蒼涼。他緩緩開口,聲音飄忽,聽不清楚,卻重重撞擊在顧若熙的心頭上。

    “若熙,我一直都想問,若不是因為紫木喜歡我,我們之間……會是怎樣的結局?”

    顧若熙渾身一顫,許久都說不出來一個字,手卻不知什么時候加大力氣,捏痛了小王子的手,他低呼一聲。

    “媽咪,好痛。”

    顧若熙趕緊放了手,匆匆丟下一句話,拉著小王子快步離開。

    “沐風,我希望你能給木木幸福,而不是在這里還問我這種話!”

    隨著顧若熙背影的離去,也將喬沐風眼中所有的光彩一并帶走,站在那里喃喃自語,“明明我們……誰都沒預料,會是這樣的結局。”

    他輕嘆一聲,蒼白地勾了勾唇角,舉步走回前廳。

    顧若熙一直低著頭,匆匆往自己的座位走,林以陌迎面走來,手里端著一杯香檳,美艷的眸子看了一眼隨著顧若熙之后也從那個方向走出來的喬沐風。雖然喬沐風的目光,一直都沒有再看顧若熙一眼,林以陌還是知道他們之間很怪異。

    “看著昔日的舊情人娶自己好姐妹的滋味,很不好受吧?”林以陌嬌滴滴地笑著,聲音很小,卻很冰。

    “你在說你自己嗎?來參加初戀男友的婚禮,你的心里的滋味應該很爽吧。”顧若熙仰起頭,今天雖然也穿了高跟鞋,終究沒有林以陌的恨天高高,但氣勢絕對不輸林以陌分毫。

    “顧若熙,當年還不是因為你,我才會和沐風分手!”林以陌的美眸中,迸射出一抹恨意。

    顧若熙笑了笑,“都那么久的事了,你還記得,林大小姐果然長情。”

    “橫刀奪愛的痛,我永遠不會忘!”

    “你不是移情別戀祁少瑾了嗎?你還真可憐,你喜歡的男人,都不喜歡你。空有一張美艷無邊的臉蛋,卻抓不住自己想要男人的心,跑來跟我對峙有什么意義!不如從自身多找找原因!”顧若熙言語帶刺地諷刺回去,向前一步,逼近林以陌。

    “別在我面前趾高氣揚了,我已不是那個任人拿捏的軟柿子。”

    林以陌看到顧若熙眼中逼人寒霜,臉色微變一分,旋即嗤笑一聲,“不就是個小小的設計師,有什么好炫耀的!”

    “我是靠本事吃飯,你是靠臉蛋吃飯,誰更有資本炫耀,引以為傲,林大小姐不會比較?十年二十年,我還是設計師,十年二十年,林小姐應該是影視劇中的容嬤嬤了吧。”顧若熙瞥了林以陌一眼,“趕緊讓開,你身上的香水味太嗆人。”

    安紅在一側要勸架,卻不知該怎么開口,這兩個女人,怎么都火氣這么旺?好像定時炸彈,隨時都會爆炸。安紅剛這么想,林以陌就爆發了。

    林以陌抓著手中的香檳,直接潑了顧若熙滿臉,滿身。

    顧若熙閉上眼睛,忍著臉上涼涼的潮濕一點點往下淌,隨手就給了林以陌一巴掌。

    林以陌一萬個沒想到,顧若熙會當眾打她,在她的印象中,顧若熙還是那個挨了打也會默默承受的小白兔,現在居然已是一個長著利爪的小母狼。

    “你竟敢當眾動手打我!”林以陌一把捂住火辣辣刺痛的側臉,一副就要沖上來扭打顧若熙的架勢。

    然而,不帶林以陌揮起的巴掌落下來,林以陌的手臂被人一把握住。

    林以陌和顧若熙都詫異抬頭,竟然是張也!

    是他一把握住了林以陌的手腕。

    他赧然一笑,扶了扶眼鏡,“這么多名人在場,動手打人就不好看了。曼蒂姐,去后面換一套衣服吧,今日夏總大婚,別讓夏總不開心。”

    附近的賓客,聽到動靜,都紛紛側頭看來,小聲議論發生什么事。

    安紅趕緊拿了外套給林以陌披上,摟著林以陌就趕緊去后臺,避開那些人探究的目光。

    “我的姑奶奶,你怎么和曼蒂吵起來了!夏沐夏季的服裝代言,你不想要了!”安紅一邊拿冰凍礦泉水給林以陌敷臉,一邊抱怨。

    “我心情不好,你別在我耳根子里吵!”林以陌看了一眼鏡子中,自己被打得腫脹的側臉,忽地雙眼就有些微泛紅。

    來參加喬沐風的婚禮,她的心情本來就不好!雖然已經不再愛了,但對喬沐風的感情,依舊在骨子里一生抹不掉。

    安紅不敢多說話,拿了紙巾遞給林以陌,她接過去,擦了擦眼角,對著鏡子冷冷地勾起嬌唇。

    “顧若熙,這一巴掌,我會讓你千百倍地還回來!”

    張也給顧若熙披上外套,帶著顧若熙去后面的洗手間洗臉,張也感覺有一道陰鷙寒厲的目光盯著自己,便回頭看去……

    他卻在人群中,沒有尋到那目光的主人。他便看向陸羿辰,而陸羿辰只是和身邊人含笑交談,根本都沒注意這邊一眼,甚至一直都沒看過顧若熙。

    張也扶著眼鏡笑了下,“曼蒂姐,我去給你找一套衣服,你在這里等我。”

    顧若熙進了洗手間,頭發上都染了香檳,只好都洗一下,然后用紙巾擦拭。為了不讓來上女廁的人看到自己的狼狽,便躲在一扇小門中,拿著手機看上面來的一條短信。

    “心里不爽,都動手打人了。”

    信息是陸羿辰發來,顧若熙用手指頭戳了戳上面陸羿辰的名字發泄,然后回了一條,“陸先生學過讀心術吧。”

    陸羿辰許久沒有來信息,顧若熙剛要收了手機,靜音的屏幕就又亮了。

    “還以為你一臉不高興地坐在后面,要搶婚。”

    顧若熙皺眉,她有一臉不高興嗎?她明明一臉很高興地,還本著祝福的心態,安靜地坐在不顯眼的地方,他想象力也太豐富了。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