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10章 毀掉,吃人的火焰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510章 毀掉,吃人的火焰

    喬沐風依舊不說話,無力的目光終于看向顧宇軒的臉,他在顧宇軒的眼睛中,看到了濃烈的想要保護夏紫木的欲望。

    忽地,喬沐風悶悶地笑起來,本是暖風般的眸子,一片蒼涼。

    “不能保護好她,為什么還要娶她——”顧宇軒依舊怒吼。

    “你還想說什么?”喬沐風無力沙啞的聲音,忽然將顧宇軒問住,“她已經是我的老婆了,你還想說什么!”

    顧宇軒揮起拳頭,就又要揍來,卻僵在半空,憎惡至極地瞪著喬沐風那甘心受打的模樣。

    “如果不是怕她心疼,我恨不得毀了你這張臉!”顧宇軒甩開手,慢慢退后兩步,想要進入病房,最后卻也只站在走廊里。

    這個時候,他進去,只會讓夏紫木覺得沒有顏面。他會等她好一些的時候,再進去。

    顧若熙和喬輕雪一晚上都陪著夏紫木在醫院,陸羿辰便也一直留在醫院,他不放心將顧若熙一個人留在這里。

    第二天,夏紫木的狀態好了很多,就好像失憶了一樣,吵著肚子餓要吃東西,還喊著傷筋動骨怎么這么疼。

    喬輕雪和顧若熙見夏紫木終于復活,都開心的笑了,趕緊去買早餐,可剛推開門,正熱乎乎的早餐已忽然出現在她們面前。

    是顧宇軒買的,有夏紫木愛吃的豆腐腦兒,有喬輕雪愛吃的豆沙餡兒燒餅,還有顧若熙一向喜歡的豆漿不加糖。

    顧宇軒居然心細地知道她們每一個人的喜好,自然她們也懂得,這頓早餐借了夏紫木的光,顧宇軒故意買這么齊全,也是不想夏紫木太有心理負擔。

    喬輕雪讓顧宇軒進門,他卻做個噤聲的動作,只是將早餐交給她們,就將病房的門關上。

    “你們怎么還不去買,我要餓死了!”夏紫木揮著拳頭砸在床上,不住叫囂。

    她病床的位置,看不到門口,也沒有看到顧宇軒。

    “已經買了買了!”喬輕雪趕緊提著袋子過去,將早餐都擺出來,給夏紫木的豆腐腦兒插上吸管,“還很熱呢,暖暖的貼心早餐哦。”

    夏紫木白了喬輕雪一眼,吸了一口,正是她的口味,不加蒜泥不加香菜,多腦兒少湯羹。

    這么了解她口味的人……

    心口倏然一酸,直沖鼻子眼角。

    “誰買的?”夏紫木問。

    “是是是……沐風買的!”喬輕雪趕緊說。

    還以為夏紫木會欣慰,她卻是慘淡地笑了笑,低著頭沒說話。

    她又豈會不知道,這么懂得她口味的早餐是誰買的。喬沐風從來不知道她的口味,在喬沐風的世界里,滿滿都是顧若熙的喜好,就連他的吃飯習慣,也是迎合顧若熙的口味。

    這些,她當然了解,暗戀了十多年,一直默默的關注,她幾乎比喬沐風自己還要了解他。

    她連喬沐風吃飯的時候,喜歡將菜里的肉挑出來,都知道為什么。

    當年,若熙條件差,家里的伙食也差,只要大家一起出去吃飯,喬沐風肯定將自己菜里的肉,全部挑給若熙,然后還給若熙一個冠冕堂皇的借口,“素食主義者”。

    她也知道,喬沐風經常偷偷給顧若熙打工店里老板錢,讓老板謊稱獎金發給若熙。他連數目都小心周到的計算好,免得若熙生疑發現。

    他也會經常給她打電話發信息,可內容幾乎都是在問若熙,即便不是問若熙,也是在交代她幫忙照顧若熙。

    這些林林總總的所有,她都知道,她甚至比若熙更清楚沐風有多愛她!

    可最后,她明明知道這些,卻還嫁給了沐風,不是自我折磨,是什么?她覺得自己可悲的同時,更多是可笑。

    吃了早餐,喬輕雪接到笑笑打來的電話,說想媽咪,想媽咪回家。喬輕雪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是誰指使笑笑打的電話,一定是殷凱怕她跑了,故意利誘笑笑打電話。

    出了病房去走廊,給殷凱把電話撥過去。

    “你要干嘛!”喬輕雪沒好口氣地質問。

    殷凱那頭一頭霧水地反問,“什么干嘛?”

    “別裝了!笑笑有人玩,你還給她買了那么多娃娃,她才不會說想我!”喬輕雪可是很了解自己的女兒。

    “哪有孩子一夜不見母親不想母親的,這是她自己的思維,我怎么能左右!”殷凱的口氣很無辜,很清白,完全一副被冤枉的冤屈口氣。

    “少裝了!”

    “咳咳咳……”殷凱在那頭咳嗽幾聲,顯然有重點要說,喬輕雪便安靜聽著。

    “康壽醫院是吧。”

    “對,怎么了?你要來?”

    殷凱悶笑一聲,“我才不去!免得打擾你們巧遇。”

    “你什么意思!”喬輕雪終于有點明白過來了。

    “你不懂?”

    “你無不無聊!”喬輕雪一把掛斷電話。殷凱那廝是不是腦袋短路了,這幾年不正常了,管的也太寬了,且不說她和李航沒什么,就是有什么,殷凱憑什么管!

    他們可都說好了,就是結婚,也是假婚姻,只是暫時為了孩子。

    殷凱的電話再次打來,喬輕雪被攪的心煩,直接掛斷,之后關機。

    殷凱望著電話里說的,“對不起,您呼叫的用戶已關機”,氣得一陣咬牙切齒,“好啊喬輕雪,打擾你了是吧!都要跟我結婚了,還在招蜂引蝶!”

    殷凱一把摔下手機,掛斷還在不住重復那句話的手機,氣得在房里來回踱步。

    小笑笑抱著一個超大的漂亮芭比娃娃,忽然出現在門口,探頭對他說,“爸爸,這個娃娃好漂亮,是不是也是送給我的呀!”

    殷凱回頭,當看到笑笑懷里抱著的娃娃,趕緊沖上去,一把奪下笑笑手里的娃娃,“這個不是送給你的!”

    殷凱忽然加重的聲音,嚇得笑笑“哇”地一聲大哭起來,指著殷凱手里的娃娃喊著,“我要娃娃,我要娃娃!壞人,給我娃娃!”

    殷凱俊臉抽了抽,在笑笑的思維觀念里,他還是擺脫不了“人販子”壞人的罵名。可這個娃娃……是當年可馨16歲生日,他送給可馨的生日禮物,是可馨最喜歡的娃娃。

    “誰讓你亂動我的東西!”殷凱煩心地不理笑笑,這個娃娃他一直收藏的書房最高的柜子里面,笑笑怎么能翻出來。

    肯定是母親拿出來哄笑笑的。

    “是我送笑笑的,怎么了!”殷媽媽忽然出現,證實了殷凱的猜測。她一把將笑笑心疼地摟入懷中,“都多少年了,還當娃娃是寶貝!連自己的女兒都比不過一個娃娃!”

    殷媽媽嚴厲的聲音,讓殷凱沒了聲音,但還是抓緊手中的娃娃,不放手,還很珍惜地理了理娃娃上面漂亮的蕾絲裙擺。

    “一個娃娃,再重要,比你女兒還重要!”

    殷凱依舊不說話。

    殷媽媽冷眼看他,搖搖頭,也無奈無話可說,他是改不了了。

    小笑笑的哭功一旦發功,大有不得手就不罷休的架勢,“我要告訴媽咪,我要找媽咪,壞人!嗚嗚……”

    笑笑就去拿手機,殷凱知道喬輕雪的電話關機,也有恃無恐。

    可笑笑撥不通喬輕雪的電話,就撥通了顧若熙的電話,她們的電話,她三歲的時候就爛熟于心。

    顧若熙聽見笑笑的哭聲,就趕緊將電話給了喬輕雪。

    “嗚嗚嗚……壞人不給我娃娃,很漂亮的芭比娃娃,他給搶走了……”

    “你跟誰講電話!”殷凱莫名的緊張心虛起來。

    “嗚嗚……好,媽咪嗚嗚……你快點回來……嗚嗚……”

    待殷凱搶下電話的時候,那頭已經掛斷了。

    “真搞不懂,是活著的人重要,還是已經去了的人重要!”殷媽媽負氣地喝了一聲,一把抱起笑笑,將門摔上,讓殷凱一個人拿著娃娃在房間里。

    喬輕雪以最快的速度,第一時間沖回來,可想而知,一場大戰一觸即發。

    她直接沖入到殷凱的房間,看到那個漂亮的芭比娃娃,就放在床頭柜上,而殷凱就坐在一旁,靜靜地看著那個娃娃,思緒如海。

    喬輕雪沖上去,直接抓起那個娃娃就摔在地上,一腳一腳踩上去。

    殷凱震怒,藍眸里都是火焰,“你做什么!”

    喬輕雪也不說話,等殷凱沖上來將喬輕雪推開的時候,娃娃早已香消玉殞。

    殷媽媽牽著小笑笑的手站在門口,笑笑也不哭了,和奶奶一副瞠目結舌的樣子,望著發瘋的喬輕雪。

    “奶奶,爸爸會生氣的。”笑笑害怕了。

    殷媽媽卻笑了。

    殷凱捏著鐵拳,青筋突暴,就要一副沖上來打喬輕雪的架勢。

    喬輕雪如利劍的目光,狠狠瞪了殷凱一眼,沖出殷凱的房間,就沖向書房。

    她有看到過,殷凱曾打開一個柜子,他站在那里,望著里面滿滿的芭比娃娃晃神,眼睛里都是沉痛的悲傷和示意,那樣的模樣,是讓人心酸的,卻也討厭。

    誰都知道,那是誰的娃娃,都是可馨的,每一個都有關于他對可馨的回憶,每一個娃娃都有名字,都有他對可馨的情愛。

    喬輕雪一把打開柜子,將里面的娃娃,全部推倒,一個一個撕開扯爛,一個不留,全部毀掉。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