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15章 615:條件,如何相信你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615章 615:條件,如何相信你

    顧若熙站在席老的書房門口,剛要進去,正好葉薇薇推門出來。

    她見是顧若熙,趕緊將門帶上,在顧若熙面前臻首微揚,氣焰凌人的傲慢開口。

    “我記得你親口說過,就是八抬大轎再抬你來,你都不再踏入這道門!才沒多久,就又來了!”

    顧若熙頭痛的厲害,目光漠然,“讓開。”

    葉薇薇冷笑,“我說顧顧,你在我家,還這么理直氣壯!誰給你在這里可以對我發號施令的權利!你以為你是誰?我已經不是在你家寄人籬下的葉薇薇了!”

    我找席老有事說。”

    “有什么事跟我說吧!爸爸累了,已經睡了!”葉薇薇又向前一步,還推了顧若熙一把。

    顧若熙現在虛弱的好像一片鴻毛,被葉薇薇只是輕輕一推,就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別裝柔弱了!你慣會這樣的手段博取同情!”葉薇薇低喝。

    “你別蠻不講理。”顧若熙不適皺眉。

    她現在頭暈頭疼的難受,若不是有重要的事跟席老談,她連邁出房門的力氣都沒有。

    “我們倆到底是誰蠻不講理?現在這里是我家!你來我家養什么傷?醫院那么多,放不下你這尊大佛嗎!”葉薇薇口氣刻薄地低喝起來。

    顧若熙緩緩閉上眼,長吐口氣,不與葉薇薇繼續爭吵。

    轉身,打算下樓,晚些再來找席老。

    剛邁開一步,眼前一黑,一陣天旋地轉……

    還以為自己會從樓梯上跌落下去,眼前掠過一抹高大的身影,一雙手臂,緊緊摟住她纖細的腰肢,用力一帶,便跌入一個寬大的結實懷抱。

    顧若熙詫異抬頭,正對上席初云那雙淺色的琥珀般眸子。

    他迷魅的眸子,就像能吸附靈魂的漩渦,一旦被他的那雙眼眸鎖定,就很難拔身出來……

    葉薇薇見他們望著彼此,半天沒個反應,貝齒咬住嘴唇,一雙手緊緊的捏在一起。

    “你們在干什么!”葉薇薇道。

    顧若熙猛地回神,趕緊低下頭,從席初云的目光中抽身而出。

    她推開他,他懂得她的拘謹,只是攙住她,沒有理會在那里打翻醋壇子的葉薇薇,低聲對顧若熙說。

    “我送你回去休息。”

    他那溫柔的聲音,如一盆冷水,兜頭淋了葉薇薇滿身。

    “還是我送顧顧回去吧!”葉薇薇說著,就要上前來攙扶。

    一道凌銳的目光,如刀子射來,讓葉薇薇渾身猛地一個激靈,僵在原地,怔怔地看著席初云的滿身寒意,她渾身都僵化了。

    “我找席老有事。”

    顧若熙低著頭,刻意和席初云保持距離,不想夾身在葉薇薇和席初云之間,招惹不必要的嫉恨。

    葉薇薇想阻攔顧若熙進入席老的書房,卻聽見席初云溫聲對顧若熙說。

    “進去吧,說完事情我送你回去。”

    葉薇薇暗咬貝齒,強忍住惱恨。

    她從來沒見過席初云這么溫柔又口氣溫和地對誰說過話,為什么每一次都是顧若熙!她真想不通,顧若熙到底哪里好,怎么總有那么多人對她好!

    推門進入書房,席老正坐在沙發上,手里拿著一張老照片,不知在想些什么,眼角有些泛紅。

    顧若熙緩步走到席老面前,席老緩緩抬頭看先她,還來不及隱去的悲傷情緒,如利刺一般扎了顧若熙的心口。

    這位老人,悲痛的目光,居然能輕易凌亂她的心弦。

    “小童……”

    席老失神,喃喃呼喚一聲。

    顧若熙心頭輕顫,不想承認自己就是小童,但也沒有開口否決。

    “您說我是您的女兒,除了親子鑒定,還有什么可以證明?”顧若熙說。

    席老笑了,目光柔和又慈祥,透著慈父般的寵溺,“我的小童,要跟爸爸談條件了嗎?”

    顧若熙蒼白的唇角,勾起一抹淺笑,“條件談不上,只是想席老證明一下,我這個親生女兒的份量有多重。如果,只是掛個頭銜的話,就不要再提我是你女兒的話。”

    席老將那張舊照片放在桌子上,拄著拐杖起身,“你想父親怎么證明?”

    顧若熙深深地看了一眼席老那雙總是慈愛包裹自己的眼睛,說心里沒有漾起親切感,那是假話。

    “我要陸羿辰從監獄里出來,要陷害他的人,再也不能傷害他!”

    顧若熙更深地看著席老的眼睛,繼續說下去,“你能做到嗎?”

    席老緘默了兩秒,笑起來。牽動臉上兀長的刀疤,即便神色慈祥,看上去也顯得有些兇。

    “這件事……”席老沉吟了一下,“好辦也不好辦。”

    “如何好辦?又如何不好辦?”顧若熙蹙眉。

    “子皓因為一個女人,和陸羿辰之間早就積怨已深。子皓從小就心胸狹隘,有仇必報,若不讓他出了這口惡氣,不會善罷甘休。”

    顧若熙聽出來席老的意思,“你要縱容下去?”

    轉而,她笑了,“也是,您現在是他的父親,當然護短。”

    還說什么,她是他的親生女兒,要補償她,也不過如此。

    “小童,爸爸只是你的父親,他們……說的好聽一些,是養子。通白一些,父親在他們面前的身份,就是一個值得敬重的老管家。”

    “你如果不幫陸羿辰出來,也不要再提我們是父女的話了!”她轉身,不想再看到席老那雙渾濁的眸子。

    “爸爸沒有不幫他,也沒有不幫你。不然,你和小王子……”席老的聲音頓了下,“有些事,不能操之過急,潛移默化之中,護著你和孩子!”

    顧若熙忽然有個心驚的猜測,“席子皓做的一切,你都了如指掌!”

    回頭看向席老,他的沉默,肯定了顧若熙的猜測。

    “為什么不阻止!”

    席老依舊沉默,渾濁的眸海里,看不出他真實的情緒。

    “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多么無助絕望嗎?我親手……親手害了我最愛的人!親手毀了他,將他送入警察局……你知道,我有多心痛,多……我恨不得給自己一刀!”

    哽咽的聲音,眼眶也紅了。

    席老憐憫地望著她,蒼老的聲音,也多了一絲不忍,卻依舊平穩,“小童,你從小就和初云有婚約。你回來,必須和初云完婚。”

    “呵!”顧若熙冷笑一聲,“現在是什么社會了?誰會認從小的婚約!”

    席老看到顧若熙眼中強烈的抗拒,更緊地抓住手中拐杖,似要狠下心來似的。

    “你必須和初云成婚,陸羿辰和你……過去的就不要再提了!”

    “什么叫過去的就不要再提了?”

    “小童,爸爸知道,不該管束你的感情。但你和初云,必須結婚。”席老的聲音又頓了下,繼續說下去,“你答應爸爸,爸爸自然會救陸羿辰。”

    “你是在拿陸羿辰來威脅我?”

    “如果他一直出不來,你和他之間的結果,也是一樣!”席老的話里,明顯還有弦外之音。

    “陸羿辰被告發這件事上,你到底在背后扮演什么角色?只是看客嗎?”

    顧若熙的質問,讓席老瞬間沒了言辭。

    “所以你一直縱容席子皓陷害他,就是為了將我們分開?”顧若熙不敢置信,這個口口聲聲說是自己父親的人,竟然揣了這樣的心思。

    “小童,你們之間本就不會有任何好結果!你已卷入席家的紛爭之中,最后能保護你一生平安的人,只有初云!”

    “不要說這么好聽了!具體你有什么目的,只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我只問你,我若不答應嫁給席初云,是不是你就不打算救他出來?”

    顧若熙緊緊盯著席老那雙諱莫如深的眸,心口一陣陣揪痛。

    “如果那樣的話……”席老的聲音慢慢收住,沒有說下去。

    顧若熙當然聽出來,席老正是此意。

    一個能在黑道世家,不是席家人,卻能統領席家的人物,定當慣會抓人弱點,凡事都在算計中,才能占據不敗之地。

    席老定是慣會這樣的手段,就是對自己的親生女兒,也充滿算計。

    顧若熙笑了,眼角的淚水更加充盈。

    她努力張張嘴,只發出弱弱的聲音,“席子皓害他,你也忍心見到自己的女兒……外孫……被席子皓險些害死……就是為了……你所說的保護?”

    “小童!爸爸一直都在保護你!”

    “胡說!”

    “爸爸怎么會讓子皓真的傷害到你們母子。”

    顧若熙眉心緊擰,忍住眼角的潮濕,用力凝望席老眼中浮現的無奈,“你不會在陸羿辰的大宅子里,也安插了眼線吧!”

    想到之前小王子落水,是有人在小王子就要溺斃的時候,發現小王子在池塘中。

    若當時再晚一步,哪怕是幾秒鐘,小王子只怕都救不過來了!

    還有她差點被阿秀悶死的時候,是有人給陸羿辰發了短信,陸羿辰才急匆匆跑到五樓救了她……

    陸羿辰還說,懷疑家里混入了兩路人馬。

    席老的沉默,再一次確定了顧若熙的猜測。

    “哈!”她笑起來,“只要我答應你的條件,你就會救他出來了,是嗎?”

    席老沉默了幾秒,“是。”

    顧若熙垂在兩側的手,緩緩抓成拳,低聲說,“我要如何相信你?”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