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80章 680:懷孕?!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680章 680:懷孕?!

    喬輕雪不禁在心下感嘆,要是換成她和殷凱,早就吵得不可開膠,甚至大打出手。

    雖然每次,打人的人,都是她。

    但每次將心底積壓的不愉快發泄出去,他們就又很快的和好了。

    雖然這一次她和殷凱之間,遲遲沒有和好,也是因為他們選擇了冷對待,才沒有將問題放在明面上說開解決,造成無法原諒對方的結果。

    感情的事,你不說,我不說,慢慢就都淡了……

    許久。

    陸羿辰和顧若熙還是一句話沒有說。

    喬輕雪真心急死了,恨不得上前幫他們說。

    窗外的光,落在他們身上,通明一片的光影里,他們的倒影卻是距離靠近的相偎。可兩個人之間,相隔甚遠,雖然只有三五步的距離,依舊遠得好像在天涯海角。

    喬輕雪不禁心頭酸酸的難受,正要開口幫他們打破僵局,顧若熙先開口了。

    她輕飄飄的聲音,在偌大的大廳里,帶著淡淡的回音,緩緩回繞。

    “人們常常去懷念那些過去的事情,不是因為它有多美好,只是因為它再也回不來了……”

    好像聽見了什么東西碎裂的聲音。

    連帶陸羿辰冰川般的眸子,也出現了道道清晰的裂痕。

    倏然,他唇角向一側勾勒起來。

    “你在以為我還在回味那些不堪回首的記憶?”

    是的,那些不堪回首的記憶,在他看來,已經一文不值。

    顧若熙用力吞咽澀滯的疼,淺淺笑著,平靜似水,無波無瀾。每次看到他,她都忍不住會回想那些過去,那些活笑,或疼的記憶……

    “忘記最好,記不住也最好,總比糾結難受的好。”

    說給誰聽到這種話,都好像她才是那個被拋棄的人,陸羿辰瞬時火大,但依舊保持著涼漠,維持他最高傲的男人尊嚴。

    “你會難受!”他悶哼一聲,口氣那么的不屑,輕浮,充滿諷刺。

    可在那其中,最深層次的詢問,她又能否聽得出來。

    顧若熙深深被他眼底的諷刺給傷害到了,但依舊面色不改,淡淡的,靜靜的,目光輕盈的,縹緲地迎著他的眸。

    “不難受。”

    她沒想到,自己這么有勇氣,輕易就將這三個字,輕輕松松地說出來了。

    她清楚看到陸羿辰黑眸之中的撼動,她笑起來。

    就好像得到了什么報復的快感,愜意的掩飾著心底的淌血。

    陸羿辰整個人瞬間肅冷如寒冽的冰,眼底翻滾的濃烈的風雨,無情地絞殺了顧若熙眼中的笑。

    她再笑不出來了,表情嚴肅了。

    “我知道,我讓你感覺受到了很大的傷害。”

    本來,她想說點真心實意的話,哪怕化解不了他們之間的僵局,至少也不想鬧得這么僵硬。

    她真的不想放棄他,哪怕以后倆人不能走在一起了,只是心平氣和,不是朋友的關系,只要心平氣和,而不是現在這樣好像仇敵一樣的對峙就好。

    可陸羿辰卻將她沒說完的話,直接無情打斷。

    “錯!你。”他聲音很沉,“根本沒有資格傷害我。”

    顧若熙猛地咬住嘴唇。

    是呢,他們之間,似乎從來沒有什么山盟海誓,他也沒真正對她說過“愛她”的話,所以……

    他可以輕易地否決,他們之間曾經所有的心意相通。

    顧若熙低頭一笑,“嗯,我知道了。”

    原來,一切都是她感覺錯了嗎?

    還是說,他感覺錯了?

    “別以為是你離開我,你從不曾到來過我這里,也沒有離開一說。”

    顧若熙的心口,好像被什么東西狠狠地剜了一下,但臉上依舊保持著笑容,不讓自己在他面前崩潰。

    “走,就徹底,別再留任何幻想。”

    無情的話,冷冰冰地襲面而來,讓這夏季溫暖的季節,都好像寒冬臘月大雪紛飛。

    顧若熙猛地抓緊手,唇角的笑都僵硬了,還在用盡全力保持著。

    “我想……”她努力平穩自己的聲音,“接小王子到我這里來。”

    陸羿辰就好像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嗤笑一聲,“你覺得可能嗎?”

    顧若熙沉默著,垂著眼睫,不再看他。

    是呢,怎么可能呢!

    他怎么能讓他的兒子去席家,她未來的夫家。

    那不是在侮辱他么。

    “你們夠了沒有!”喬輕雪實在承受不住了,大聲喊起來。

    “非要將彼此打入十八層地獄,你們才肯罷休!”

    顧若熙和陸羿辰,同時緘默無言。

    “你們……”喬輕雪的聲音忽地就顫抖了,“你們就不能好好談談?難得有這么好的機會。”

    正巧席初云不在,席老也沒有來干涉,還是在陸羿辰的地盤上,完全可以將所有問題擺開來談。

    “該說你們都太驕傲了,還是該說你們都太懦弱了?”

    喬輕雪見他們兩個,又都沒了聲音,那默契的保持沉默的樣子,還真如出一轍。

    “愛就是愛,不愛了,就是不愛了!心里怎么想的,就不能說出來嗎?”喬輕雪瞪著顧若熙,她卻還是保持沉默,不說話。

    “顧顧!”

    顧若熙仰起頭,目光努力向上看。大概是有經驗了,在眼淚來的時候,早就熟練了用什么辦法將眼淚忍回去。

    “我就問你們一句話,到底是能好,還是不能好!”喬輕雪喊道。

    顧若熙依舊沒有說話,陸羿辰卻先開口了。

    “不能。”

    斬釘截鐵的回答,徹底斷送所有的可能。

    陸羿辰涼漠轉身,疏冷的背影,遠如隔著千山萬萬水,再也不能到及。

    顧若熙忽然捂住嘴,惡心的感覺泛濫成災,再不能忍住,趕緊跑向洗手間。

    “顧顧!”喬輕雪趕緊追上去。

    陸羿辰深邃的黑眸倏然皺緊,猶如兩道寒銳的利劍,追隨著顧若熙的背影消失在洗手間的方向……

    那個女人,病了?

    雖然這些天,他刻意避開顧若熙,但還是忍不住悄悄地注意到她,忍不住記住了她總是不舒服沖入洗手間的次數。

    她的癥狀,似乎在早上的時候更明顯強烈。

    她本就有胃病,卻沒看到她胃痛……

    顧若熙趴在洗手間許久,一遍遍的洗臉,用最冷的水,迫使自己清醒,不讓頭痛的感覺再霸占她全部的神經。

    她要保持頭腦清晰,才能有最理智的判斷。

    她不能亂,不能崩掉。

    她必須,堅持,堅強,無堅不摧……

    顧若熙抬起頭,看著鏡子中,自己蒼白的臉,“我現在,就好像獨自徘徊在懸崖邊緣,依舊在迷茫地走著。”

    喬輕雪抱住顧若熙,“顧顧,我好心疼你。”

    顧若熙一下子就堅持不住了,淚模糊了她的視線,她努力圈住在眼窩。

    “現在,我……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了。”

    忽然,她就哭出了聲音,“我真的好累好累喬喬,沒人能理解我……也就只有你了喬喬……我好累啊喬喬……”

    她放聲痛哭起來。

    “顧顧,不要哭了,顧顧……”喬輕雪也哽咽了,眼淚跟著噼里啪啦地掉下來。

    “怎么會是這個樣子的?我都不知道我到底哪里錯了,為什么所有的人都在逼我,都在逼我!到底是我的錯了,還是怎樣?為什么我活得這么累,這么失敗!喬喬,你告訴我,我是怎么了?到底要怎樣做,我才能……我才能……”

    她哭著,都不知道如何去傾吐自己雜亂的心情了,就想好好哭一哭,將所有的煩悶一下子統統發泄出去。

    可最后,她還是不知道,到底要怎樣,才能尋到自己的方向。

    “我好累……”

    “我知道顧顧!”

    顧若熙趕緊擦干眼淚,趕緊洗臉,不住用冷水拍打紅腫的眼睛,“我不能哭的,不能失控,不能讓任何人看到我這個樣子……否則……”

    顧若熙用力將酸澀的滋味吞咽下去,“我父親一定也在派人監視我的,我的一舉一動,肯定都在他的掌控中。”

    “顧顧……”喬輕雪擔憂的,都不知道要怎么來勸顧若熙了。

    “我很好的,沒事的。我現在很堅強的,呵呵……你看我,真的很好的喬喬,你不要傷心。”

    她這個樣子,更讓喬輕雪難受了。

    倆人都不說話,在洗手間里躲了很久,直到顧若熙調整好狀態,才出去。

    陸羿辰果然已經走了,方才他們站著的那個位置,現在已空無一人。

    心,有一瞬空了一下。

    而此時,陸羿辰正在樓下婦科的辦公室。

    他有問過趙默,讓趙默打聽一下,女人總是惡心,是什么病。趙默卻說,“boss,女人有病一般好像都是婦科。惡心的話,應該是腸胃問題,去腸胃科問一問也好。”

    陸羿辰卻率先紆尊降貴地去了婦科。

    那里很多患者,全都是女人,她們看到那俊美絕代的人物,一個個都臉紅心跳。

    陸羿辰寒著臉,誰都不敢靠近。

    走入辦公室,保鏢就將門口守住,辦公室內只有陸羿辰和一個女醫生。

    “總是早上惡心嘔吐,看上去,好像一整天都不舒服,時不時想吐。”

    女醫生微紅著臉,有些拘謹,“總裁,是女人嗎?”

    “……”

    陸羿辰沒有回答。

    女醫生輕輕看了陸羿辰一眼,雙頰更紅,聲音很小地繼續說。

    “總裁,如果是女人的話,應該是懷孕了。”

    “懷孕?”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