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89章 689:沒有,一樣屬于我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689章 689:沒有,一樣屬于我

    殷凱的臉上一涼,混沌的酒意頓時有些清醒過來,看了看面前的美女,又側頭看了看喬輕雪。

    “輕雪?”

    “殷凱,你就是一個混蛋!超級大混蛋!毫無人性的混蛋!”

    喬輕雪轉身沖出去,那一刻眼淚卻掉了下來,她一邊快步走著,一邊擦拭眼淚,卻怎么擦都擦不完,那眼淚就好像流不干凈似的。

    混蛋!

    混蛋!

    心,怎么會這么疼?

    疼得她感覺周身都沉浸在一個布滿針刺的牢籠,困束其中,怎么都掙逃不出去。

    她跑起來,飛快地跑著,沖出華都,跑到街上,到處都是華麗的燈光,街上都是車,一聲聲的鳴笛刺耳。

    她卻好像聽不見似得,依舊飛快地跑著。

    “啊————”

    “啊——————”

    對著車來車往的街上,她抱住頭發狂一樣的嘶叫,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將心底的疼痛,一下子都喊出去,才能放空她的心,不再那么疼。

    她抱住自己的肩膀,慢慢地蹲下去,慢慢地垂下頭,埋首在膝蓋上。

    淚水濕透了她身上的衣服,嗚咽的哭聲在夜色中,凄涼刺骨……

    “你就是大混蛋,嗚嗚……大混蛋……”

    “大混蛋……嗚嗚……”

    原來,原來,原來……

    心疼的她的思緒都在斷斷續續,都在一顫一顫的好像被什么東西切割成一片一片的碎片。

    原來,在他的心里,從來都沒有忘記過可馨。

    已經八天了,距離他們吵架,八天的時間,怪不得他從來沒有聯系她,怪不得斷掉的這么徹底。

    原來,他已找到一個和可馨很像的女人,已經將全部的情感寄托到那個女人身上。

    原來,她始終都是一個笑話。

    她還兀自愁悶了那么多天,還一遍遍安慰自己,努力找尋一個來找他的借口,原來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他根本就從來都沒有愛過她。

    從來都沒有,從來都沒有……

    忽然發現自己什么都沒有了,女兒沒有了,愛情沒有了,一直以為終于有了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這一刻,也沒有了……

    抬起頭,朦朧的視線,看著面前繁華熱鬧的城市,頓然覺得一切都那么遙遠,離自己好遠好遠,沒有一樣是她的……

    渾身無力,直接跌坐在地上,狼狽的樣子引來不少人的側目,她卻已顧不得什么叫丟臉。

    眼淚還在不停不停的掉,目光深深凝望著華都繁麗燈火的方向,那個門口人來人往,卻一直沒有那一道最熟悉的身影。

    真是可笑,她居然還在期盼他能追出來。

    居然還在心里,對他存在幻想!

    “哈!哈哈!”

    喬輕雪仰頭大笑起來,擦干凈臉上的淚水,找到車,直接急速開出去。

    好想一個人靜一靜,只有一個人。

    她開車去了海邊,深夜的大海好安靜,沒有一個人。

    遠處的路燈,只能讓海邊有微弱的光芒。

    皎月光芒清涼,籠罩在整片浩瀚的海面上,波濤起伏,海水的聲音充斥在耳邊,風拂面而過,終于吹干了臉上的潮濕。

    她安靜地站著,即便身體被夜風吹透,也不動一下,只一眼不眨盯著大海遙遠的盡頭……

    殷凱坐在包房里愣了許久許久,都沒反映過來方才發生了什么事。

    最后,他目光呆怔地看向一側的美女,輕聲問那美女。

    “菲菲,剛才是不是有人進來了?”

    他的腦子還處在混沌之中,明明覺得自己是清醒的,也知道剛才應該沒有看錯,但還是希望自己看錯了,那個女人怎么可能來主動找他。

    然而,一切都那么真實。

    “殷少,你也說了,她就是一個瘋子,不要讓她來打擾我們的好事吧,來來,我們接著喝,我們繼續。”

    菲菲趕緊拿了紙巾給殷凱擦臉,然后又倒了一杯酒,塞在殷凱的手里。

    “瘋子?”殷凱偏頭努力回憶,“我有說她是瘋子?”

    菲菲嬌聲笑起來,“她進來就抓著你罵你,不是瘋子是什么!”

    “罵我?為什么?”殷凱還愣愣的,好像腦子已被酒精給麻痹得不好使了。

    “我們正在親熱,她進來就發瘋!后來,殷少好像喊了我一聲,什么什么馨?她就失控了,潑了殷少和我一臉酒水,就跑出去了,你看我的衣服,都濕了,黏在身上真不舒服。”

    菲菲說著,扯著自己的一字肩領子就往下脫,曼妙的身子還向著殷凱靠了靠。

    “殷少,你幫我解開拉鏈嘛,濕衣服穿著真不舒服。”

    殷凱還愣著,藍色的眸子凝望著眼前這一張和可馨居然有五六分相似的臉,心中一片翻江倒海。

    “我喊你可馨?被她聽見了?”

    “對對對,就是可馨。”

    殷凱忽然將面前的菲菲推開,起身就往外沖,身后傳來菲菲嬌滴滴的一聲呼喚。

    “殷少~~!”

    殷凱的腳步猛地頓住,回頭看向那個濃妝艷抹,坐在明亮燈火中的女人,忽地他有一瞬間的晃魂……

    他趕緊搖搖頭,視線漸漸清明下來,眼前這個輕浮又賣弄風情的女人,根本不是可馨!

    “我可是有殷少的名片的,殷少說我有事就可以給你打電話,做不做數?”菲菲對著殷凱離去的背影大喊一聲。

    殷凱已經跑遠,追出來卻沒有找到喬輕雪。

    不住給喬輕雪打手機,對方也一直沒有人接聽,再打下去,就是關機。

    殷凱揮舞手中的手機,咒罵一聲,趕緊上車,開著車在街上不住尋找。

    查醉駕的交警,卻將他的車子攔了下來。

    他隨手甩出一張支票,“這些錢,夠開一年的罰單了!”

    殷凱直接開著車子囂張而去,即便后面好幾輛的警車急速追擊,他還是開得飛快,囂張跋扈完全不將警察當成威脅。

    現在他的心里,只關心那個女人到底去了哪里,這么多天,她一直都躲在哪里?

    找不到,找不到,為什么還是找不到那個女人?

    到底去了哪里?

    ……

    “媽咪,你怎么了?肚子不舒服嗎?”

    小王子趴在洗手間門口,看著在洗手間里趴在洗手池不住干嘔的顧若熙。

    “媽咪,我去給你倒水。”

    “謝謝兒子。”

    漱了漱口,還是惡心,每天早上起來都最嚴重,這個孩子還真魔人,比懷小王子那時候遭罪多了。

    “媽咪,你到底怎么了?臉色好難看,我們去看醫生吧。”

    小王子真的很擔心顧若熙,顧若熙卻一把拽住他,趕緊對他做個噤聲的動作。

    “噓,噓。”

    “媽咪?”

    顧若熙向著門外看了一眼,打掃衛生的小菊沒有進來,見門確實是關著的才對小王子很小聲地說。

    “不許說出去,這是秘密,尤其不能讓外公知道,聽見沒有?”

    “為什么?”小王子奇怪地歪著頭。

    顧若熙不知作何解釋,緊緊抓著小王子的手臂,掙扎一下,低聲說。“聽媽咪的話就好了,你什么都不要問,媽咪知道,我兒子最棒,不要說出去就是了。”

    “好吧,我不會說,但是媽咪,有病了就要看醫生,你的臉色真的很差。”

    顧若熙笑起來,捏了捏小王子胖嘟嘟的小臉蛋,“媽咪知道啦,媽咪是大人了,會照顧好自己的身體的。”

    “可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哪里像會照顧好的樣子!顧若熙,你這個樣子,真的很讓人擔心誒。”

    “媽咪挺好的啊,別說的好像媽咪讓你操心了似的。”

    “難道不是嗎?你哪一點不讓人操心。”小王子搖搖頭,捧著顧若熙的臉頰,大眼睛用力地看著顧若熙的眼睛。

    “媽咪,你看你的眼睛,眼窩都陷下去了。你看你的手,更瘦了媽咪。”

    小王子的聲音竟然有些顫抖了,倏然酸了顧若熙的心口。

    “兒子,媽咪很好的,媽咪只是這些天太想念你了,才會變成這個樣子的。”

    額頭抵在兒子的額頭上,鼻尖輕輕摩擦小王子的鼻頭。

    “媽咪……”

    “嗯?”

    “真的是想我想的嗎?”

    “當然啊。”

    “有沒有……有沒有……”

    “有沒有什么?”顧若熙睜著眼睛,奇怪地望著小王子。

    “媽咪,你有沒有想爸爸?”小王子黑溜溜的大眼睛里,帶著期盼的光芒,深深地望著顧若熙。

    那一頭聽著錄音的陸羿辰,渾身就繃緊了。

    這一夜,他都沒有睡,就一直聽著錄音,那一頭她們母子的呼吸聲都可以聽得清清楚楚,就好像她們就陪伴在他的身邊,半睡半醒間伸手觸碰身邊空著的位置,只有滿手的冰冷……

    仔細聽著對面的動靜,他幾乎將呼吸都屏住了,可等了半天,那頭只有清淺的呼吸聲,卻沒有傳來顧若熙的聲音。

    顧若熙摸著小王子的臉,笑了。

    “小東西,為什么這么問?還問媽咪想不想爸爸,你怎么能想出來這樣的問題?”

    “你說啊,你想不想爸爸?”小王子焦急地催促。

    “好了啦,你昨晚不是吵著沒吃飽,快點出去吃早餐吧。”

    顧若熙起身拉著小王子往外走,小王子卻執拗地想要等到一個答案。

    “你說,說到底有沒有想爸爸!不說的話,我不會出去吃飯的。”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