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09章 709:醉了,為我引路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709章 709:醉了,為我引路

    田占海的氣焰,忽然漲的很高,一雙眼睛布滿醉酒后的猩紅,惡狠狠地瞪著顧若熙。

    “肚子都大了,還不談婚論嫁,你們家打算什么時候談婚論嫁?難道等孩子生下來,到時候直接將我們家丁丁掃地出門,隨便給打發了?”

    田占海一摔酒杯,酒水濺了滿桌,一手叉腰,十足一副要耍賴的潑皮相。

    “丁丁現在不能下地,必須安心養胎,根本不能舉行婚禮!等她把孩子生下來,婚禮自然會舉行!只要她真心實意跟我哥哥一輩子,該給她的一樣都不會少!”這是實話,她都做好一輩子不愁哥哥和田丁丁吃喝的準備了。

    只是這話,沒有說出來,她也必須考驗一下田丁丁的誠意。

    “丁丁現在不能下地,還不是怨你們家!懷孕的女人怎么能去墓地,怎么能見死人!這下好了,孩子難保,整日躺在床上遭罪,受苦的還是我們丁丁!你們家到底當沒當我們丁丁是回事?簡直就不當我們丁丁是人看待!”

    田占海居然怒了,一副要打人的架勢,用力一拍桌子,震得桌上的碗碟都清脆地響,對面的小王子也嚇了一跳。

    “什么叫不能去墓地,不能見死人!”顧若熙也怒了。

    “少裝不知道!誰不知道懷孕的人不能去墓地!沒準你們家就盼著丁丁肚子里的孩子,直接掉了才好!你這妹妹不地道,不是叫我們丁丁打掉孩子!還要給你哥哥花錢找人生孩子!”

    田占海又繼續用力敲桌子,來表示他的威怒。

    桌上的碗碟都被震得一陣陣地脆響。

    顧若熙現在明白了,田占海是在怨,田丁丁去了媽媽的墓地,才會差點小產,也太迷信了吧!

    “人都死了,還要拽一個!”田占海罵咧咧地嘟囔。

    顧若熙徹底怒了,恨不得一把掀翻桌子,然而高檔的大理石桌面,顯然她掀不動,直接抓起面前的碗碟,砸向田占海。

    失了準頭,碗碟在地上炸裂開來,卻沒傷到田占海。

    然而,田占海卻不依了,直接指著顧若熙大罵起來。

    “你居然敢打我!你個晚輩居然敢打人!看來你們顧家真沒當我們家當回事,只是說話,就動手打人!將來丁丁在你們家,肯定受欺負!”

    田占海跳腳地喊著,雙手還在不住地拍著桌子耍瘋。

    “把你方才的話收回去!什么叫人死了還要拽一個!我不許你這么說我媽媽!”

    顧若熙氣得嘶喊起來,一直壓抑的氣壓一旦發泄出來,就很難再收回來。

    “我告訴你,你們家以為我哥哥有弱點,就拿著這一點總是說事,也要睜開眼睛看看在跟誰談條件!大家相安無事還好,別到最后撕破了臉皮沒辦法收場!”

    顧若熙忽然指向哥哥,“睜開你的眼睛看清楚,這是我哥哥,我顧若熙的哥哥!別以為他老實好欺負,你們家就總拿捏他!田丁丁的孩子,想要就好生給我安靜養著,不想要現在就打掉,生與不生都會給你們一筆錢,不會讓她白白遭罪!是你們該拿的一分不會少,不是你們拿的,休想做夢!”

    田占海看到顧若熙臉上浮現的狠色,忽然就安靜了,一雙醉酒通紅的眼睛,也浮上一些畏怯。

    他有聽田丁丁私底下說,顧若熙不是嫁給席家當兒媳婦,而是顧若熙本就是黑道席老的親生女兒。

    黑道千金。

    田丁丁還特意交代他,說話的時候注意分寸,別得罪了人,到時候不好收場。

    他還以為,一直默不作聲,看著文靜淡然的女子,也是個好欺負怕事的。沒想到,直接厲害起來,也讓他這個混蛋了大半輩子的人,有了懼意。

    “還有,從今天起,我不希望再聽見任何人說‘傻子’兩個字,我哥哥有名字!嫌棄就滾蛋,想繼續,就拿出實意!否則全部都滾!”

    顧若熙一把將面前的碗碟全數推開,發出嘩啦啦一片的脆響。

    田占海徹底愣住了。

    顧若陽很擔心大家直接吵得沒辦法收場,臉上都是為難,最后慚愧地深深低下頭。

    小王子直接撫掌叫好。

    田占海算發現了,在這里,連個小孩子也看他不順眼。狠狠抓了下拳頭,就要甩袖子走人。

    他在心底確實是害怕了的,也很膽怯跟有權勢的人做對,但有丁丁的肚子在,況且顧若陽還那么喜歡丁丁,他就不信了,顧若熙真能一點都不在乎。

    就在田占海走到門口的時候,席初云忽然喚住了他。

    田占海心中一喜,但臉色依舊緊緊繃著,不讓人看出來他心底的得意。

    “這件事今日必須說清楚。”席初云緩緩起身,干凈的面皮上,因為喝酒,微微有些泛紅,看上去整個人更加美得妖孽,卻又很柔和,像個謙謙有禮的紳士。

    田占海揚了揚眉頭,自是沒看出來席初云眼底的陰霾。

    “說吧,怎么說清楚!想我們家丁丁受委屈可不行!這件事必須解決好了,不然我們家也不會善罷甘休!想打掉就打掉,我閨女照樣找好的人家!”

    田占海還把話叫得很死,但也害怕弦繃得太緊,又趕緊把話往下拉了拉。

    “要是你們能給我一個滿意的說法,我看若陽這孩子也不錯,對丁丁也百依百順,咱們還是一家人。”

    “我倒是想聽聽,你的意思。”席初云口氣依舊是云淡風輕的,不慍不惱。

    顧若熙的火氣又躥起來了,憑什么這么被人要挾,難道他們兄妹倆,看上去就長了一張被人要挾的臉嗎?

    席初云卻伸手,直接將沖上來的顧若熙拉入懷里,手臂緊緊一收,將顧若熙緊緊圈在懷中。

    顧若熙掙扎了一下,沒掙開。

    田占海努力揚揚頭,一副大賴子的架勢,肯定是要獅子大開口,想要一個滿意的條件了。

    “別墅,豪車,一樣不能少!家里要有傭人伺候,我離不開女兒,肯定要同住!還有……那個……”田占海叫囂著,也有點底氣不足了,伸出手指頭,擺了一個錢錢的手勢。

    “這個也不能少!”

    “好有呢?”席初云繼續笑著問。

    “還有?”顧若熙繼續掙扎一下,還是沒有掙扎開席初云的手臂。

    “還有……”田占海當即雙眼放光,臉上都是貪婪的笑。“這個,你能給多少?”

    還真不要臉!

    顧若熙都要被氣得背氣了。

    “一次說清楚,免得日后不住提高條件,以為我們這里是取之不盡的銀行就不好了。”席初云的口氣,依舊是淺淡的,不見絲毫怒意,但話語卻已給了人壓迫感。

    田占海忽然就沒了聲音,臉上的得意也有些瓦解了。

    這一次,田占海清楚看到了席初云眼底浮現的陰郁,還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慍怒。

    田占海的聲音不禁就顫了,但還是借著酒勁,故意拔高聲音喊起來,“大家要談,就都心平氣和談好了!你們是有錢有勢的人,也別小瞧了我們家丁丁,人窮志不短,不會讓你們瞧不起!”

    席初云煞有其事地點下頭,“好,談吧,到底要多少。”

    他這樣說,反倒讓田占海不好開口了,猶豫了半天,擺弄出來一個手指頭。

    顧若熙的眉心忽然皺起,難道他想要一千萬?

    也太抬高田丁丁的身價了!

    “一百萬!”田占海喊道。

    “噗。”

    “好,每年都給你們一百萬的生活費。”席初云直接爽快地答應下來。

    田占海還以為只是要一百萬的彩禮,沒想到是每年都給他一百萬。一方面想著,是不是自己要的太少了,一方面也被這每年一百萬給震撼住了。

    對于小戶人家,給個百八十萬,就已經很高了,一年一百萬的生活費,什么都不用做,只是吃喝玩樂也足夠了。

    田占海的臉上就繃不住表情,直接笑開了。

    “還是若陽妹夫會辦事。”

    “我妻子就若陽一個哥哥,自不能讓他委屈。”緊接著,席初云話鋒一轉,“我們口說無憑,當立字據,寫一份合同,直接簽署,萬無一失。”

    田占海就更高興了,他還真擔心對方到時候不承認,“好好好,簽合同!萬無一失!”

    顧若熙拽了拽席初云,低聲說,“一年一百萬對你來說不多,可對他們來說……很容易將胃口喂的太大,到時候填都填不滿。”

    “有合同,還怕什么。”

    顧若熙頓然明白,“你好狡猾。”

    席初云勾唇淺笑,“我會幫你將所有的問題處理好,不留下任何余患。”

    顧若熙笑起來,目光里滿滿都是對他的信任。

    席初云點了一下她的鼻頭,心頭一動,若不是現在有很多人,真想吻上她的嘴唇……

    于奉天很快就將合同準備好,條條框框寫的都非常清楚,沒有一條遺漏。

    田占海明明都看不懂,還想像模像樣地看了一遍又一遍,這才簽下自己的名字。

    離開包房。

    席初云的手臂始終都搭在顧若熙的肩上,不輕不重卻不肯放開她。

    “我醉了,你要為我引路。”席初云笑著說,眸子里是醉酒后的迷離。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