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28章 828:現在是你禍害我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828章 828:現在是你禍害我

    陸羿辰很認真地點頭,“用心聽,就聽見了。”

    忽地,他抱住她,手掌一下一下撫摸她的長發,“若熙,小王子的時候,我遲到了,這一次,我會一直陪著你們母子,看著這個小東西降生,一直陪著你。”

    顧若熙被他感動得眼睛濕濕的,揮舞小拳頭,一下下打著他的肩膀。

    之前的事,已說不上還在恨他,可在心里留下的疤痕,還存在著黑色的痕跡。

    “是不是人在幸福的時候,總是容易更愛傷感?你讓我心里,好難受。”她用力吸著鼻子。

    “你應該笑,怎么又哭了。”他趕緊幫她擦拭潮濕的眼角,心疼地捧著她的臉,柔聲說。

    “熙熙,我們能走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從今往后的每一天,我都會珍惜我們在一起的時光。”他的手忽然有點用力,就好像很害怕失去她似得。

    “你怎么了?說的好像,我們還會分開似的!你別嚇唬我!”顧若熙一把握住陸羿辰的手,緊緊的。

    “怎么會!看你,又胡思亂想了。”他揉了揉她的頭。

    “最好是!你可不能再離開我,離開我們。”

    “肯定不會離開,都說了你是胡思亂想了,我會一直在你身邊,陪著你,陪著我們的孩子。”

    “我最近,總是患得患失的,是不是我的心里真的出了毛病?要不我找個心理醫生看看吧。”

    顧若熙目光迷茫,看著眼前的陸羿辰,不知為何總有一種,他近在眼前,給了她很多幸福感動,卻又很遙遠的錯覺。

    陸羿辰端視顧若熙,認真地點點頭,“是應該看一看心理醫生。”

    “討厭!”她噗哧笑了,揮舞小拳頭,毫無重量地落在他的肩膀上。

    寵溺地握住她柔小的手,在掌心里緊緊地抓住,寬大的手掌總是可以完好地包裹住她的小手。

    “熙熙,握著你的手,感覺真好。”

    她笑著,靠在他的肩膀上,看著明媚的陽光穿越泛黃的枝葉,射出一道道刺眼的光束。

    “等再過十年,二十年,就是左手握右手的感覺了。”她撇撇嘴,很不希望有那樣的一天。

    陸羿辰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那是融為一體的親近,并非是感情淡化的疏遠。”

    顧若熙露出笑容,“真會說話,從來沒發現你這么會花言巧語。”

    “這哪里是花言巧語。”

    “不是花言巧語嗎?說的那么天花亂墜的,還敢說不是花言巧語。”

    “我說的都是肺腑之言,你這小女人卻不相信,果然小人與女子難養也。”

    “你居然拿小人來形容我,還說我難養!”顧若熙嘟起嘴巴,氣鼓鼓地瞪著他。

    陸羿辰失笑,指了指顧若熙的肚子,又點了一下顧若熙鼻頭,“小人,女子,難道不是?”

    “寶寶,聽見沒有,你爸爸說我們是小人,女子!”

    “寶寶,爸爸可沒說你是那個小人,說你是很小的小人,不要聽你媽咪誤導你。”陸羿辰對著顧若熙的肚子,笑著說,眉眼里都是璀璨的光彩。

    “我兒子才不要聽你這么說話!”顧若熙一扭身,抱著自己的肚子,躲開陸羿辰。

    “你怎么知道是兒子?不是女兒?”

    “我就知道!我就要生兒子,不生女兒!”

    “我們再生個女兒多好,有兒有女,一個好字。”

    “才不要呢,我就要兒子。”

    “好好好,這個是兒子,下個是女兒!”

    “誰還跟你下一個,我才不要生那么多!”她依舊嘟著嘴,佯裝生氣。

    “不行,我還要你給我生個七個八個的,兒女成群。”

    “好啊你,真當我是豬啦。”她張嘴,咬了他的手臂一口,不輕不重,落在他的肌膚上,卻成了一吻。

    他被她騷的癢癢的,一把將她擁入懷中,火熱的氣息直接靠近了她。

    “擁有屬于我們的兒女,老了的時候,坐在一起,看著他們吵吵鬧鬧,多熱鬧。”他低沉的聲音,透著淡淡的沙啞。

    “你不是最討厭喧鬧嗎?”她眨了眨大眼睛,他的氣息擾的她睫毛癢癢的。

    “這幾年受夠了一個人的滋味,更受夠了沒有你在身邊的日子,終于將你抓了回來,誓必要將你綁在身邊一輩子。”

    顧若熙忍不住抿嘴巴笑,“說的好像你很早之前就很喜歡我了似的。”

    陸羿辰抓著她的手,放在他的臉頰上,還在她的手上吻了一下,“我也說不好,但現在想想,真的好像很早就已喜歡上你了,只是……自己太倔強,不肯承認。”

    顧若熙的心,一下子都融化了,直接撲到他的懷里,抱住他。

    “真的好感動,這是我聽見最好聽的情話了!”

    “傻丫頭。”

    “真的!我從來沒想過,你會喜歡我,也從來沒想過,我們有一天會彼此愛著彼此地在一起過。我還以為……一直都是我喜歡你,我愛著你,總是在追逐你的身影,總是在……”

    她說不下去了,哽咽的聲音,眼淚盈滿了眼眶。

    “不會了,再也不會了,我的傻丫頭。”

    陸羿辰亦緊緊地抱著她,將她嬌小的身體,整個都裹在他寬大的懷抱里。

    “熙熙,我愛你……愛你……愛到……”

    他的聲音好沉重,每一個字都那么的用力,那么的深沉,一下一下敲擊顧若熙的心口。

    顧若熙知道,他是從來不會輕易說“愛”的那種人。

    能說出口,便是真的真的,放在心坎上了。

    她感動的已經說不出話來,只能緊緊地抱著他,不住地點頭。

    “現在我才知道,真正將一個人愛到心坎中,是什么感覺。猶如融入骨血,割不斷,舍不掉,塞得心口滿滿的,一旦剝離就像連自己的心也一并割掉了一樣的感覺。”

    顧若熙從沒想到,陸羿辰對自己的感情,已經深到這種程度。

    一雙水眸激動得幾乎被淚水充盈的滿滿的,好像稍微一動,就會掉落出來似的。

    “這種感覺,你可懂?”陸羿辰低聲問她。

    “懂啊,當然懂啊!我怎么會不懂,我懂得比你更早好吧。”

    她的淚水濕了陸羿辰的衣襟,他心疼的只想將她抱得更緊,有歉意的,有心疼的,最后都化成深深的吻,落在她帶著淚水潮濕的嘴唇上。

    不遠處,殷凱勾著喬輕雪的肩膀,從繁茂的枝葉間,看到陸羿辰深情吻著顧若熙,不盡對懷里的小女人身心蕩漾。

    “你看他們,甜的都要流油了。”殷凱笑瞇瞇地望著喬輕雪,眼里透著一股瀉火。

    喬輕雪當然知道殷凱的心思,用胳膊肘撞了殷凱的胸口一下。

    “非禮勿視,趕緊走。”

    “不走!這么好的景色,我還沒看夠呢!”殷凱還故意伸長脖子,向著陸羿辰和顧若熙的方向看了一眼。

    “你不要再看了。”喬輕雪紅著臉,趕緊拽著殷凱轉身。

    “你羞什么,我又沒吻你。還是說……”殷凱嘿嘿一笑,貼近喬輕雪的臉頰。“你春心蕩漾了?”

    殷凱一口熱氣噴在喬輕雪的臉頰上,害得她的雙頰桃粉誘人。

    “你說什么呢!我可不像你。”

    殷凱哈哈笑起來,手臂一緊就將喬輕雪圈在懷抱里,在她的臉頰上重重地親了一口。

    “香!美人在懷,夫復何求!”

    喬輕雪對他撇撇嘴,“美人?是在夸我嗎?”

    殷凱挑眸,藍色的眼睛里,帶著一抹不屑,“你還真自戀,我只是比喻一下。”

    “是在拿我比美人,還是拿美人比我?”喬輕雪歪著頭,一副他不給一個滿意的答案,就會叫他好看的樣子。

    殷凱當然怕了喬輕雪,稍有不慎,就等著多日吃素吧。

    “那個……嘿嘿,當然是美人不如你。”

    “我知道,我不夠美,所以你說美人不如我,明顯是在陰奉陽違。”

    “你怎么能這么說我!我難道長了一張喜歡說謊的臉嗎?”

    “難道不是嗎?你哪里長得不是一副花花公子,就會用好聽的話哄騙女人的嘴臉!”喬輕雪白了他一眼,還在他的身上掐了一把。

    “你還長了一副,就會犯罪的身子!嘖嘖嘖,也不知道,你到底禍害了多少女人!”

    殷凱凝眉,“現在可你在禍害我。”

    “別說的這么委屈,我還覺得是你把我禍害了!”

    殷凱見喬輕雪上鉤,一把將喬輕雪抱起來,直接本著花叢茂盛的深處走去,“那就讓爺禍害禍害你!”

    “你!你不要亂來呀,大白天的,你要干什么呀。”

    喬輕雪紅著臉,不住揮舞小手,還是沒能將殷凱推開。

    一片盛開的秋菊之中,殷凱直接將喬輕雪壓倒在繁花之中。

    馥郁的花香撲鼻而來,殷凱一手撐地,俯瞰著在他身下的小女人,通紅的小臉,映著姹紫嫣紅盛開的菊花,更加嬌艷。

    “還沒試過,在這么美麗的地方……”他聲音曖昧,唇角勾著邪肆的笑容。

    喬輕雪的臉頰更加火燙,雙手抵著他的胸膛,心跳如雷。

    “半推半就,欲拒還迎的,故意的是不是?”殷凱笑得很暢快,直接吻了下來。

    就在這時,手機響起,救了喬輕雪。

    殷凱不耐煩地接聽,居然有人壞他好事。

    那頭傳來笑笑帶著哭腔的聲音,“爹地……嗚嗚……”

    “怎么了笑笑?”

    “奶奶暈倒了,奶奶病了,奶奶去醫院了,嗚嗚……”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