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930章 930:到底是誰刺殺你?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930章 930:到底是誰刺殺你?

    塔麗?

    顧若熙和陸羿辰對視一眼,塔麗來做什么?

    顧若熙起身穿上衣服,隨著陸羿辰一起出門。

    下了樓,就看到塔麗站在大廳里,一臉的憂愁,形容比之前更瘦弱了,好像經歷一場大病,臉色蒼白盡是病態。

    尤其塔麗頭上包裹著紗布,顯然受的傷還沒好。

    “塔麗,你怎么受傷了!”顧若熙道。

    塔麗看著顧若熙,碧色的眸子里都是幽怨,卻一直都沒有看向陸羿辰。

    “若熙……我現在沒人可以求了!”塔麗哀求的口氣,讓顧若熙愣住。

    轉而,顧若熙明白了塔麗的來意。

    肯定為了進了警察局的席子皓而來。

    “塔麗,你先坐下。”顧若熙走過去,拉著塔麗坐在沙發上,塔麗卻不肯坐。

    顧若熙發現,塔麗的手好冷,身體好像一直都在哆嗦,那是虛弱至極才會如此,尤其塔麗現在瘦得,好像一陣風都能卷走,站著也是勉力支撐。

    “塔麗,你先坐下來。”

    顧若熙硬是拽著塔麗坐下來,沒用太大的力氣,塔麗就虛弱地跌在沙發上。

    只是這樣一個動作,塔麗就大口大口喘息,額上也滲出一層細汗。

    “若熙,幫幫我,看在我放你走的份上,差一點被……”塔麗的碧色眸子中,噙上一層水色,楚楚可憐的樣子,讓人心酸。

    “看在我差一點,被他打死的份上,幫幫我。”

    “他差點打死你?”顧若熙低呼一聲,更覺得塔麗可憐,一把抓緊塔麗的手。

    “塔麗,他那樣對你,你不要再心軟了!他要是真心愛你,不會那么對你!”

    塔麗卻固執搖頭,“我不能看著他見死不救!他是珍妮的爸爸,我要救他!我不忍心看著他在里面,算我求求你了若熙,他答應我,會放下一切,我們回法國去!他是因為有人拿著我們的女兒威逼他,才不得已那么做!他真的已經打算放下一切,跟我走了。”

    塔麗哀求著,聲音哽咽,眼看就要哭出來了。

    顧若熙看著一陣心疼,想要安慰她,卻不知道說什么。

    “塔麗,他蓄意殺人,證據確鑿,不是我們不肯放他。他已經不止一次,要殺了羿辰。”顧若熙道。

    “沒有!他一直都沒有要殺看他!”塔麗的目光,終于似有了勇氣落在陸羿辰的身上。

    “我說的是真的,他雖然陷害你,雖然幾次對你設下圈套,真的沒有一次要殺你。”

    塔麗的目光,那么澄澈,根本看不出來有任何虛假。

    “怎么可能!羿辰經歷刺殺,不止一次!我也和他一起經歷過,經過調查,正是席子皓派人所為!怎么可能不是他?”顧若熙吃驚得臉色泛白。

    “我說的是真的!他……雖然極端,雖然有的時候變態,想法異于常人,雖然恨我,但他更怕我離開他。他知道我……”

    塔麗低下頭,金色的長發垂落,遮住她那巴掌大的清瘦小臉。

    顧若熙忽然很心疼她,抬手想要將她的長發別在耳后,手卻又頓住。

    “如果不是席子皓所為,那么是誰?他真的有經歷刺殺,這不是假的!”顧若熙忽然脊背躥起寒意,絲絲沁骨。

    塔麗茫然地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但我肯定,絕對不是他!他不止一次對我說,他不會真正殺了陸羿辰,他要將他受到的痛苦,加諸到陸羿辰的身上,才能心里平衡。”

    塔麗的聲音頓了一下,繼續道,“他也不止一次說過,他怕我更恨他,絕對不會痛下殺手。這一次……是對方拿著我女兒做要挾,他不得已才……”

    塔麗忽然哭了起來,捂住自己的臉頰,埋在雙手之間。

    顧若熙皺緊眉,看向陸羿辰,陸羿辰卻不似她這般困惑不解,反而一臉淡然,就好像聽到的這個真相,完全不能在他心底激起任何波瀾似的平靜。

    顧若熙的眉心皺得更緊了。

    “羿辰?”她怎么覺得,陸羿辰早就知道似的?

    “熙熙,怎么了?”陸羿辰笑起來,一派的云淡風輕。

    顧若熙的眉心緊緊鎖在一起,目光探究地看著他。

    “這是怎么了?這個眼神。”陸羿辰依舊笑著,聲線溫柔,一副都不舍得跟顧若熙加重語氣說話的樣子。

    塔麗緩緩抬起臉,雖然沒有用正眼去看陸羿辰,卻用眼角余光掃向陸羿辰。

    這個男人,她認識很多年了,這般溫柔的口氣,只有對可馨才有。

    當年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即便他說話也會很溫柔,卻不是這種聲線放低,還帶著款款柔情。

    塔麗切實心酸了一下,因為她知道,即便自己是他的初戀,他卻不是真正用心愛過自己。

    “放過他吧,就當我求求你們!只要你們不追究,他就是出不來,也能減輕刑罰,到時候用錢,也能出來。否則……他不是被處以極刑,就是要在監獄里一輩子。”塔麗哽咽地說著,眼淚又涌了出來。

    “塔麗,這件事,我們需要商量一下。”顧若熙道。

    “我求你了若熙,就當……就當看在我放了你的份上,我知道你善良,你就當幫我一次。”塔麗忽然抓住顧若熙的手,苦苦哀求。

    “只要你肯同意退步,他會聽你的話,也會退步,他……肯定會聽你的話。”

    顧若熙抬眸看向陸羿辰,想要看陸羿辰的反應,卻沒有從陸羿辰平靜的臉上,看到任何表情。

    顧若熙也不知道該如何對塔麗說了,想要張口,不知道怎么選擇才是正確的。

    “若熙,幫我這一次,我一定一輩子感激你!我很羨慕你,一家團圓,你說的很對,一個女人,不求什么,只要一家團圓,就是最大的幸福。可這幸福,在我看來真的太難求了,只希望,他能出來,能夠在一起,至少孩子有一個完整的家。”

    塔麗哀求著,淚水漣漣。

    顧若熙也跟著心酸起來,“塔麗,不是我不幫你,他殺人證據確鑿。”

    “他是被逼無奈。”

    “他已經動了殺人的念頭,放了他出來,他還會殺人!塔麗,真的不是不幫你。”

    “他答應我了,會跟我一起走。真的,他會跟我一起走!放棄這里的一切,放棄所有的仇恨,跟我離開這里。”

    塔麗哀求的目光更加卑微,“我說的是真的,沒有丁點謊言。我們說好了,他會跟我一起離開,永遠不會再回來!”

    塔麗懇求的目光,動搖了顧若熙的心,她抬頭看向陸羿辰,卻沒在陸羿辰的臉上,看到任何反應。

    誰會愿意,將一個蓄意殺害自己的人,放出來。

    豈不是故意嫌自己命太久,故意給自己的人身安全留下禍端。

    顧若熙想,就是塔麗跪下來哀求,陸羿辰也不會同意。

    “塔麗,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這件事……”顧若熙想了下繼續道,“他這個人,太危險了,對你,對我們,都太危險。他進去,或許是最好的結果。”

    “不!不!”塔麗不住地搖起頭來。

    “在之前,我真的好想逃離他,但是為了孩子,我愿意咬牙忍著他對我做的一切!但他現在進去了,我才知道,不管如何我都不能丟下他在監獄里不管!他怎么能呆在那種地方!”

    塔麗的情緒激動起來,眼淚大顆大顆地掉下來。

    “若熙,我求求你,幫幫我,我會讓他放下一切……”

    塔麗捂住嘴,無助地痛哭起來。

    顧若熙站起身,背對塔麗,“抱歉,我愛莫能助。”

    忽然,陸羿辰磁性好聽的聲音,從后面傳了過來。

    “好,我放過他!”

    顧若熙和塔麗齊齊回頭,看向陸羿辰,吃驚地張大眸子。

    “你要放過他?”顧若熙低呼一聲。

    “真的?你真的肯答應放過他?”塔麗激動得站起來,一陣暈眩,勉強才站穩身體。

    “是,我會放過他。”

    塔麗激動的笑起來,趕緊擦了擦臉上的淚痕。

    顧若熙吃驚地望著陸羿辰,不知道他怎么忽然會選擇放過席子皓,那個人差點殺了他啊。難道他就不怕席子皓再次來刺殺他?

    “羿辰,真的謝謝你,真的謝謝……”塔麗再度紅了眼眶,淚水似要流出來。

    可話沒說完,塔麗扶住頭,整個人直接栽倒在地毯上,昏了過去……

    “塔麗!”顧若熙嚇了一跳。

    傭人趕緊幫忙,將塔麗攙扶起來,卻一直喚不醒,只能先安置在房間,趕緊找醫生過來看看。

    “她的身體太虛弱了!她怎么……我看著她好可憐。”顧若熙擔心地望著完全沒有力氣癱在床上,臉色極度蒼白的塔麗。

    陸羿辰眸色深邃,無風無浪,雖然看著塔麗,卻好像想著別的什么事情。

    “你在想什么?”顧若熙詫異望著陸羿辰。

    “沒什么,醫生到了。”陸羿辰拉著顧若熙出門。

    站在門外,顧若熙擔心地看著房間內,醫生和護士忙碌。

    “席子皓對她太不好了,總是虐待她。”

    “可你沒看得出來,她不想離開那個男人。”陸羿辰轉過顧若熙的身體,不讓她的視線落在房間內,他知道這個女人心太軟。

    “羿辰,既然席子皓沒有刺殺你,那么刺殺你的人,到底是誰?”顧若熙奇怪問。

    陸羿辰沒有回答她的話,只是笑了。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