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973章 973:我們之間也完了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973章 973:我們之間也完了

    陸羿辰回到家里,直接進入書房。

    祁少瑾隨后跟上來,一腳將書房的門踹開。

    “我以為你風風火火跑去席家,不管如何都會將若熙救出來,最后你卻自己出來了。”

    一直喊著要冷靜,要冷靜的祁少瑾惱了。

    陸羿辰坐在椅子上,一口一口吸煙,白蒙蒙的煙霧模糊了他俊美的臉龐。

    “說!為什么沒有帶若熙一起出來!就是她出不來,你也不該自己回來!”祁少瑾雙手撐在桌子上,隔著偌大的實木桌子,怒瞪對面的陸羿辰。

    陸羿辰心煩地更大口吸煙,眸色隱藏在一片煙霧中,看不真切。

    “你現在已經徹底激怒了宋家,他們不會放過你和若熙!你做事的時候,應該留下一步余地,只要告訴他們你的手上有關于宋晴洛的證據就好!而不是直接將宋晴洛發落!”祁少瑾大聲喊。

    陸羿辰的目光,終于正眼看向祁少瑾。

    “所以你做事,總是敗我一步!”陸羿辰喝道。

    祁少瑾微怔,“什么意思?”

    “不夠強勢!”

    祁少瑾一時間無言,因為陸羿辰說對了,他看著好像一把傷人的刀劍,做事卻總是不如陸羿辰那般強悍,直接出招傷人。

    所以,當年他失去了若熙,陸羿辰得到了若熙的心。

    所以,這么多年,他一直發展祁氏集團,還是沒有達到辰光集團的高度。

    “不讓他們吃到苦頭,怎么會知道害怕,怎么會收手!”陸羿辰低吼一聲。

    他自然也擔心,這么做會讓宋家更緊一步逼迫人,但這一把總要賭,否則進退都是輸。

    至少現在,還有一半的機會,可以贏。

    “你覺得宋成安能發展到現在的權勢,在席家也是難以對付的角色,會受迫于你?”祁少瑾狠聲質問。

    “我不肯定,但至少,他現在不敢輕舉妄動!”陸羿辰捻滅煙蒂,又點燃一根煙。

    他比祁少瑾更擔心顧若熙,甚至恨不得自己斷手斷腳來代替顧若熙。

    那個女人,膽子很小,現在一定很害怕。

    一定怕得抱住雙膝,又蜷縮起來,嚇得心里戰戰兢兢,卻還假裝堅強。

    每每想到顧若熙這樣的畫面,陸羿辰的心口如絞。

    祁少瑾抽一根香煙,點燃,靠在桌子上,煩亂地吸起來。

    “你現在出來了,我們再想靠近席家,也是不可能了,他們會防范我們。”祁少瑾道。

    “我已給宋成安留下話,手里還有一些東西。他若真的忌憚,會主動聯系我。”陸羿辰道。

    “可你手里,到底還有沒有東西?”祁少瑾問。

    “沒有!”

    “你不怕他知道你的底細!”祁少瑾也為陸羿辰捏了一把汗。

    “他不可能知道我手里已經沒有任何把柄!只要我不說,他斷然猜不到。”這是心理戰,先讓對方害怕,便再不敢隨意動他。

    “陸羿辰,我承認你城府很深,但你不能這樣玩!你要照顧到,若熙還在席家。而且,若熙現在的身份,席家不會輕易饒恕她。”祁少瑾更擔心,對方會利用顧若熙,來對付陸羿辰。

    那樣只會更加讓顧若熙的情況岌岌可危。

    “我就賭他們現在不敢!誰都看得出來,若熙這件事,是宋家在幕后搗鬼!只要宋家的人退縮,席老在從中斡旋,很輕易就能放過若熙!”

    “怕就怕對方繼續咄咄逼人!”

    “這一把,我一定贏!”陸羿辰的眼底迸射出強大的力量。

    祁少瑾冷哼一聲,“沒想到,你早就開始提防宋家了!你為何不早點有所行動,讓宋家不敢動若熙!陸羿辰,我真懷疑你的動機,到底是什么!”

    祁少瑾盯著陸羿辰,他知道,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人,已經不是他所能看透的人物。

    “我沒有什么動機!只是想留一手!”

    “可你若早些動手,將宋晴洛解決,或許若熙就不會受到今天的危險!宋家想讓宋晴洛成為席初云的妻子,若熙便是最大的障礙,他們遲早都會對付若熙。”祁少瑾怒道。

    “不要總用你的想法來定義我!那只是你自己的想法!不要覺得,我對若熙的愛,比你少!”陸羿辰聲音低狠地喝道。

    祁少瑾身體前傾,靠近陸羿辰,冷聲喝問。

    “你到底對若熙,是全心全意,還是心有保留,誰都不知道!只有你自己最清楚!這個世上,只怕沒有人能看穿你!”

    接著,祁少瑾又補充一句。

    “或許連你自己,都看不清楚你自己!”

    陸羿辰倏然沉默了,腦海里一直徘徊著祁少瑾這句話。

    他真的是這樣?連他自己都看不清楚自己?明明想反駁的,卻無從開口,只覺得祁少瑾似乎說對了,他在很多時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陸羿辰,我希望你不要再傷若熙的心,她為你負出的已經夠多了!在你堅持你所想堅持的東西的時候,看一看你身邊的女人,還有你的兒子,亡故的人和事,永遠沒有長伴在身邊的更重要!”

    祁少瑾見陸羿辰似乎聽進去了,便繼續道。

    “我和你一樣,身邊已毫無一個親人!但你比我幸運,你得到了可以陪伴你一生的女人!你已不用追求,最想要的,就已在身邊,才會覺得不那么重要!不要等到有一天,她不在你身邊的時候,你才清楚懂得,什么才是最珍貴的。”

    祁少瑾對此深有體會,在當初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顧若熙的時候,總是任意妄為地對她,當發現自己已經開始動心的時候,她已經愛上別人,不可能再回到他的身邊。

    那時候,他才真正明白,如果時間可以重來,他絕對不會用傷害她的方式作為他們之間的開始。

    懊悔不已,卻也無濟于事。

    現在的陸羿辰,似乎在走他的老路,一直心驚膽戰,害怕他們之間真的會有那么一天。

    他不想看到那個女人傷心落淚,他想要她幸福。

    可似乎事情,并未按照他所想的那樣發展。

    “我的女人,我會照顧好!”陸羿辰惱了,口氣不悅。

    “我不要你的承諾,而是要看到她真的很好!”祁少瑾捏著拳頭。

    “你會的,你會看到她很好。”

    陸羿辰煩亂地,用力捻滅手中的煙蒂,瞬時就給趙默打電話。

    他讓趙默開始部署,想辦法聯系上席老,想辦法,就是搶,也要將顧若熙從席家搶出來。

    ……

    麗莎聽說宋晴洛被處置的事,第一時間給宋秉文打了電話。

    沒想到宋秉文怒火滔天地低吼了一句話,“告訴陸羿辰,這件事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害我的妹妹如禁宅,我也會讓他付出殘痛的代價。”

    “秉文!你非要和羿辰之間鬧成現在的樣子嗎?”麗莎隱忍疼痛地低聲問。

    “既然他先出手,休怪我不念你的情分在。”

    “你這話什么意思!是你們先對付若熙!”

    “我和他本不是對立的局面,但因為顧若熙,已成為對立的局面,不能轉圜!”宋秉文的口氣堅決,沒有一點余地。

    “秉文……你是在告訴我,我們之間也完了嗎?”

    麗莎忍著哽咽,顫聲說。

    宋秉文沒了聲音,許久沒有發出丁點聲音。

    “我懂了。”麗莎疏朗一笑,眼淚卻在眼圈中打轉。

    掛斷電話,雙方都是長久的沉默。

    麗莎坐在陸羿辰家的客廳里,許久一動不動,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小王子在一旁和傭人在玩汽車,隨后將汽車丟在一旁,抬頭問麗莎,“麗莎姑姑,我媽咪去哪里了?怎么還沒有回來?”

    “快了,快了,你媽咪就快要回來了。”麗莎趕緊擦了擦眼角,努力對小王子笑。

    “哦,我還以為媽咪又被關起來了。”小王子興致缺缺,媽咪不在身邊總是不能心安。

    小孩子終究還是不懂大人的煩惱,但已會看臉色,見他們這群人一個個都面色沉重,也懂得一定又出了什么大事。

    ……

    顧若熙沉睡了許久,緩緩醒來的時候,渾身都酸痛無力。

    她想抬手,卻發現,手上正吊著水,力氣也虛空,根本抬不起來。

    只是稍微動一下,就渾身冒了一層虛汗。

    她緩緩側頭,想看看都誰在房間,卻發現除了一個護士,再沒有人。

    她張張嘴,發現聲音都那么無力。

    “我有點口渴。”

    護士趕緊起身,倒來一杯水,“顧小姐,你總算醒了。”

    顧若熙想起身終是不能,護士用吸管,將一頭放在顧若熙的唇邊。

    喝了水,嗓子舒服很多,也能發出清晰的聲音了。

    “我這是怎么了?怎么感覺,這么的虛弱?”

    護士有點逃避,隨即笑著說,“身體不舒服,就好好修養,再睡一覺,會恢復很多體力。”

    “云少呢?”席初云不在身邊,總覺得沒有安全感。

    “剛剛出去,我去喚云少!”護士趕緊往外走。

    顧若熙動了一下身體,想要坐起來,驚訝發現身下有一股溫熱涌了出來。

    顧若熙瞬時臉色大變,顫抖著手,緩緩觸碰過去……

    當她看到手指上沾染的殷紅血跡,連抽了好幾口涼氣,才發出聲音。

    “血……”

    “我的孩子……”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