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09章 1009:初云寸寸冰存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1009章 1009:初云寸寸冰存

    小王子一點都不想和席老一起住。

    但席老開出來的條件很誘人,明天早上就帶他去找媽咪。

    想了想,便點頭答應。

    只要能見到媽咪,什么都好說。

    喬輕雪心里捏了一大把汗,如果小王子被留在這里,不能回去,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回頭悄悄看了一眼,那些看上去很有地位的老者,心中更是一陣打鼓。

    總覺得脊背發寒,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哪怕只是在這里多呆一分鐘,都是危險。

    喬輕雪趕緊跟著小王子出門,悄聲對小王子說。

    “我們還是回去吧,等到明天早上的時候,再過來找外公,然后一起去看媽咪。”

    小王子卻好像聽不見喬輕雪的話似的,步步緊緊隨著席老的輪椅,走向席老的房間。

    “天色已經晚了,你也住下吧。”席老道。

    席老的聲音,聽上去很虛弱,即便臉色還不差,但也能讓人感覺到,他現在很不舒服。

    喬輕雪不敢多言,心里卻還是毛毛的。

    尤其不遠處,一直盯著他們看的宋成安,那一雙眸子中浮現的算計,讓喬輕雪頓覺如芒在背。

    終于進了席老的房間。

    席老也終于整個人都無力地癱在輪椅上。

    “席老先生!”喬輕雪擔心地低呼一聲。

    席老虛弱地揮揮手,“我沒事。”

    他雖然這么說,但在喬輕雪看來,席老現在哪里是沒事的樣子,簡直大大有事的狀態。

    “您還好嗎?怎么忽然病成這個樣子?”

    喬輕雪想要攙扶席老起來,而自己的體力,根本攙扶不動。

    最后還是傭人,將席老攙扶到床上,給他蓋上被子。

    喬輕雪站在窗前,“席老先生,顧顧……到底怎么了?既然住院,應該病得不輕吧。”

    喬輕雪小聲試探問,生怕一直站在不遠處的小王子聽見。

    席老無力地垂著眼瞼,搖搖頭,沒有說話。

    喬輕雪一直都很畏懼席老,便也不敢多問。心里卻在想,席老現在病成這個樣子,難道之前的病癥又復發了?

    癌癥這種病,一旦復發,只怕很難治療了。

    喬輕雪深深嘆口氣,之前顧顧還幸福地對她說,他們一家終于團圓了。

    才不過月余的時間,就是家破人亡的下場。

    喬輕雪不禁紅了眼眶,趕緊低下頭。

    “小王子,今晚就住在這里,哪里都不許去,不許出門。”席老向著小王子的方向,抬抬手,吃力地說道。

    小王子不做聲,也不看席老一眼,只是盯著眼前的方向,不知道在他的小心思里想些什么。

    “席老先生是擔心……那個宋老,在小王子身上下手?”喬輕雪低聲問。

    席老點點頭,“雖然說,小童和陸羿辰的事,大家也心知肚明。但是現在,陸羿辰已經……”

    席老說著,抬眸看向小王子一眼,將后面的話吞了回去,避開,繼續往下說。

    “大家或許也不會再追究之前的事了,怕就怕宋老頭子,故意將事態放大,逼著我幫他救女兒!”

    席老才不想救宋晴洛。

    之前宋晴洛做的那些事,他一直都心知肚明。

    但宋晴洛是宋成安的女兒,為了安撫宋成安,保持大家族之間的平和,他一直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做理會。

    但前提,是宋晴洛不會鬧出什么大亂子。

    沒想到,宋晴洛最后已經開始謀劃殺掉顧若熙!

    席老已再不能容忍。

    宋晴洛最后只是被關入禁宅,那已是對宋晴洛最輕的懲罰。

    宋成安居然還不安分,還想利用小王子,繼而打壓他在席家的地位,試圖讓他受制于他,怎么可能!

    小王子一直都不說話。

    席老也不勉強這個有性格的孩子。

    喬輕雪也不再說話。

    雖然她沒有身處在席家,只是稍稍接觸了這里的氛圍,就能感覺到,這里面的勾心斗角,爾虞我詐多么的嚴重可怕。

    喬輕雪甚至不敢想,在這樣的環境中,稍有行差踏錯,將會引來多大的災難。

    席老的身體,看來真的很虛弱,只是坐了一會,就虛弱地躺了下去,連眼皮都無力睜開。

    臥房里面,還有房間。

    喬輕雪就帶小王子在里面的房間住了一夜。

    小王子安靜的一句話都沒有,安靜的讓人心疼。

    喬輕雪總想試著說點什么,但又不知道什么話才能安慰這個孩子脆弱的心靈。

    何況這個孩子,面對的打擊,連大人都無力承受。

    他還那么小……

    終于到了第二天早上。

    喬輕雪不知道,小王子一夜沒睡,還是起來的特別早。她只是覺得自己瞇了一會,睜開眼睛的時候,小王子已經穿戴洗漱好,安靜地站在她的床頭。

    喬輕雪睜開眼就看到小王子,還真嚇了一跳。

    “你怎么起來這么早。”她看了一眼時間,才五點。

    “說好的,今天早上就去找媽咪。”小王子的聲音很低沉,其中也隱隱摻雜著一些欣喜的希冀。

    媽咪,現在是他唯一的曙光了。

    “這么早,你媽咪也在睡覺啊。”喬輕雪柔聲說,只是想安撫小王子,能夠再耐心等待一下。

    當喬輕雪看到小王子強烈堅持的倔強目光,心生不忍,只好妥協。

    “我現在就洗漱,我們去找外公。”

    而彼時的醫院。

    顧若熙的頭痛又開始了,醫生和護士竄梭在病房之中。

    當顧若熙又一次昏厥過去之后,醫生趕緊找席初云商談,要求盡快準備手術。

    “國外請來的權威專家,已經在專機上,用不了一個小時,就能趕到了。”醫生說道,“現在開始準備手術臺,專家下了飛機,便能直接手術。”

    席初云很擔心,“專家已經乘坐了數個小時的飛機,疲勞手術,真的能保證萬無一失?”

    醫生也很犯難,“但凡手術,都有一定幾率的風險。何況是腦部這種大手術,即便是專家也不能百分百保證可以成功。尤其顧小姐腦部瘤子所在的位置,神經相當多,手術難度也很大。但這個風險,必須冒,否則……將危機顧小姐的性命。”

    席初云捏緊拳頭,心中萬千掙扎。

    “我要你們,百分百保住她。”他字字咬牙,那么用力。

    醫生心口重重一沉,在席初云危險脅迫的目光下,用力點下頭。

    “云少,我們會盡全力。”

    席初云看向病房中,昏睡著的顧若熙,那張蒼白到幾乎透明的臉,無時無刻不是揪著他心口的萬千神經,恨不得患病的人是自己,能代替她承受全部。

    這一把,他必須賭。

    不管結果如何,他都要保住她的命。

    “安排手術。”

    簡單的四個字,他卻好像用盡了全力才說出來。

    醫生趕緊去安排,所有人都動員起來,一時間進進出出的忙碌,讓席初云的心,都跟著亂糟糟的。

    搭乘專機的專家,終于到了。

    來不及休息,就趕緊消毒換衣服去手術室。

    席初云等在手術室外,不住來回徘徊。

    他再不是那個,泰山崩于前而不動的席初云,整個都好像游走在一個絕境的邊緣,不能穩定心神。

    他從來沒有這么緊張紛亂過。

    就連當年,席家內部動蕩,父親死在那場變故中,他匆匆遠走國外,面對四面楚歌的危境時,都不曾有過現在這樣的害怕。

    “小童,初云哥哥會一直陪著你,你一定要堅持住。”

    “小童,千萬要堅持住,初云哥哥等著你健健康康地醒過來。”

    望著手術室,緊閉的門,他低聲喃喃自語。

    想要點燃一根煙,穩定紛亂的心緒。

    想起這里的醫院,禁止吸煙,便只好強忍著作罷。

    正著急手術室的燈,到底什么時候才能熄滅,幽長走廊的另一頭,傳來焦急紛亂的腳步聲。

    席初云偏頭看去,居然有人闖入被他封閉的禁區,攪擾這里的安靜。

    當席初云看清楚來人,眼底翻涌的蕭寒殺氣,才緩緩消散。

    “父親!”居然是席老帶著小王子來了。

    席老坐著輪椅,小王子就在他身側。

    喬輕雪卻心驚得腳步一滯,半天才從席初云那一閃而過的攝人目光中回魂。

    她從席初云方才的目光中,清楚看到了,這個男人對顧若熙強烈的保護欲,還有那類似占有的情感。

    如此濃烈,不加任何掩飾的情緒,是從什么開始,已經到了讓人可怕的地步?

    當喬輕雪看到席初云對小王子,放軟了目光,柔和了所有的菱角,那么親切又溫暖,不禁覺得方才見到的席初云,只是自己眼花看錯。

    小王子卻看都沒有看席初云一眼。

    他直奔著緊閉的手術室門而去,越走越急,眼淚就在眼圈中搖搖欲墜。

    席初云趕緊一把拽住小王子。

    他不能允許,任何人去打擾這一場重要的手術。

    連手術室外,多一點嘈雜的聲音,他都發自心底的憤怒,恨不得將這里封閉在另外的空間,完全與世隔絕,直到手術結束。

    “小王子,不要過去。”席初云低聲道。

    小王子不做聲,用力甩著席初云的手。

    “聽話。你媽咪在手術。”他口氣稍微加重了一點點。

    小王子還是不聽,還在用力甩著席初云的手。

    “噓!這里要保持安靜,醫生才能專心手術,容不得稍毫差池。”他還是耐著性子道。

    “放開我!你憑什么阻止我去找媽咪!”小王子怒聲喊道。

    席初云溫潤如水的臉色,瞬時寸寸冰存。

    所有人都跟著捏了一把汗。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