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61章 1061:驚現陸羿辰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1061章 1061:驚現陸羿辰

    清明時節雨紛紛。

    從早上開始,細雨綿綿,下個不停。

    顧若熙穿著黑色的風衣,上了黑色的車。

    席初云也穿著黑色的外套,更顯得他皮膚白皙,尤其一雙眸子,也更如一對透亮的水晶珠子。

    顧若熙知道,要去祭拜自己的母親。

    腦海里,對母親已經沒有任何記憶,還是難免心情沉重。

    席初云握住顧若熙的手,輕輕拂開顧若熙鬢邊一縷發絲上沾染的潮濕。

    顧若熙的手,有些冷,感受到席初云掌心溫度的時候,不禁偏頭向席初云看來。

    她黑亮的眸子,總是那么明亮,不帶任何雜質,在這樣喧囂的世界里,好像唯一留存于世的凈土。

    席初云很喜歡看著她的眼睛,因為她的眼睛,可以暖他寒冷的心。

    顧若熙冷的是手,他冷的卻是心。

    即便手上的溫度再暖,也只有抓住這個女人的小手的時候,那暖意才會滲透到心口之中。

    “小童,祭拜之后,我帶你去海邊休息幾天。”

    席初云柔聲開口。

    顧若熙粉紅的唇瓣微抿,長長的睫毛微微垂下,在下眼瞼掃除一片弧形的暗影。

    她的睫毛很長,好像漂亮的蝶翼。

    尤其輕輕顫抖的時候,好像隨時都會展翅欲飛一樣的美。

    席初云抬起手指,輕輕掃去顧若熙長睫上落著的一點點潮濕。

    應是上車的時候,被不聽話的雨滴濺到。

    顧若熙輕輕勾起唇角,被他掃那一下很癢,她側頭躲開一下。

    “我的心情還好,不想去海邊休息,我答應關關,會早點回來,教他畫畫的。關關在畫畫方面,很有天賦,昨天晚上我教他畫的小兔子,很像很像。”

    席初云寵溺地揉了揉顧若熙的臉頰。

    “關關喜歡畫畫,我會請最專業的老師教他。”

    “老師和親人可不一樣!親人陪在小孩子身邊,他才發自心底的開心,也更喜歡一起做的任何事。”

    席初云深深望著她,輕輕一笑,更緊攥住顧若熙的手。

    “小童,我不知道,你在看到母親的那一刻,會想到什么。”

    席初云的目光飄向車窗外,到處都是細雨綿綿,街上剛剛抽芽的綠樹,也被洗刷一新。

    席初云笑著又重新側頭看向顧若熙。

    “但不管想到什么,都記得要抓住我的手。”

    席初云握緊顧若熙的手,十指相扣,掌心緊緊貼在顧若熙的掌心上。

    顧若熙噗哧笑了,“你和關關這一點很像,都是喜歡這樣抓著人的手。這一刻讓我覺得你好可愛,像個孩子。”

    顧若熙抬手,輕輕點了一下席初云高挺的鼻頭。

    席初云不禁笑起來。

    “像個孩子?這是我第一次聽到的評價。”

    顧若熙抿了抿唇角,笑彎一雙大眼睛,也攥住席初云的手。

    “放心吧,我會抓緊你的手,不會丟了的。”

    到了山上,到處細雨蒙蒙。

    一把把黑色的傘花,盛開在這一片莊重又肅穆的墓地群。

    這一帶的墓地,都是各個名門世家的墓園。

    前來祭奠的,也都大多是貴族圈里的熟人。

    顧若熙手捧一大束白色的菊花,隨著微涼的山風,送來陣陣菊花的撲鼻香氣。

    站在并排相鄰的墓碑前。

    墓碑上的照片,兩個女人,看上去長得很像,只是一位很年輕,笑容燦爛,一位有些年老,笑容溫和平靜。

    顧若熙面無表情地攔著面前的墓碑,心里沒有任何的波瀾。

    這期間,席初云一直盯著顧若熙細細地看。

    他的心里,捏了一大把汗,真的很害怕顧若熙會在這一刻,想起來什么。

    然而,似乎并不那么順利,顧若熙空遠毫無起伏的目光,說明她什么都沒有想起來。

    顧若熙將懷里的菊花,分別放在墓碑前。

    席老安靜的站在不遠處,目光看著墓碑,悠遠又沉靜。

    顧若熙深吸一口氣,看向遠處……

    今天的墓園很熱鬧,人來人往,放下一束束白色抑或黃色的菊花。

    雖然人多,但四處依舊很安靜,沒有人聲,只有綿綿細雨。

    顧若熙的目光,最后看向遙遠的山頂的方向……

    忽地,她的眉心猛然皺起,一雙眸子,瞳孔急速放大,就好像看到了什么最可怕的東西一般,臉色瞬時都雪白一片。

    席初云第一時間發現顧若熙的不對。

    他一個箭步上前,一把抱住顧若熙,讓她的臉頰,緊緊埋在他的胸膛之中。

    也阻隔住,顧若熙看向山頂的視線。

    就是在那個山頂,顧若熙曾經親眼目睹了陸羿辰的飛機爆炸。

    難道那就是喚醒顧若熙記憶的一個癥結所在?

    席初云的心口狂亂地跳動起來,不住地砰砰敲擊他的胸膛。

    顧若熙忽然覺得,這樣被席初云抱著的畫面很熟悉,好像在曾經發生過似的。

    只是熟悉,再無其它。

    只是方才,看著山頂的方向,為何覺得自己看到了一片滔天火光。

    那里著火了嗎?

    “你放開我,著火了是不是!”

    顧若熙掙扎地推搡席初云的懷抱。

    席初云不放手,“沒有,下雨天,怎么會著火!”

    “讓我看一眼,就一眼!”

    顧若熙幾乎在哀求。

    席初云還是死死不放手。

    這一刻,席初云真的明白,即便心里早就做好,顧若熙會想起來一切的準備,還是不能真正接受,她將所有統統憶起的現實。

    顧若熙的躁動漸漸平息下來,那種撞擊心靈的感覺,也只是一剎那就消失了。

    她忽然無力起來,軟軟地伏到在他的胸口的位置。

    長長松口氣,“好吧,讓我靠一會,就一會。”

    席初云拉開自己的黑色風衣,將顧若熙的身體,緊緊摟入在懷里,包裹住她嬌小的身體。

    “我們下山。”

    席初云霸道開口,不給顧若熙選擇的機會。

    顧若熙沒有抗議,順從地跟著席初云的腳步下山。

    因為這個地方,不知為何,忽然讓她心痛窒息起來,莫名的也覺得壓抑難受。

    細雨淅淅瀝瀝地下個不停,即便頭上一直有人撐著黑色的大傘,還是驅不散寒冷的空氣無孔不入。

    顧若熙有些冷,瑟縮著身體,向著席初云溫暖的懷抱里躲了躲。

    “小童,是不是不喜歡這樣的地方。”席初云柔聲問。

    顧若熙縮在他的懷里,點了點頭。

    席初云輕輕勾唇一笑,聲線更加柔和。

    “我帶你離開,我們再不來這種地方了。”

    “好,再不來了。”

    下了山,卻在山腳的地方,遇見了前來祭拜蘇雅的蘇婷婷。

    還有那個一身英氣,站在那里猶如松竹般筆直的杜啟睿。

    他們的懷里,各自抱著一大束的菊花。

    顧若熙看了蘇婷婷一眼,蘇婷婷也看向顧若熙。

    她們誰都沒有說話,彼此猶如陌生人一般,便在一片蒙蒙雨線中,互相走過。

    杜啟睿看了席初云一眼,眼角的銳色光芒,掃了席初云懷里的顧若熙一眼。

    蘇婷婷一邊上山,一邊對身側的杜啟睿說。

    “你最近的氣色看上去不錯。”

    杜啟睿也如蘇婷婷一樣,看都不看她一眼,回答道。

    “最近有吃水果和早睡。”

    “哦,不錯。”

    杜啟睿看著山上比較遙遠的方向,一山清翠,隱藏在白茫茫的霧氣中,看上去很壯觀,風景也很好。

    “你對我姐姐的感情,倒是蠻深的。”

    也正是因此,才讓蘇婷婷對這個總是冷言冷語的警察,多了一些想要關心他的念頭。

    “我不是一個善變的人。”

    蘇婷婷對杜啟睿一下,不再說什么,繼續安靜上山。

    席初云的車子一路下山,沒想到會在半山腰遇見李夢涵和顧若陽。

    他們的車子壞在路中間,寸步難行。

    山路本就狹窄,有的地方勉強只能兩輛車并列而過。

    但今天下了雨,道路濕滑,不遠處又是轉彎,很危險。

    席初云停下車,“小童,你等一下,我去看看。”

    顧若熙在副駕駛,點下頭,不做聲。

    她安靜看著外面,焦急不已的李夢涵和顧若陽。

    沈美冰正在不住打電話,時不時急得直跺腳。

    “怎么辦吶,若陽哥哥,電話根本打不通。”沈美冰見顧若陽身上的衣服都被淋濕了,趕緊打開車門,拿了一把傘來,撐在顧若陽的頭上。

    “車子壞了?我現在命人再開一輛車過來,送你們上山。”

    席初云緩步走過去,聲音平靜地低聲道。

    “不用你幫忙!”顧若陽一見是席初云,臉色便不善起來。

    “你的車子擋在這里,上山的人,不能上山,下山的人,也不能下山,找一輛車,將你們的車子拖走,然后送去修理。”

    “云少說的很有道理,那就麻煩云少幫忙了。”李夢涵搶在顧若陽之前率先開口。

    她和顧若陽上山,正是前來祭拜母親。

    那個在兒時就失散,還來不及團聚,就已天人永隔的母親。

    顧若熙正要下車,忽覺一側的車門被人打開。

    她正驚訝,席初云就站在前面,李夢涵和顧若陽的車子面前,會是誰趁這個機會上了車?

    顧若熙猛地抬頭,率先看到那人一身黑衣,側影俊朗挺拔,猶如天神會讓人忍不住驚叫崇拜的人物。

    陸羿辰!

    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居然還一腳踩下油門,車子直接躥了出去。

    “啊——”

    顧若熙被猛然襲來的車速,嚇得尖叫一聲,趕緊抓緊身前的安全帶。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