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00章 1200:似乎很關心我?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1200章 1200:似乎很關心我?

    席初云竟然忘了,房間里還有一個照顧慕容蘭的護士。

    那護士長得很漂亮,穿著白色的護士服,長腿雪白修長,身材極好。

    席初云再度闔上一雙泛紅的眸子,撐著頭靠在沙發上。

    已經半夜了,他都困成這個樣子,他覺得護士也會犯困,萬一睡著,沒有看緊慕容蘭的吊瓶,豈不是危險。

    “你下去休息吧,我在這里陪護。”席初云睜開眼睛,走到落地窗前醒神。

    美女護士看了一眼席初云站在窗前高大挺拔的背影,盈盈一笑。

    “云少,現在最需要休息的人,是您。我是護士,會照顧好慕容小姐。”

    “讓你下去就下去!”

    席初云口氣不悅。

    美女護士嚇了一跳,臉上有些失望,最后只好出去。

    席初云透過窗戶上的倒影,看著床上沉睡的人兒。

    她精致的容顏,平靜如水,沒有一點表情,就那樣安靜的睡著。

    看著她白皙,好像能捏出水來的小臉,他的心頭蕩漾起層層漣漪。

    他的心情忽然有些煩亂,拿出香煙,剛要點燃,看了一眼慕容蘭吊著的吊瓶,便又放下了。

    目光,再度落在玻璃窗上,慕容蘭的倒影上。

    看著她還有一點點泛紅的精致臉頰,那緊抿的小嘴,微微抿著嬌艷欲滴。一雙漂亮的眼睛,緊緊閉著,長而翹的睫毛好像黑色的蝶翼,美得讓人心顫。

    她烏黑的長發,猶如海藻鋪散在白色的枕套上,整個人美得好像沉睡在城堡里的公主,正在等待王子的親吻,才會睜開她那雙星亮又清澈的眼眸……

    席初云心口一陣蕩漾,抬起手,不受控制地觸摸向眼前玻璃窗上的影像。

    指腹上,得到的只是玻璃上的一片寒涼。

    他的目光,變得恍惚起來。

    好似看到了,一個七歲大,穿著黑色公主長裙,扎著俏皮馬尾辮的漂亮女孩。

    那場盛大的生日宴會,她是主角,像個驕傲的公主一樣,站在高臺上,對著話筒說感謝各位來參加她的生日會。

    席初云那一年,十四歲,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依舊一身清貴高雅。

    他不喜歡喧雜的場合。

    但那時候,他的父母剛剛過世不久,他很需要家族內的大家族支持,席老便經常帶著他游走在各大家族的宴會中。

    慕容家族是他穩固地位的最大后盾。

    一個七歲小女孩的生日會,也要他紆尊降貴親自來參加。

    他當時只是想,來露個面,等宴會結束,便趕緊抽身離去。

    可沒想到,站在高臺上拿著話筒的小女孩,遠遠一眼就看到了他,還指著他大聲對在場的賓客說。

    “我很喜歡席家云少,各位叔叔伯伯,幫幫我吧,我想親他一口,作為最好的生日禮物。”

    席初云當時差點灑了手里的香檳。

    一個七歲的女孩子,居然這么大膽,還這么放肆,當眾要親他。

    他是什么身份!席家未來的當家人,又有未婚妻,豈能被一個小女孩輕薄。

    當時的席家,顯然不將他這個失了父母保護,大權又落在席老手中的遺孤放在眼里,當即鼓掌附和,甚至還有年長的長者,過來拉扯他,讓他上臺,被那個小女孩親一口。

    席初云當時惱了。

    但他終究不能當眾失禮,只能強忍著憤怒,被眾人推搡上了高臺。

    才七歲大的慕容蘭,歪頭看著他,臉上都是燦爛的笑容,她走到他的面前,雖然才有七歲,但個子已經很高。

    她踮起腳尖,一雙漂亮的大眼睛里,都是璀璨如陽光一般的光芒。

    席初云的臉色已經難看到極點,她還是對他笑得格外燦爛。

    “你就是席家云少,未來的當家人?我叫慕容蘭,都說我是第一千金,慕容家的掌上明珠,我和你很般配是不是?”

    席初云當時就對她厭惡不已,一個七歲大的女孩,腦子里竟然就又那么大膽的骯臟想法。

    他抓緊拳頭,目光陰冷至極地凝著她。

    但這個女孩子,絲毫不以為意,還是更高地踮起腳尖,嘟起粉嫩的小嘴,向著他的臉頰親來。

    席初云當時想躲開,但見席老用眼神制止,讓他忍一忍,便只好站在高臺上沒有動。

    可沒想到,這個女孩子,竟然更加大膽,就在即將親到他臉頰上的時候,她柔軟的嘴唇居然直接落在他的嘴唇上。

    席初云至今還清楚記得,那一剎那的感覺。

    好像心跳瞬間停止,就連呼吸和耳邊的聲音,全部消失,大腦一片空白,目光里只有眼前那個笑容燦爛如花的俏麗女孩……

    那一瞬的感覺,只有短暫的一秒,隨即滿心充斥著強烈的厭惡和惡心。

    他當時恨不得一巴掌將慕容蘭從自己的眼前推開。

    可沒想到,慕容蘭親了他之后,還笑得非常開心,好像吃到了嘴甜的糖果,小臉微紅,笑得更加嬌艷。

    “我叫慕容蘭,席家云少要記住我哦。”

    清清脆脆的聲音,依稀還回蕩在耳邊。

    還有當時,慕容蘭親完自己,場下響起的鼓掌和哄笑聲。

    席初云當時恥辱至極,對慕容蘭也掛上討厭至極的標簽。

    席初云看著玻璃窗上,自己的倒影,驚訝發現,想起這段回憶的時候,自己的唇角竟然在不自覺上揚。

    他驚慌轉身,趕緊收起唇角上彎起的清淺弧度,顯得有些驚慌。

    他一直認為,只要想到關于慕容蘭的一切,尤其和慕容蘭那么恥辱的初遇,都會氣得滿臉憤恨,而今日才驚訝發現,他的唇角竟然不自覺帶著笑紋。

    他想,他一定是太累了,才會有這個錯誤的表情反應。

    慕容蘭緩緩皺起眉心,不安地搖了搖頭,顯然要醒了。

    席初云沒有再多看她一眼,給她換了一瓶藥,便去洗手間洗臉醒神。

    這個時候,慕容蘭緩緩睜開她干澀發滯的雙眼,先是看了一眼周圍,見是回到席家自己的房間,目光瞬間暗淡,隨即又燃起一絲光亮。

    她趕緊吃力爬起來,四處張望,見房間里沒有人,費力地張了張干澀的嘴。

    一陣刺痛,嘴唇都裂開了細小的口子,嗓子也干澀的難受。

    席初云站在洗手間的門口,掃了她一眼,便是倒了一杯水端過來。

    慕容蘭見到席初云,猛地一顫,目光盈盈地看著他,張張口,似乎要說什么,最后她又咽了回去。

    席初云臉色冷漠,忽略慕容蘭的欲言又止,將一杯水,放在床頭柜上,慕容蘭能拿到的位置。

    慕容蘭高燒過后,嗓子干的很,正需要一杯水來滋潤。她趕緊端起水杯,大口大口的喝。

    席初云真很想提醒她,水還很燙,但慕容蘭已經猛地喝了一大口,又趕緊一口都噴了出來。

    席初云俊美的臉頰,抽動了幾下,“你是蠢嗎?”

    他的聲音不是很大,她還是肩膀一顫,捂著火痛的嘴唇,目光木訥地看向他。

    她看到他那一雙喜怒不明的琥珀色眼睛,心下一片迷惘。

    “怎么了?”她問。

    “剛剛倒的水,不知道燙?還是說,你的腦子都用在怎么算計別人!”

    他真的很生氣,就是莫名的,不知道源頭地生氣,還煩亂的要命,總想發火。

    慕容蘭眉心一皺,本想為自己解釋一點什么,但最后還是垂下長睫,一聲不出。

    席初云看著她那帶著幾分失落,幾分悲涼,幾分痛苦又無奈的表情,心下不期然一緊。

    她在擺出這副表情博同情?

    他冷哼一聲,煩亂的只想離開這里,出去透透氣。

    剛要打開門的時候,又想起來什么,回頭看了一眼慕容蘭上面的吊水。

    見還有大半瓶,他冷聲道。

    “想來你也睡醒了,自己看著,沒藥了就喊護士拔針!”

    席初云正要打開門,外面響起了輕輕的敲門聲。

    席初云打開門。

    門外的人,是一臉憂心的華姨,她小聲對席初云說。

    “少爺,小少爺還是不睡覺。這都凌晨一點多了,困的直鬧,就是不肯睡。”

    慕容蘭瞬時雙眼一亮,整個人都精神了,一把拔掉手上的針頭。

    “我去陪關關!”

    她趕緊沖下床,一臉驚喜地撲到門口。

    席初云凝眉看向好像打了雞血一樣亢奮的慕容蘭,方才還一臉病弱無力的樣子,怎么一下子變成精神飽滿雙眸晶亮的另外一個人?

    若不是慕容蘭真的有發高燒,他真的要懷疑,慕容蘭這一場又是昏倒,又是意識不清的樣子,是不是裝的。

    “不行!”

    席初云直接拒絕慕容蘭。

    “關關喜歡我,我能哄她睡覺。”

    “你感冒了,會傳染關關。”

    “……”

    慕容蘭趕緊整理一下有些微亂的長發,對席初云很認真地說,“我好了!轉身的全好了,精神飽滿,我感冒好了,不會傳染關關。”

    當席初云看到慕容蘭的手背上,竟然蜿蜒下一串血痕,臉上的驚慌再也遮掩不住。

    “你這個女人,是不是真的蠢!”

    他惱喝一聲,一把抓起慕容蘭的手,緊緊按住慕容蘭手背上的針孔。

    慕容蘭這才發現,自己流了很多血,在地毯上,一路蜿蜒到門口。

    席初云緊張拽著慕容蘭,去洗手間洗去手背上多余的血跡。

    一邊洗,他還一邊說。

    “真不知道,你這個蠢女人的腦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他又拽著慕容蘭去找膠帶,粘貼好針孔,見不再流血,這才長松口氣。

    慕容蘭一眼不眨地看著席初云,聲音很低地問了他一句。

    “你現在,似乎很關心我?”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