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12章 1212:你是不是真的愛上我了?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1212章 1212:你是不是真的愛上我了?

    麗莎見席初云的視線變得清明起來,便知道席初云聽進去她的話了。

    她走到席初云的面前,繼續輕聲說。

    “既然他們當時睡得很沉,便有極大的可能,被人算計了。云少聰明睿智,不該想不到。”

    席初云的目光,倏然收緊。

    想到那一天,他闖入宋秉文私宅的臥房,慕容蘭雖然醒了,卻是形容渾噩,意識不清。當時慕容蘭叫了宋秉文半天,宋秉文都沒有反應。

    宋秉文那個人,很機警,既是和慕容蘭偷情,也不該睡得那么死。

    席初云當時氣昏了頭,現在想想,確實疑點頗多。

    “云少關心則亂,小蘭又是云少所不信任的人,自然有一點風吹草動,就會草木皆兵。”

    麗莎雙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眼角眉梢流瀉出來的柔光都是母性的慈愛。

    “我和云少不同在于,我和秉文感情堅固,我相信他。而云少還不能看清楚自己的心,糾結掙扎又猶豫,明明想要選擇相信卻又生怕被背叛欺騙,才會稍微有一些懷疑,便否決所有的信任。”

    “云少,你有沒有想過,所有的問題可能根本不在小蘭身上,而是在云少你自己的身上。”

    席初云抬起琥珀色的眼眸,吃驚地看向麗莎。

    這個女人,確實很漂亮,尤其周身散發的成熟氣息,還有眼角眉梢透漏出來可以了然一切的通透,更是吸引人。

    怪不得,宋秉文比麗莎小很多歲,還是義無反顧地愛上麗莎。

    和麗莎聊天,可以讓人繃緊的心弦全部放松下來。

    尤其她說的話,每一個字都正中席初云的心房,即便不肯承認,卻一點反駁的余地都沒有。

    “問題在我身上?”

    席初云困惑凝眉,很想聽一聽麗莎的深入分析。

    麗莎站的有些累,便在席初云不遠處的排椅上坐了下來。

    麗莎抬頭看向慕容蘭的病房,透過通明的玻璃窗,可以清楚看到慕容蘭所在的病床。

    慕容蘭還在輸液,人也處在昏睡中,沒有蘇醒。

    “云少和小蘭的事,我也聽說不少。小蘭年少的時候,膽大敢做,一直追隨云少的身影。云少乃黑道帝王,高貴霸氣,自然討厭總是讓云少顏面盡失的小蘭。所以云少一直討厭小蘭靠近自己,而小蘭又愛的太深,不肯放手,便發生小蘭想為你生個孩子的事。”

    “她只是想借用孩子上位!”席初云口氣涼薄。

    他看著病床上的慕容蘭,一雙淺淡的眸子里,依舊泛著深深的嫌惡。

    麗莎笑著搖搖頭,“云少不了解女人。若不是真的愛一個男人,女人怎么能有勇氣為他生孩子。女人生孩子的疼痛是十二級,據說僅次于砍斷手腳的疼痛。”

    “那么疼痛的事,不是真心相愛,怎么舍得這般付出。”

    “……”

    席初云皺著眉心,沉默了。

    “我現在即將成為母親,我才知道,為自己所愛的男人生孩子,那種幸福,可以讓女人連死都不怕。”

    席初云緊繃的唇角,輕輕抽動了一下。

    “小蘭若真的想借用孩子上位,這么多年,不會在云少面前消失的那么徹底。她應該用為云少生了孩子的事,要挾云少才對。”

    接著,麗莎又說。

    “但事實證明,小蘭沒有這么做。所以說,小蘭想用孩子上位,根本不成立。她只是太愛云少,卻一直不得云少的喜歡,想為云少生個孩子,幫云少在那幾年席家動蕩的局勢中,站穩腳跟。”

    “云少,這就是小蘭真心愛你的最好證明。”

    “我也看得出來,云少其實很關心小蘭,只是心里一直橫著一根刺,不能放下,才會掩蓋了云少真正的心意。”

    麗莎不知道那句話觸及到了席初云的雷點,他忽然惱怒。

    “我根本不關心那個女人!”

    “愛上就是愛上了,不肯承認,才會糾結,才會煩亂,脾氣暴躁。這些,難道不是最好的證明嗎?”

    “是她做的那些事,不符合邏輯!太多的不符邏輯,便是別有用心。”席初云喝道。

    “那些只是云少自己的邏輯!不是女人的邏輯!女人愛一個男人,舍身忘己,全無邏輯可言。云少為何不能用坦白的態度,來面對你和小蘭之間的問題?”

    “一個生了孩子,四年時間不管不問的女人,哪有什么真心!”席初云的臉色漸漸陰郁下來,一雙眸子里也蒙上一層漆黑的陰霾。

    “小蘭有她的苦衷,云少為何不能理解一個女人,被冠上坑害了整個家族罪名后,那種絕望的心情?”

    “你才認識慕容蘭多久,你不了解她!”

    “我是不了解小蘭,但我了解女人!”

    “……”

    “云少,正視自己的心,你和小蘭的問題,就會更輕松解決。何必折磨了自己,也折磨了小蘭!我知道,今天的話,我不該說,但我真心心疼小蘭,還有關關。”

    麗莎嘆息一聲,“我確實也很慚愧,我和秉文……終究還是傷害了小蘭,我們都希望小蘭能得到幸福。你們已經有了孩子,既然有給孩子一個幸福家庭的希望,為何親手毀掉?”

    “云少,學著換一種方式,或許你們之間便不會再這樣痛苦了。”

    麗莎起身,對席初云恭敬地低下頭,便撐著沉重的腰身走了。

    席初云看著悠長的走廊盡頭,心中似有一種什么東西正在慢慢滋長。

    換一種方式?

    換一種方式!

    他的手,放在膝蓋上,輕輕抓緊,又放開。

    他的方式,難道錯了?

    雖然還很迷茫,但心情卻平定了很多,也不再那么糾結,那么煩悶。

    推開病房的門,走到慕容蘭的床前,看著床上昏睡著的女人,她安靜睡著的樣子,真的很討人喜歡,不會張牙舞爪,也不會滿身帶刺。

    他俯身下來,抬起手,輕輕觸碰了一下慕容蘭微涼的蒼白臉頰。

    “慕容蘭,換一種方式,又是什么方式?”

    “我真的不明白,為何?你會讓我的心情這么煩亂,也不懂得,為何明明厭惡你,卻又忍不住抓住你,不想放手。”

    “之前,還可以告訴自己,因為身邊太寂寞,不想一個人承受,總要找個人做伴。與其是個毫不熟悉的陌生人,不如是個從小就認識的熟人。”

    “但現在,這個借口,已經力道不足,完全支撐不住合理解釋。我依舊告訴自己,不放開你,是為了知道那個孩子的下落。”

    “現在,孩子的下落,我也知道了,為何還不打算放開你?”

    “難道……”

    他的聲音緩緩頓住,視線深深地望著慕容蘭蒼白憔悴的容顏。

    他的手指,沿著她臉頰的弧度,來回輕輕撫摸,很喜歡她臉頰上細嫩的觸感。

    “我已經愛上你了嗎?”

    說完這句話,席初云心驚的一陣輕顫。

    他驚慌收回自己的手指,一陣不知所措,臉色也變得驚亂不安。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會喜歡上你這種女人!認識這么多年,我一直都很討厭你,怎么可能喜歡上你。”

    “我的心,只屬于若熙。即便她已離開,不會再回頭。”

    席初云煩亂地在房中來回踱步,時不時看向病床上安靜沉睡的慕容蘭。

    已經晚上上,房間里的燈也亮了。

    怕吵到慕容蘭沉睡,他只點亮了鵝黃的壁燈。

    昏黃的光火下,慕容蘭精致的容顏更加迷人,好像一個沉睡的易碎瓷娃娃,讓人不禁心生憐惜。

    他的目光漸漸柔和下來,細細端詳慕容蘭安靜沉睡的容顏,不經意間連唇角緩緩上揚都沒發現。

    忽然,席初云大步沖出病房,奔到醫生的辦公室。

    “她怎么還沒有醒!不是說晚上就能醒過來!快點給她安排做檢查!”

    醫生見席初云神色駭人,嚇得不敢懈怠,趕緊安排檢查。

    等到醫生靠近慕容蘭,看到慕容蘭輕輕顫抖的睫毛的時候,便知道,慕容蘭其實已經醒了。

    一個裝睡的人,怎么叫得醒。

    醫生想了下,說道,“慕容小姐一直不醒,可能頭部出現了問題。先做個腦部CT,看看里面是不是長了東西,壓迫神經才導致的昏迷。”

    席初云聽見醫生這么說,簡直嚇壞了。

    顧若熙之前就出現,頭部長了一個瘤子,昏迷不醒的事。

    難道慕容蘭也是這種情況?

    “還愣著做什么,還不快點去做檢查!”席初云低喝一嗓子。

    “咳咳咳……”

    慕容蘭一連串地咳嗽了幾聲,漸漸醒了過來。

    醫生見慕容蘭醒了,忍住想笑的沖動,“既然慕容小姐已經醒了,便是沒事了。”

    席初云皺眉,“還是做一下檢查,更穩妥一些。”

    慕容蘭撐起沉重的眼皮,“不用了。”

    “你昏迷了很久,需要全身做個仔細檢查。”席初云不想再發生顧若熙的事,那簡直太折磨人了。

    “我說不用!我醒了,已經沒事了。”慕容蘭翻個身,背對席初云。

    醫生帶著護士,悄悄退了出去。

    席初云的眉心,皺得更深,漸漸明白過來。

    “原來你早就醒了!”

    慕容蘭將頭埋在手臂中,不說話。

    “你聽見我說的話了?”席初云的聲音冷到冰點。

    慕容蘭翻身坐起來,盯著席初云的眼睛,問道。

    “你是不是真的愛上我了?”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