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47章 1247:人都有沖動的時候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1247章 1247:人都有沖動的時候

    席初云強行將慕容蘭帶回了席家。

    一進門,席初云就牽著慕容蘭的手上樓。

    林世軍和幾位長老,趕緊簇擁上來。

    席初云不給林世軍開口的機會,直接將慕容蘭塞入她之前的房間中。

    席初云轉身正要出門,慕容蘭沖上來,攔住他。

    “是你將我攆出去,為何又帶我回來?”

    她真的很想問清楚,席初云總是左右矛盾,前后不一,到底為了什么。

    “折磨我嗎?你這個樣子,真的會將我折磨成精神病患者!”她大聲喊,就怕席初云聽不清楚。

    席初云不怒,反而笑了。

    “你難道不想再見到關關了?”

    “……”

    席初云的眼底,一片淺色流光,猶如春日里的泉水,水波漣漣。

    慕容蘭在他這樣目光的包裹下,漸漸舒緩了心口中的火氣,神色也緩和了下來。

    關關,她當然想見。

    做夢都想見到關關,和關關在一起。

    是席初云的所作所為,讓她不得不拋下關關,一個人逃避起來。

    “別想著在離開,這一次,我不放手了。”席初云清淡的口氣,無比的鄭重。

    慕容蘭心口一顫,看著他目光一片驚詫。

    他說什么?

    她出現幻聽了嗎?

    席初云見她一臉懵然,緩緩靠近一步,唇角帶著一抹淺薄的笑容,眼底卻異常的柔和。

    “我說,我不會再放手了,高興的不會說話了嗎?”

    “……”

    “怎么了?一臉茫然的樣子,要讓我以為,你想拒絕了。還是說,我的話,讓你激動的不會了反應。”

    慕容蘭猛地回神,一搖頭,驚懼地看著他。

    “你是不是,又在打什么主意?又要開始和我玩新的游戲嗎?規則是什么?”

    “……”

    席初云無語。

    “你不告訴我規則也好,我會自己摸索。但在我戰斗力還沒被你掏空的時候,我還是不會輕易認輸。”

    她的神色有些惶惑,一時間根本無法接受,席初云說的“不會放手”。

    她不會再輕易相信他,他已經不止一次否認,對她已經動心。她也不會傻傻地認為,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因為已經喜歡上她。

    這個男人,只是還沒玩夠,只是覺得她還有被他戲耍下去的價值而已。

    席初云見慕容蘭這樣說,先是有點哭笑不得,隨即便微慍起來。但轉念,他又將那一絲不悅壓制了下去。

    這個女人能再次回來,回到他的身邊,他很開心,不想再讓她有任何理由選擇逃避。

    他不想再品嘗一次,失去她消息的彷徨,感覺整個世界都空了,那滋味真真難嘗。

    “這確實是一場很好玩的游戲,你想玩,我也奉陪到底。”

    他抬起寬厚的掌心,輕輕撫摸在慕容蘭的臉頰上,拇指在她的臉頰上緩緩摩挲。

    “我會征服你。”

    他輕輕開口,一字一頓,鏗鏘有力。

    慕容蘭心口倏然顫抖的厲害,想要逃開他的掌心,卻又不禁沉迷他掌心的溫度。

    “我會等著,你徹底臣服的一天。”他貼近她的臉頰,在她的唇角上,輕啜一口。

    見慕容蘭緊張的臉色煞白,他勾起唇角,邪魅雅然一笑。

    她渾身又是一顫,四肢百骸都變得麻木,知覺遲鈍,鼻端只有滿滿的席初云的味道。

    她抬起水蒙蒙的眸子,聲音兀地沙啞,“……臣服?你想要什么樣子的臣服?”

    席初云想了想,卻沒告訴她,唇角只帶著更加深邃的笑容。

    “我的心……是肉做的,經受不起一再的槍林彈雨……”她閉上一雙明眸,眼角眉梢盈上一層痛徹心底的哀傷。

    她這個樣子,讓他心口不期然一顫,雙唇蠕動,心口深處傳來絲絲扯痛……

    “小蘭。”他嘆息地呼喚一聲。

    他張開雙臂,一把將她擁入懷中,想慰籍她因他而受到的所有痛苦。

    慕容蘭的雙手,抵在他的胸口上,想要推開,卻又忍不住貪戀,掌心便軟軟地熨貼在他的胸口上。

    屬于他的懷抱,能陪伴她多久?

    可是她值得擁有的溫暖巢穴?可是她慕容蘭值得抓住一輩子的最終避風港?

    一切的答案都是不確定的。

    在這個男人,玩膩了她之后,會不會又一次將她冷漠推開?

    就好像貓捉老鼠的游戲,他是貓,她是老鼠,直到她筋疲力竭,才被他徹底一口咬死,再無生機。

    她害怕那一天的到來。

    也真的害怕他在給自己一次千瘡百孔的傷痛。

    “小蘭……”席初云聲音低沉,頓了頓,又道,“關關很想你。”

    “……”

    慕容蘭的嬌軀,明顯一陣劇烈顫抖。

    “就算為了關關,安靜地留下來。”他的聲音更加低沉,隱約之中,帶著一點點祈求。

    慕容蘭驚駭地張大明眸。

    她抬眸看他,只見他抱著她,深深閉著一雙眸子。

    這個男人,高傲的不可一世,天下唯我獨尊,居然也能用類似哀求的口氣對她說話。

    “這個家里,還是有你的存在,才更充實一些。”他緩緩道。

    他討厭極了,回到家里,即便到處都是人,還是覺得家里空空如也的感覺。

    那個時候,才恍然發現,只有慕容蘭的存在,才能讓他心底最深處空蕩的位置,瞬間填滿。

    席初云見慕容蘭一直不說話,緩緩睜開眸子,低頭望著她的眼睛,聲音輕緩。

    “關關天天吵著找你,實在太煩了。”

    “……”

    好吧,慕容蘭知道,他只是為了關關,才將她執意找回來。

    “再不許偷偷跑掉!”席初云轉而又霸氣道,“即便你跑到天涯海角,我還是能找到你。別白費力氣!”

    “……”

    席初云淺色的眸,好像能看穿慕容蘭的心事,“只要你乖乖聽話,我不再限制你接近關關。”

    慕容蘭的臉上,終于有了笑容,眼底也泛起一層晶亮的光彩。

    “但有一點,你必須答應我。”席初云道。

    “什么?”

    “別想著,偷偷帶關關走!”

    “呃……”他竟然又看穿了她的心思。

    “這里才是你們的家,不管走到哪里,那都不是你們的家。”

    慕容蘭不知為何,心里一暖,化開層層漣漪,卻在不經意間,熱淚盈眶。

    她趕緊低下頭,努力笑著,忍住眼角的熱燙。心中一直揮之不散的陰霾,竟然漸漸散開,心情一下子明朗不少。

    “我知道了。”

    席初云放開慕容蘭,正要出門,慕容蘭喚住他。

    “那個,司海他……”

    她很想問,他打算如何對待司海。

    “我們之間,真的沒有私奔,也什么事都沒有,他是無辜的,你不要……”她看到席初云看過來,慍惱又霸氣的目光,她的聲音頓住。

    這個男人,似乎很忌諱她在他面前提起任何別的男人,之前的宋秉文也是。

    “你能讓我開心,他自然沒事。”席初云低喝一聲。

    “……”

    好吧,她承認,席初云很善于抓住人的弱點,加以利用,操控別人的自由。

    “我相信,你不是不知是非的人!”慕容蘭道。

    “人都有沖動的時候,沒有理智,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時候!”席初云聲音陰沉。

    席初云開門出去,獨留下慕容蘭一個人在房里。

    席初云大步下樓,林世軍趕緊迎上來。

    “云少,這個用槍口指著你的女人,怎么能又帶回來!我們各位長老還商量著,要如何處置慕容蘭!”林世軍道。

    席初云卻是一笑,“之前和各位長老就說過,這個女人,精神狀態不太好,剛剛出了醫院。”

    “既然精神不好,就更不能留在云少身邊!云少的安危關系整個家族的存亡,讓她留在席家,對云少太危險了!”

    “我的安危豈能被一個女人威脅到!”席初云雖然淺笑著,口氣卻沉了下來,顯然已經不悅。

    林世軍雖然有些畏懼,但還是道,“云少,你不能一意孤行!總要照顧到整個家族!她既然有精神病,萬一再用槍口指著云少,未必有上次沒有子彈那么幸運!”

    “正是因為她有精神病,才要帶回來親自看著!不然,在外面惹出什么事,也是我們席家照看不周的責任。”

    席初云緩步走到林世軍的面前,高頎的身影,居高臨下,“這個女人,恨透了宋秉文的拋棄,一直喊著要去宋家報仇。我真的很擔心,她一時發病,沖去宋家,傷了秉文和宋老。”

    “秉文的孩子剛剛出生,可經不起任何風波,還是暫時將她留在席家,我親自照看,才更放心一些。”

    席初云含笑的聲音,無波無瀾,不冷不熱,卻讓林世軍心口懸的老高,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席初云故意在他面前提起宋家,便是察覺到,他和宋成安私下聯手的事。

    林世軍明顯感覺到席初云眼底的危險,掙扎半天也沒說出一個字來。

    “林長老竟然想在席家一直住著,就不要過多插手我的私事,不然我會生氣的。”席初云拍了拍林世軍的肩膀,笑著轉身而去。

    林世軍兀地雙腿一軟,差一點栽倒在地,趕緊從懷里將降壓藥拿出來,塞了兩片藥到嘴里。

    席初云仰頭看了一眼樓上慕容蘭房間的方向。

    這個女人,還不知道,宋成安一直暗中派人四處抓她。

    若不是他先一步找到她,她早就落入宋成安手里了。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