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28章 1428:誰都不許離開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1428章 1428:誰都不許離開

    董天磊一把將搖搖欲墜的顧若熙抱住,不住呼喚她。

    “若熙,若熙……你怎么了!”

    顧若熙抓緊手里的手機,渾身都在不住地顫抖,眼淚也簌簌地掉落下來。

    她不住顫抖的唇瓣,已經說不出完整的句子。

    “我要……我要找羿辰,我要找羿辰……”

    “若熙,到底出了什么事?可以告訴我嗎?我能幫你做些什么?”雖然董天磊不知道其中的內情,但從顧若熙蒼白如雪的臉色,也看得出來一定出了什么大事。

    顧若熙神情呆木,冰冷的手死死抓住董天磊的手。

    “我要找羿辰,我要找到他……”

    “好!我幫你找!但是你現在的狀態,還可以嗎?要不我先送你回去休息,我去找人。”

    顧若熙趕緊搖頭,“我自己找他,我必須自己找……”

    她就像個失去了靈魂的空殼,目光呆滯無光地環視四周,推開董天磊的懷抱,搖搖晃晃地站起來。

    賓客們都已經登上甲板,準備欣賞海上的焰火表演。

    大家的臉上都帶著笑容,互相談笑著這場婚禮,抑或是彼此間生意上的往來。

    顧若熙一步步走過去,神情呆滯,雙目無光,站在那群臉上帶滿官方笑容的人群中,那么格格不入。

    這個時候,趙默走了過來,“夫人。”

    顧若熙訥訥看向趙默,趙默臉色焦急,附在顧若熙的耳邊低語了一陣。

    原來,破壞宋成安安裝在船上手機信號攔截器的人,正是趙默。

    這個時候,大家也都驚訝發現,“我的手機有信號了!”

    “看來今天果然是因為海上信號不好。”

    “馬上就要放焰火了,船也要返航了。”

    “今天的婚宴很圓滿,只是沒有見到蘇小姐露面,實在遺憾……”

    顧若熙對著人群,大喊一聲。

    “羿辰不見了,你們誰看見他了!”

    大家目光詫異地看向顧若熙,一個個面面相覷。

    “他不見了,誰看到他了!”顧若熙迎著海風大聲喊。

    大家互相議論起來,“好像自從陸少送陸太太回房間休息,再沒見到陸少了。”

    “是啊是啊,我也沒看到。”

    “不對!你們一定有人看到他了,卻不肯說出來!”顧若熙對著人群繼續大聲喊。

    大家更是尷尬了,“陸太太,我們確實沒有看到陸少。”

    焰火“砰砰”綻放,將海上夜空點綴的斑斕絢麗,倒影著海面上的火光,一片流光幻彩。

    大家紛紛抬頭觀賞焰火,不再關注顧若熙。

    顧若熙見狀,趕緊用盡力氣更高聲地喊,“誰看到羿辰了!告訴我,你們誰看到他了!”

    大家紛紛不太高興地重新看向顧若熙。

    “我們確實沒看到。”

    “是啊!真的沒有看到陸少!”

    宋成安也在人群之中,坐在輪椅上,臉上帶著和悅的笑容,只是在他身后推著輪椅的人,不再是麥亞琪,而是一個保鏢。

    “陸太太一定是太過焦急,有點神志不清了。”宋成安笑呵呵地開口。

    “難道陸太太是覺得,是我們之中的誰,將陸少一個大男人藏起來了不成?”宋成安笑得更加揶揄嘲諷。

    大家都很贊同宋成安的說法,紛紛低聲說。

    “我們確實沒看到陸少,陸太太不如去別的地方找找。”

    “或許陸少喝了酒,暫時在某處休息了也說不定!”

    “陸太太可以給陸少打電話,問他在哪里。”

    “我們確實沒見到陸少。”

    董天磊見顧若熙有些失常,趕緊過來,試圖帶顧若熙去別的地方尋人,可顧若熙卻將董天磊推開了。

    “我不相信!你們一定有人看到他了,只是不肯告訴我!今天誰都不許離開甲板!”顧若熙道。

    大家紛紛不滿起來,也都沒有心情去觀賞焰火了。

    “陸太太,怎么就不相信?我們確實沒見到陸少。”

    “不讓我們離開甲板,是不是有點過份了!難道陸太太真的懷疑我們,將陸少藏起來不成。”

    “就是啊,陸少是什么人都能藏起來的人物嗎?”

    大家不禁諷笑起來,“陸太太一定是因為找不到陸少,著急的不正常了。”

    “不過一時半會找不到人,陸太太就沉不住氣了,陸太太也太黏陸少了!”

    大家紛紛嘲笑起來。

    董天磊趕緊幫忙安撫,“抱歉,若熙喝了點酒,可能醉了!”

    董天磊趕緊帶顧若熙回去,顧若熙還是將董天磊一把推開,對著那群人,尤其是人群中的宋成安,目光憎恨又鋒利。

    宋成安似被什么東西蜇了一下,猛然看向顧若熙,心下漸漸生了寒意。

    最遺憾的,莫過于就是沒有將顧若熙一并丟入大海。

    不過,他不著急。

    即便不能再成功動手,留下一個女人,還能成什么氣候。

    宋成安現在心情很好,只等游輪返航,不想再多生事端,將他拉入是非的漩渦。

    他的如意算盤打的很響亮,只要陸羿辰和祁少瑾死了,即便尸體從大海中打撈出來,這件事也和他沒有任何關系。

    “說到陸少不見了,好像整個宴會也再沒見到祁少。”宋成安高聲道。

    大家這才發現,一向不合群,不善于與人交集往來的祁少瑾,確實不在場。只是大家誰都沒有注意到,祁少瑾到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不見的。

    只有那些個漂亮的千金名媛,才會將注意力放在祁少瑾這個重量級黃金單身漢身上。

    “陸少送陸太太回房間休息的時候,祁少就也跟著走了!然后再沒有回來過。”其中一個世家千金道。

    宋成安唇角的笑容更深,“聽說陸少和祁少因為陸太太的關系,一直不睦,他們不會酒后失態,找個地方解決個人恩怨去了吧。”

    宋成安完全是在拋磚引玉,他要牽引大家的方向,將陸羿辰和祁少瑾之間的矛盾擴大,等到他們的尸體從海里發現的時候,也可以讓大家認為,陸羿辰和祁少瑾之間是因為一個女人發生爭執,最后雙雙墜海身亡。

    那樣的話,他的嫌疑就完全洗清了。

    只要蘇婷婷沒機會將真相說出來!

    顧若熙知道,宋成安在用這話來誤導大家的方向,但大家不知情,一個個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紛紛低聲議論起來。

    “誰不知道,陸少和祁少因為陸太太,一直矛盾很深!還曾經因為陸太太,倆人多次大打出手,還上過新聞頭條呢!”

    “對啊!陸太太魅力無邊,不僅僅祁少對陸太太一往情深,就連席家云少也對陸太太死心塌地!”

    “你們說,若一個女人安守本分的話,怎么會有那么多的男人對她難舍難分,肯定是她啊……”

    幾個女人湊在一起,一陣耳語,接著便都嘲諷地肆笑起來。

    顧若熙自然曉得,她們不會說什么好聽的話。在這群人的眼里,她就是那種有心機,慣會在男人之間耍手腕的女人。

    她不在乎這些人說她什么,她只要守護住自己的幸福,還有那個她最愛的男人。

    “這里的每一個人,從現在開始,誰都不許離開甲板上!”

    大家雖然都很不滿意,但也不敢多說什么。

    顧若熙有陸氏辰光集團女主人的身份,還是席家上一代當家人的女兒,有席家作為靠山,這群人不敢明目張膽得罪顧若熙。

    宋成安心有成竹一笑,“陸太太,你怎么就知道,你還能找到陸少?”

    “游輪就這么大,我不相信找不到他!”顧若熙的聲音有力又冰冷,眼光之中迸射出對宋成安的恨意。

    宋成安笑起來,“八成陸少和祁少現在正在某個別人不知道的角落里,又因為一個女人對戰也說不定。”

    顧若熙恨恨地抓緊自己的拳頭,真恨不得沖上去,將宋成安打得鼻青臉腫。

    但她現在不能那樣做。

    “趙默,你帶人在整個游輪仔細搜,務必盡快找到少爺!”顧若熙對趙默說。

    “是!夫人。”

    趙默趕緊帶人去找陸羿辰。

    顧若熙的雙手更用力地抓緊,倔強地圈住眼里的淚水,不肯讓一滴掉落下來。

    她射向宋成安的目光,充滿憎恨,好像淬毒的利劍。

    宋成安也看著顧若熙,唇角帶著淺薄的笑意,遮不住眼角泛起的殺意。

    顧若熙忍著心底泛濫的疼痛,努力將聲音放緩下來,低聲問宋成安。

    “敢問宋老,您的兒媳麥小姐怎么不在這里?”

    大家這才發現,宋成安身邊陪伴的人,竟然不是麥亞琪,好像也很長時間沒見到麥亞琪了。

    這個時候,大家也驚訝發現,還有一個人不在甲板上。

    那個人正是……

    “云少怎么也不在?”

    “是啊!云少去哪里了?”

    “好像許久沒見到云少人了!應該在宴會上就離開了。”

    “今天晚上是怎么了?怎么這么多人不見蹤影!”

    顧若熙這才發現,席初云確實不在這里,她倏然收緊眉心,悄悄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時間,繼續拖延。

    “在沒找到羿辰之前,希望大家配合,誰都不能離開甲板。”

    大家還算配合,都說不會離開。

    宋成安笑得很自在,還讓保鏢倒一杯香檳給他,搖晃著杯子中透明的液體,他笑瞇瞇地抿了一口。

    所有人都在等,趙默快點找到陸羿辰回來,而只有宋成安知道……

    陸羿辰,回不來了。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