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44章 1644:這個爸爸,我認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1644章 1644:這個爸爸,我認

    喬輕雪站住腳步,卻沒有回頭。

    身后傳來緩緩的腳步聲,她知道,是喬媽媽走了過來。

    喬媽媽站在喬輕雪的身后,望著喬輕雪,好像有什么話要說,卻遲遲不肯開口。

    喬輕雪沒耐心等待,聲音很低地道,“我不會再來了!就當我從來沒有出現過,也請你不要再叫我野種!”

    “我喬輕雪……從來沒想過得到你們喬家一分錢,況且……我也有父母,不過他們在多年前死于車禍。”

    “所以喬伯母不要擔心,你們喬家的東西,我一個外人不會覬覦半分。”

    喬媽媽緩緩走到喬輕雪的面前,神色為難又掙扎。

    喬輕雪不想等她開口,直接從喬媽媽的身邊擦身而過。

    喬媽媽伸著手,想要喚住她,最后還是沒能發出聲音來。

    喬沐風皺著眉,“媽!”

    喬媽媽低下頭,嘆息一聲,“沐風啊,媽媽真的是擔心有人搶走本屬于你的東西。”

    喬沐風點點頭,“嗯,我知道了。我進去看看爸爸。”

    喬爸爸正是輸液,躺在病床上,雙眼緊閉,眉心緊蹙。

    喬沐風抬起手,輕輕將喬爸爸皺緊的眉心撫平,他又習慣性地皺了起來,好像在他的睡夢中,也處在愁悶不堪的夢境里。

    喬沐風握住爸爸的手,“爸,別傷心,我會想辦法勸媽媽接受輕雪。”

    “爸,輕雪能主動來看望你,是好的開始,說明她心里有當你是爸爸了。”

    “爸,放寬心,輕雪一定會認你。”

    喬爸爸皺緊的眉心,終于緩緩放開了,安穩地沉沉睡去。

    喬媽媽站在一旁,望著跟自己過了一輩子,吵了一輩子的丈夫,如今躺在病床上情況不妙,忽然悲上心頭,眼淚又涌了出來。

    喬媽媽默默轉身,疲憊不堪地離開醫院。

    她回到家里時,康喬正抱著慕慕,坐在花園里的秋千上。康喬軟聲軟語地哄著懷里咿咿呀呀的慕慕,慕慕還不會說話,也聽不懂康喬在說什么,但康喬還是和慕慕聊得很開心。

    “慕慕,你看秋千的繩子上,爬了幾朵牽牛花。”

    “是紫色的,還有白色的。”

    “是不是很漂亮?”

    “媽媽也覺得很漂亮,呵呵……”

    喬媽媽站在不遠處,看著康喬和慕慕,依稀看到了多年前只有沐風陪在身邊的自己。

    她也曾抱著沐風,坐在秋千上,對著沐風自言自語。雖然笑得很開心,但心里的空冷,唯有自己知道。

    喬媽媽緩步走過去,輕聲問康喬。

    “你會不會覺得冷?”

    康喬愣了一下,抬頭看了一眼火熱的太陽,搖搖頭,“今天很熱,太太是不是感冒了?”

    喬媽媽見話不投機,便不多說,“趕緊進屋吧!太陽這么熱,曬壞了慕慕。”

    “哦。”

    康喬趕緊抱著慕慕進屋。

    慕慕在康喬的懷里,小手不住亂抓,康喬跟著喬媽媽,問她。

    “太太,老爺情況怎么樣了?”

    “還那樣!”

    喬媽媽一步步上樓,康喬抱著慕慕也跟著上樓。

    “我想去醫院……看望一下老爺……”康喬很小聲很小聲地說。

    “去吧!正好快晚飯了,帶飯菜過去。”

    康喬一愣,沒想到喬媽媽這么爽快答應了,她之前提出想去醫院幫忙,喬媽媽還斥責她不知好歹,竟然舔臉出去拋頭露面,給喬家丟人。

    “好!我現在就去準備晚飯!”

    康喬很高興,將慕慕交給傭人,便匆匆去廚房準備晚飯。

    那是沐風的爸爸,慕慕的爺爺,他住院,她是真的很擔心,也想為沐風分擔一些。

    就在康喬做好飯,想要拿著食盒出門的時候,喬媽媽從房間出來,喚住了康喬。

    “你還是不要去了,我去吧。”

    喬媽媽下樓,將食盒從康喬的手里接了過來,“你在家里看著慕慕吧!”

    “可是……”

    她很想過去看望一下喬爸爸。

    喬媽媽穿好鞋,望著康喬,說道,“慕慕現在擁有夏氏和喬氏兩家一半的股份,是夏家和喬家最小的最大股東。康喬,在你心里,是不是一直盼著慕慕快點長大?那樣的話,慕慕就能護著你了?”

    康喬一頭霧水,“沒有啊。”

    “你是不是覺得,慕慕擁有的一切,就是你的?”

    康喬連連搖頭,“真的沒有。”

    “沒有最好!你要切記,你只是負責照顧慕慕的保姆而已。”

    康喬心口倏然一疼,低下頭,默默忍下所有難過。

    喬媽媽推開門往外走,忽然又回過頭來,對康喬說。

    “你是不是覺得,這個天底下,只有慕慕一個人陪伴你,真心待你?”

    康喬愣了愣,隨即輕輕點下頭。

    喬媽媽搖搖頭,“不要有這樣的想法,你要記住,你現在還很年輕,將來還有大把的好時光。不要將自己的全部青春,耗光在孩子身上。”

    “執念,往往能毀掉一個人的一生,最后想回頭,卻已泥足深陷,無法抽身。”

    喬媽媽上車走了。

    康喬云里霧里,想不明白,為何喬媽媽今天這么奇怪?

    喬爸爸躺在病床上,幾天都沒有蘇醒過來。

    期間有幾次睜開眼睛,卻在四處尋人,嘴里含糊不清地喊著什么。

    喬沐風知道,爸爸一定是在找喬輕雪,喊著的也一定是喬輕雪的名字。即便在他意識不清中,依舊擔心媽媽對喬輕雪不利,欺負喬輕雪。

    喬沐風很心酸,爸爸是真心想認這個女兒,可是輕雪在經歷了這一次的爭吵之后,只怕更難回頭。

    喬輕雪回到家里幾天,也是心神不寧,上班的時候也經常溜神。

    她明明很抗拒和喬正中相認,但又很擔心喬正中的病情,總是時不時在想,他有沒有好一些,有沒有醒過來,病情會不會惡化。

    抑或還會想到最壞的結果,萬一他這一次再不能醒來,沒有和他相認,自己會不會后悔?

    喬輕雪想了許久,也沒有答案。

    她便去問殷凱,“阿凱,你沒和你的親生父親相認,臨終前也是為了讓媽咪如愿,才喊了他一聲爸爸,你會不會覺得后悔?因為你的那一聲爸爸,不是出于真心。”

    殷凱想了想,“不后悔,只是惋惜。”

    “惋惜什么?”

    “惋惜自己的親生父親,不是一個好人!如果他是一個好人,不是十惡不赦的大壞蛋,該有多好。”

    “那樣的話,你就會由衷喊他一聲爸爸嗎?”

    殷凱點了點頭,“為什么不?畢竟是他讓我來到這個世上!”

    “可你不怨他,沒有給你一個完整的家?”

    “為什么怨他?上一代沒有緣分走到一起,又不是他們的錯!我覺得,有的時候還是隨緣的好,大家都輕松!”殷凱無所謂地攤著手。

    喬輕雪覺得在殷凱這里,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便又去找顧若熙。

    “輕雪,你怨恨他?”

    喬輕雪想了想,搖搖頭,“沒什么好怨恨的,因為我和他……怎么說呢,他就好像忽然蹦出來的爸爸一樣,談不上怨恨。”

    “可我在你的身上,還是看到了怨恨。輕雪,世上的人都沒辦法選擇自己的出身,其實你不該抱怨,活在當下,滿意所有經歷的現狀,才最重要。”

    顧若熙又道,“你現在的心情,我經歷過。當我爸爸忽然跑出來,認我的時候,我也怨恨他,為什么來打擾我平靜的生活。”

    “可后來,我還是選擇順服血濃于水的親情。”

    “輕雪,雖然他從來沒在你的生命里出現過,為你做過什么,但是親情真的割舍不掉。”

    “可是若熙,你沒有繼母,沒人追著你罵野種。”喬輕雪苦惱地抓抓頭,“我現在真的很煩!我不想當野種,可是……我看他躺在病床上,說話的力氣都沒有,看到我那一刻就哭了,我的心里……”

    喬輕雪捂住心口的位置,“當時我的眼淚,唰地一下就掉下來了,止都止不住。我都不知道,那是為什么。”

    喬輕雪擦了擦潮濕的眼角,“你看,我現在又忍不住了!”

    喬輕雪努力笑了笑,“我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可笑,對一個不熟悉的陌生人,輕易掉了眼淚。”

    顧若熙笑著望著她,“輕雪,那是因為親情啊!你的身體里,流淌著他的血。這種感情,很奇妙的。不是你覺得他是陌生人,他便是陌生人。”

    “若熙,我只是喂他喝了一口水,他就激動的淚流不止,我我……”喬輕雪緊緊按著心口的位置,“我當時有一種,很想對他好的沖動,我差一點就撲上去抱住他了。”

    顧若熙握住喬輕雪的手,輕輕地拍了拍她的手背。

    “輕雪,跟著自己的心走吧!你其實很想與他相認。”

    喬輕雪搖頭,“我真的不想做野種。”

    “何必在乎喬媽媽說什么!她恨你,也在常理當中,在她的觀念里,你是她丈夫出軌后生的女兒,她無法接受你。但在喬爸爸的眼中,你是他最愛的女人和他生的女兒,他愿意毫無條件地愛你。”

    “輕雪,你不想承受罵名,但是你也不能因為這個便割舍了親情。你還有親人在世,真的很幸運,我知道真相的時候,真心為你感到開心。”

    喬輕雪咬了咬嘴唇,臉上漸漸浮現了笑容。

    “若熙,原來打算承認的時候,心里會好輕松,好開心。”

    “當然啊,在你的心底深處,還是想認這個爸爸。”

    喬輕雪笑起來,擁抱住顧若熙,“好!這個爸爸,我認了!”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