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32章 136:他不會犯罪吧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1832章 136:他不會犯罪吧

    席圣昱親自送陸唯惜回了陸家。

    彼時天色已黑,四處亮著路燈。

    席圣昱望著陸家那棟已有年代的古舊城堡般的別墅,好像蟄伏在黑夜里的猛獸,心中思緒一片翻涌。

    他低頭看向在車內已經睡著的陸唯惜和小澤,目光漸漸柔軟了下來。

    他忽然有個沖動,如果現在小澤是他的兒子,而陸唯惜是他的女人,該有多好。

    但是……

    這么多年,他從來沒有聽說陸唯惜嫁人生子的消息,她到底是什么時候和男人生了孩子?

    她也不過才二十一歲,小澤已經四歲了……

    難道在她十六七歲的時候,被男人欺負,所以才懷了孩子?

    這么想著,他不禁心口一疼。

    他輕輕抬手,撫摸了一下陸唯惜精美的臉頰,她的睫毛輕輕顫抖了一下,他趕緊抽回自己的手,恢復了一張冷臉。

    陸唯惜漸漸轉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發現已經到家,趕緊搖了搖小澤。

    “小澤,小澤,我們到家了。”

    陸唯惜聽說爸爸媽咪回來,早就想回家了,但是爸爸媽咪卻讓她在國外再多玩幾天再回來。

    小澤揉了揉眼睛醒過來。

    席圣昱發現他們醒來的樣子,都那些相像,心口又是尖銳一疼。

    他抬頭看向陸家大宅,在那里面,是不是住著小澤的親生父親?那個男人和陸唯惜就是生活在這里吧?

    “下車!”

    席圣昱冷喝一聲。

    陸唯惜瞪了席圣昱一眼,抱著小澤小車,“小澤,我們走!”

    陸唯惜和小澤剛下車,席圣昱開著車子,猛地沖了出去,很快便消失在路燈揮灑的公路上。

    陸唯惜眼底的嬌縱,漸漸散去,換上一雙噙滿淡淡憂傷的眼眸。

    席圣昱。

    你可知道,我等了你十年,可再相見,一切都已不再是原來的樣子了。

    小澤順著陸唯惜的視線,看向席圣昱消失的方向,“我想起來了,他和你的王子長得好像!”

    “他是不是照片里的那個男人?你說,那是你等待的王子!是他對嗎?”

    小澤仰著小腦袋,望著陸唯惜。

    “現在已經不是了!”陸唯惜生氣轉身,跑回陸家大宅。

    小澤無辜地聳聳肩,“為什么都兇我?我又沒惹禍。”

    陸唯惜撲到顧若熙的懷里,軟綿綿的撒嬌。

    顧若熙緊緊抱住女兒,一下一下撫摸女兒柔軟的長發。

    陸羿辰在一旁低低地笑著,“上個月的時候,你們還見過,怎么弄得好像多少年沒見一樣。”

    顧若熙和陸唯惜都笑了,陸唯惜像個小孩子一樣依偎在媽咪的懷抱里,嘟著小嘴說。

    “爸爸,我好想你和媽咪。”

    “小澤過來。”陸羿辰笑著呼喚小澤。

    小澤規規矩矩地走過來,軟綿綿地喊了一聲,“舅舅。”

    “我們的小澤,快來抱抱。”顧若熙抱起小澤,在小澤的臉蛋上親了一口。

    小澤摟住顧若熙的脖頸,親昵地呼喚了一聲,“姑姑,小澤好想你們。”

    接著,顧若熙嗔怪一聲,“宇軒也真是的,居然相信唯惜帶小澤。還讓唯惜一個人將小澤從澳大利亞帶了回來。”

    “小澤都回來了,可馨和宇軒只怕也快回來了。”陸羿辰笑著說。

    安可馨和顧宇軒也沒想到,只是出海潛水玩兩天,將小澤暫時交給陸唯惜照看一下,而陸唯惜卻將小澤帶回了國。

    “不是陸唯惜一個人帶我回來的,還有……”小澤剛開口,便被陸唯惜打斷。

    “啊咳咳!”陸唯惜趕緊咳嗽兩聲,將小澤從顧若熙的懷里奪下來,丟在一旁。

    “已經晚上十一點了,小澤你睡覺的時間已經過了,快去睡覺。”

    小澤看了看腕表,便回房間去睡覺了。

    陸唯惜又在父母的懷里撒嬌了一陣,便也回房間去了。

    她現在的心情很沉重,總覺得失落落的,好像缺少了點什么東西似的空蕩。

    席關關站在房間門口,看到正往房間走的陸唯惜。

    陸唯惜一愣,看到席圣昱的姐姐在家里,心里多少都覺得震撼。

    陸唯惜打了個招呼,便逃回了房間。

    席關關也沒多說什么。

    她來這里,是為了等陸千琪,只要陸千琪不回來,她都會一直等下去。

    陸凝約了席關關見面。

    多年沒見的好友,終于重逢,陸凝一把抱住席關關,泣不成聲。

    “你當年,怎么說走就走了,都不和我道一聲別,害得我這么多年一直擔心你。”

    席關關微微一笑,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活潑開朗的貪吃關,氣質變得溫柔又高貴,一舉一動也都透著溫婉的優雅。

    “妞妞,當年全家走的匆忙,沒來得及聯系你。”

    “那么你這次回來,就不走了對嗎?”

    席關關的目光有一瞬的放空,“沒見到他之前,我是不會走的。”

    “這么多年,你們沒有在一起?”

    席關關搖搖頭,“我和他也有十年沒見了。”

    “你們一起消失,竟然沒在一起!”

    “當年……他去了美國,而我去了法國……”

    接著,席關關問陸凝,“你知道蔣明峻去了哪里嗎?”

    “什么?蔣明峻也沒有和你們在一起?”

    席關關搖搖頭,“十年前,我們也分開了,我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里。妞妞,你這么多年,見過他嗎?”

    陸凝搖搖頭,“十年前,你們三家都走了之后,我就再沒見過蔣明峻了。”

    “關關,你告訴我,當年到底出了什么事?”

    席關關搖搖頭,“抱歉妞妞,我不能說。”

    “為什么?”

    “這件事牽扯了很多人,我真的不能說。當時我們也說好,會對外保密,任何人都不能說。”

    陸凝見席關關逃避這個問題,只好不再多問。

    席關關低下頭,長長的羽睫遮住了一雙漂亮的眼眸,“是我對不起大家,都是我的錯……”

    “關關,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你也不能一直自責。你一直都是最快樂的關關!”

    席關關看向窗外,外面正淅淅瀝瀝地下著雨,好像她的心情一樣昏暗無光。

    “也不知道,蔣明峻什么時候會有消息。”

    陸凝湊近到席關關面前,“關關,你到底是在等我叔叔陸千琪,還是在等蔣明峻?”

    席關關望著陸凝,忽然說不出話來。

    陸凝擺擺手,轉移話題,“我叔叔這次回來,我都不知道。他怎么這么神秘?若不是你告訴我,我都不知道他回來了。”

    “關關,他不會犯罪了吧?怎么一直藏著自己。”

    席關關的臉色慌亂起來,趕緊搖頭,“沒有沒有!他怎么會犯罪!”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