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49章 153:到底誰傷誰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第1849章 153:到底誰傷誰

    陸千琪萬萬沒想到,在凌晨三點這個時間,會有一個穿著睡衣的男人,從殷梓瑜的住所里出來。

    那個男人居然是曾經和殷梓瑜差一點結婚的葉帆雨,他一直認為是他最好的朋友!

    陸千琪高頎的身體,猛地搖晃了一下。

    他感覺,自己堅持的強大信念,一下子就崩塌了。

    殷梓瑜看到陸千琪眼底的絕滅,心口倏然一疼,但她還是一把挽住了葉帆雨的手臂。

    “你來做什么!我和帆雨商量好,最近就要結婚了!別再來找我!”

    葉帆雨想解釋點什么,殷梓瑜卻緊緊拽著他,不肯放手。

    殷梓瑜強硬地將葉帆雨,拽回房子里,一把關上門。

    陸千琪站在空蕩的院子里,有些茫然若失。

    她終究選擇了葉帆雨!

    陸千琪失落轉身,腳步沉重地離開。

    殷梓瑜站在窗前,看著他離去的背影,雙手放在小腹上,泣不成聲。

    “梓瑜,你為什么騙他!”葉帆雨站在她的后面,沉聲問。

    “我親眼看到,在機場他的身邊,有一個和他穿著情侶裝的女人!那女人親昵地挽著他的手臂,應該就是他在外面的女人吧……”

    她當時鼓足了所有的勇氣沖去機場見他,可沒想到卻看到另她傷心欲絕的一幕。

    葉帆雨握緊拳頭,“陸千琪絕對不會是這種人!”

    葉帆雨轉身,推門出去,他要去找陸千琪問清楚。

    陸千琪回到陸家的時候,魏新恩已經不在他的房間里。衣柜的門,被卸了下來,歪歪斜斜地倒在地板上。

    那個女人,一向有強大的破壞力,他也知道,一個衣柜根本鎖不住她。

    魏新恩的手上,還帶著手銬,她根據陸千琪的定位,開車走了很遠,最后發現陸千琪又回了陸家,又趕緊驅車回到陸家。

    清晨的陽光亮了起來。

    魏新恩剛到陸家大門口,迎面又駛來一輛車,同樣急騁的速度,差一點和魏新恩的車子撞個滿懷。

    魏新恩趕緊調轉車頭,車子沖入一側的綠化帶。

    葉帆雨從車上下來,他急于來找陸千琪,睡衣還未換下。

    魏新恩也從車子上跳下來,依舊一身黑色的緊身衣,梳著馬尾辮,干凈利索,一身英姿颯爽。

    “你是怎么開車的!”

    葉帆雨掃了那個女人一眼,便已知道這個女人就是殷梓瑜口中,在機場見到的那個女人。

    葉帆雨沒理她,徑自去敲門。

    里面傭人打開門,葉帆雨推開傭人便闖了進去。

    “陸千琪,你給我出來,出來!!”

    魏新恩也趕緊跟著闖進去,張開雙臂攔住葉帆雨,“你是誰?你找陸千琪什么事!你們是什么關系!”

    她公式化地進行盤查,但葉帆雨還是不理她。

    魏新恩怒了,一個過肩摔,便將葉帆雨撂倒在地,一手拽著他的手臂背在身后,一腳用力踩在他的背上。

    “說!你和陸千琪是什么關系!你叫什么名字?”

    葉帆雨吃痛地皺緊眉頭,“你管我們是什么關系!快點放開我!我找陸千琪有事!”

    陸千琪聽聞外面的動靜,趕緊出來。

    “陸千琪,你還知道回來!說,他是誰!你們是什么關系!他為什么一大早穿著睡衣來找你,行跡太可疑了!”魏新恩敏銳的神經告訴她,這個男人和陸千琪關系非同尋常。

    她也很想知道,陸千琪昨天急匆匆出去,到底去做了什么,又見了什么人。

    陸千琪一把將魏新恩推開,解救下來葉帆雨。

    魏新恩怒道,“我在例行盤查,你不能保持沉默!”

    “他叫葉帆雨,我的高中同學,好朋友!”陸千琪終于開口,聲音不耐。

    葉帆雨?

    “啊,我想起來了,就是你的那個最好的朋友,差一點娶了你青梅竹馬的那個人?”魏新恩笑起來,“看來你們的關系也不怎么樣嘛!在你不在的時候,他趁虛而入了!”

    陸千琪的臉色驟變,魏新恩還是繼續說下去,“這種男人,我幫你揍他一頓,也算幫你泄泄憤!不要太感謝我!”

    陸千琪一個側身,攔住了魏新恩,“這是我的私事,不需要你插手!”

    魏新恩揚了揚拳頭,“我是你的上司,在我面前,你現在沒有任何隱私!”

    葉帆雨揉著酸痛的手臂,從地上爬起來,“陸千琪,你為什么又讓笑笑傷心!你這個人……”

    然后,葉帆雨看向魏新恩。

    “這個女人,到底是誰!不會真的是你在外面的女人吧!”

    魏新恩一聽這話,非常高興,“你說的沒錯,我就是他在外面的女人!”

    “陸千琪,你太過份了!笑笑等了你十年,你杳無音信,既然回來了,給了她希望,為什么還要讓她傷心難過!”

    陸千琪一把揪住葉帆雨的衣領,咬牙道。

    “你們都要結婚了,到底是誰傷誰!”

    葉帆雨推了推陸千琪的大手,沒能推開,“我和她根本沒有要結婚!她是騙你的!”

    “我親眼看到你穿著睡衣在她家!”

    “那是因為……”葉帆雨深吸一口氣,“我午夜給她打電話,她聲音奇怪,說身體不舒服,我從家里來不及換衣服,趕去她那里,剛剛守著她吃完藥,你便來了!我們什么事都沒有,況且……”

    葉帆雨的聲音一頓,聲音又漸漸低弱了下去。

    “她的心里,裝著滿滿的都是你,怎么會和我有事?況且她……已經懷了你的孩子知不知道!”

    “轟”地一聲。

    陸千琪的大腦一片空白。

    過了許久,陸千琪才顫抖著聲音,低聲問他。

    “你說什么?你再說一遍!”他覺得自己的耳朵不好使了,什么都沒聽見。

    “我說……”葉帆雨的聲音揚高一分,“她懷了你的孩子,已經快三個月了!”

    陸千琪一把推開葉帆雨,便大步往外沖。

    魏新恩怎么能給他機會再逃走,趕緊沖上來,一把抓住陸千琪的肩膀,和陸千琪打了起來。

    魏新恩向來不是陸千琪的對手,但是這一年來,魏新恩發了瘋一樣的鍛煉,她的身手已經和陸千琪相差無幾。

    最后,陸千琪還是制住了魏新恩,一把握住魏新恩手腕上的手銬,直接將魏新恩和葉帆雨銬在了一起。

    “看緊她!”陸千琪丟下三個字,一個躍起跳上車,車子飛速地躥了出去。

    后面,傳來魏新恩越來越遠的嘶吼聲。

    “陸千琪,你給我回來———”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