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038章 157:一種態度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杜姿彤根本勸說不動席穆可。

    雖然不知道這些年在席穆可的身上發生了什么,但他眼底深處流露出的悲痛和不甘,讓杜姿彤覺得可怕。

    “好!既然我阻撓不了你,你說讓我幫你做什么。”杜姿彤道。

    席穆可慢慢看著她,聲音低沉。

    “你真的,打算幫我?”

    杜姿彤想了想,最后點點頭。

    ……

    周煜城回到公司。

    他現在覺得渾身不舒服,尤其肋骨的位置很疼很疼。

    沐天晴進來送資料,發現周煜城的臉色很差,嚇了一跳。

    “周總,你是不是生病了?”

    “我,沒事。”

    周煜城堅持拿起文件,本想仔細審閱,眼前卻一片模糊,額上滲出一片豆大的汗珠。

    “周總,周總!”

    沐天晴急忙扶住搖搖欲墜的周煜城,喊人送周煜城去醫院。

    周煜城被杜啟睿的兩拳,打得內臟受損。

    杜啟睿自認為沒用多少力氣,但和他在拳臺上對打的都是專業選手,周煜城一個常年坐辦公室的總裁,怎么吃得住鐵一般的拳頭。

    周煜城住院了。

    沐天晴一直陪著周煜城到了晚上,也沒見周煜城喊家屬過來,便小聲問周煜城。

    “周總,要不我給周太太打個電話吧。”

    周煜城忽然閉上眼睛,一聲不吭。

    現在哪兒還有周太太。

    他和杜姿彤已經離婚了!

    如今一個人孤零零躺在病床上才曉得,自己多么孤單。

    哪怕夫妻之間沒有感情,至少住院的時候,妻子也會過來陪護,不至于身邊一個親人都沒有。

    但現在,確實什么都沒有了。

    婚離了,家也沒了。

    沐天晴不知道他們離婚的事,見周煜城不說話,只當周煜城和杜姿彤之間矛盾太深,已經到了不想見到對方的程度。

    沐天晴一直留在周煜城的病房里,確實不太方便,但是現在走人,又覺得放老板一個人,這不是讓自己未來在公司里前路難行。

    “周總,我在走廊,有什么事叫我。”

    沐天晴見周煜城還是不說話,也知道他聽見了,便起身推門出去。

    坐在走廊長椅上,拿著手機百無聊賴地給陸唯惜發短信。

    “唯惜,我讓你幫我在你家公司找工作的事,到底怎么樣了?”

    “真的是在這里一天都干不下去了。”

    “有一個王琳,已經讓我頭大了,每天就知道刁難我!什么事都要我跟在她身邊做,我一邊要忙著自己的工作,還要做那個大小姐的跟班,真的是不想活了。”

    “現在老板病了,王助理不知所蹤,我還要當陪護。”

    “你這幾天怎么都不和我聯系?”

    “唯惜,你到底在忙什么?”

    沐天晴還不知道冒牌陸唯惜被席圣昱關起來的事。

    見陸唯惜遲遲沒有回消息,只好再次給王琳打電話發消息。

    王琳的手機一直關機,消息也沒回,應該是還不知道周煜城住院。

    不然王琳早就第一時間飛過來了。

    周煜城住院的事,他沒讓沐天晴說出去。

    沐天晴在心下腹誹,就算說出去,也沒人來探病。

    她雖然在公司里時間不長,卻知道周煜城平時沒什么朋友。

    說周煜城為人太高冷也談不上。

    他除了工作之外,好像沒有心思和周圍人打交道,一心樸實地在一個女人身上。

    那個女人當然就是周太太——杜姿彤。

    沐天晴有點想不明白,明明周總很愛周太太,為什么他們關系會那么僵?

    還讓王琳有了可乘之機。

    周煜城告訴沐天晴,可以回去工作。

    沐天晴又實在不忍心放周煜城一個人在醫院,雖然有24小時護工照料,但那終究是花錢雇來的人。

    況且周煜城是她老板,雖然早就打算跳槽,也不指望周煜城給她升職加薪。

    但做人還是要有一些良善之心,故而沐天晴每天下班還是會過來照顧周煜城。

    “真不知道周總平時怎么活的,居然一個朋友都沒有。”

    沐天晴忍不住悄悄嘟囔一句。

    “住院好幾天,真的一個來探望的人都沒有。”

    沐天晴終于看見一個人遠遠走了過來。

    當那個男人走近后,居然是葉帆雨,頓時喜出望外。

    終于有人來探望周煜城了。

    沐天晴不是為周煜城高興,而是為自己高興。

    “聽說葉少和周總是同學,上學的時候關系就不錯,這里就交給葉少了,我先走了。”

    她高興自己不用再來醫院,成功甩包給葉帆雨。

    葉帆雨先是有些懵。

    他什么時候和周煜城關系不錯了?

    他貌似和同學之間的關系都不錯,要說關系真正要好,還是陸千琪和蔣明峻。

    不過因為殷梓瑜,他和陸千琪現在基本不聯絡了。

    而蔣明峻那里,居然也不知緣由的不聯絡了。

    或許不想從蔣明峻那里聽到,關于殷梓瑜和陸千琪如何如何幸福的訊息吧。

    他提著果籃,推門進去。

    周煜城見是葉帆雨,先是吃了一驚,隨即讓葉帆雨坐。

    “現在應該知道,欺負珍妮是多么嚴重的后果了吧。”葉帆雨一邊幫周煜城削蘋果,一邊說。

    周煜城沒說話。

    葉帆雨將蘋果切成一小塊,一小塊,放在碟子里,遞給周煜城。

    他原本不打算來探望周煜城,但葉家和周家的公司有合作,彼此又是同學關系,過來探望一眼還是有必要的。

    但剛剛那個女人,甩包給他,他也不忍心周煜城一個人孤零零在病房里。

    “我的大班長,好好的一手牌,打細碎!是不是應該自我檢討一下?”

    “我檢討什么!”

    周煜城沒吃蘋果,放在一旁,目光空洞。

    “珍妮是個很好的女孩,你們為什么離婚?”

    “你知道了!”

    “圈子里,有不透風的墻嗎?”

    葉帆雨知道的,遠遠不止這些。

    “珍妮不是那樣的女人,你應該相信她。從上學的時候,到畢業,到工作,你陪在她身邊十多年,你應該比誰都了解她。”

    周煜城沉默了。

    沒離婚的時候,好像魔怔了一樣,就是打不開心底里的心結。

    瘋了一樣想要離婚。

    如今離婚了,感覺一切喧囂歸于平靜,也終于冷靜下來,可以仔細想一想前因后果。

    也漸漸明白,自己想要的,不是離婚,而是一種態度。

    她對他的態度。

    因為在這段感情里,追逐的人一直是他,很想印證一下自己的追逐沒有錯。

    可最后用力過猛的結果就是分道揚鑣。

    “一切都結束了,都結束了。”周煜城長嘆一聲,無力地倒在病床上。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