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068章 187:想釣我上鉤?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殷梓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莫名的不安。

    她一手撫著肚子,在房間里來回徘徊。

    陸千琪見她這般躁郁,覺得她只是因為之前失去寶寶的事,在心底里留下了陰影,才導致現在孕期恐慌。

    “笑笑,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無時無刻不在你身邊陪著你。”

    “不要怕,真的不要怕。”

    陸千琪握著殷梓瑜的手,想要將她拉入懷里,用自己的懷抱慰籍她的不安,可是殷梓瑜卻將他推開了。

    “千琪!說這句話的時候,你連你自己都不相信吧?如果讓我相信!”

    就好像是積壓已久的小火山,終于在某些因素的促使下,一下子爆發了。

    陸千琪怔愣地望著她,“笑笑,你怎么了?”

    “不,我沒怎么!”

    殷梓瑜扶住頭,不住搖頭。

    “我只是有點亂。抱歉,不好意思。”

    她不安地扶了扶頭發,接著又道。

    “只是我覺得,一旦遇見唯惜,珍妮,還有關關,只要是身邊的人,出了事,你都會第一個站出去!”

    “這讓我真的很沒有安全感。”

    “我有的時候會覺得,所有的人都排在我前面。而我和孩子,必須默默地站在最后排。”

    “抱歉,千琪,我從來不想抱怨什么!也不想埋怨什么!我一直都覺得,我很驕傲,也很獨立,我不需要你的保護,不給你增加麻煩。”

    “做你的老婆,就要讓你舒服自在,而不是處處牽制你。”

    “可我最近真的控制不住會想這些!我的老公,為什么要那么忙!”

    “笑笑……”

    “你先聽我說完。”

    殷梓瑜忙亂地揮著手,看著一直在壓制情緒,可她的情緒還是很崩潰。

    “尤其今天,我看見那個叫方婉萱的女人!我實在忘不掉,是她害死了我們的寶寶!而肚子里這一個,若不是上天眷顧,只怕也被她害死了。”

    “我知道,這不是唯惜的錯!但我現在看見唯惜的臉,就會忍不住想起那個女人,忍不住渾身都是雞皮疙瘩,沒辦法保持冷靜。”

    陸千琪一把將殷梓瑜抱入懷里,“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錯。”

    “笑笑,我不會讓你在一個人承擔這些,我發誓。”

    陸千琪真的很愧疚,可殷梓瑜卻對他不是那么相信了。

    “你改不掉的!再遇見唯惜的事,你還是會第一個跑出去!”

    “因為那是你最愛的妹妹。”

    殷梓瑜推開陸千琪,一步步后退。

    “千琪,我想了很久,我最近還是先回家吧!等我真正冷靜下來,我再回來。”

    “笑笑?”

    “你放心,我不會有事,我知道我心態出了問題,我需要時間冷靜沉淀。”

    “笑笑!你要回殷家?”陸千琪攔住了門口。

    “我不會讓你回去。”

    殷梓瑜看見他害怕的樣子,不由得笑了。

    “千琪,你這個樣子,我好像看到你小時候,也是這樣攔著門不讓我走。”

    “可是我……”

    “沒有什么可是!我不同意你回家。”

    陸千琪口氣堅決。

    他早就習慣了,回到家里就能看到殷梓瑜,看見她坐在床上看書等他,也習慣了每天早上起來就能看見她。

    他們之間曾經分別那么久,他忍受不了再有分別的那一天出現。

    “如果你非要想回去,我跟你一起。”

    殷梓瑜不說話了。

    陸千琪跟著她一起回去怎么可以。

    陸唯惜現在這個情況,正是需要家人陪伴的時候,她怎么可能帶走陸千琪。

    “算了。”

    殷梓瑜坐在床上,微微低著頭,長發遮住她精致美麗的臉龐。

    陸千琪在她面前蹲下來,望著她的眼睛,聲音低柔。

    “笑笑,不要離開我,你和寶寶都要在我身邊。”

    陸千琪將殷梓瑜摟入懷里。

    殷梓瑜看著在自己面前,像個孩子的男人,心頭柔軟,輕輕抬手撫摸他質感柔韌的碎發。

    “千琪,那你要說話算話,不要再丟下我和寶寶。”

    陸千琪點了點頭,更緊地抱住殷梓瑜。

    陸唯惜的狀態似乎好了很多。

    晚飯的時候,主動下樓和大家一起吃晚飯。

    她站在餐桌前,看見殷梓瑜,還主動喊了一聲。

    “嫂子。”

    殷梓瑜也說不清楚為什么,總覺得陸唯惜看著自己的眼神里,透著一股無法言喻的遙遠。

    “唯惜,坐。”

    殷梓瑜親自幫陸唯惜拉開餐椅。

    陸唯惜道謝后坐下來,拿著筷子,盯著面前的飯菜卻沒有動。

    陸千琪總想寬慰陸唯惜幾句,至少讓陸唯惜的精神狀態好一點,卻又不知道怎么開口,只能不住給陸唯惜夾菜。

    陸唯惜抬頭,對陸千琪笑了笑,便低頭吃飯,一言不發。

    殷梓瑜坐在陸千琪身邊,默默地看了看陸千琪,也低頭吃飯。

    晚餐后,殷梓瑜回房,陸唯惜端著一杯牛奶,敲響殷梓瑜的房門。

    殷梓瑜開門,見是臉色略顯蒼白的陸唯惜,吃了一驚。

    “唯惜?”

    最近陸唯惜都不出門,今天怎么主動過來找她?

    “嫂子,之前的事,我聽說了,我代我妹妹和嫂子道歉,還有那個未出生的小侄子,我對不起你們母子。”

    陸唯惜說著,眼眶泛紅。

    這樣子的陸唯惜,讓殷梓瑜有些手腳無措。

    “唯惜,你快別這樣說,你也是受害者,怎么能是你的錯。”

    殷梓瑜急忙邀請陸唯惜進來,接過陸唯惜端著的牛奶,放在桌上。

    陸唯惜一直低著頭,聲音柔弱。

    “嫂子,我不敢求你原諒我妹妹,但還是希望您……能看在我們這么多年的姐妹情份上,就原諒她這一次吧。”

    面對陸唯惜這么誠懇的祈求,殷梓瑜怎么能說不接受。

    陸唯惜見殷梓瑜點頭,開心地笑起來,輕輕抱住殷梓瑜。

    “嫂子,謝謝你。”

    ……

    此時,陰暗漆黑的巷口角落里,一個女人拿出手機,撥了一組電話出去。

    電話等了許久,里面的人才接通,低沉略帶沙啞的男音,顯示出這個男人的精神狀態此刻不太好。

    “喂,哪位?”男人問。

    “我,陸唯惜。”

    電話里的男人,靜默了兩秒,隨后傳來一聲嗤笑。

    “你不是回陸家了嗎?怎么給我打電話。”

    “又出來了,見一面吧。”

    “女人,你想釣我上鉤?”“你知道,我的孩子在你手里,我不會對你怎么樣。”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