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114章 233:晚上帶你見世面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uoi2.com

    席關關的車子,直接開去了殷家。

    因為殷璽給她打電話,告訴她杰林斯在殷家。

    席關關用力按門鈴,按了很久,殷璽才搖搖晃晃過來開門。

    “什么事?”殷璽開了一條門縫,沒有放人進去的意思。

    “我找杰林斯。”

    “啊,我表哥啊,生病了,吃了藥剛睡。”

    殷璽雙手環胸,一臉吊兒郎當的樣子,看著就讓人覺得不懷好意。

    可這樣的人,偏偏生了一雙邪魅惑人的藍眸,好看得讓人怎么都無法將渣男和他聯系到一起。

    席關關向前一步,要進門,殷璽懶洋洋抬起一條腿,橫亙在門上,笑嘻嘻地對席關關說。

    “如果你想鉆過去的話,我就讓你進。”

    “你?”

    席關關眉心一皺,不知道殷璽什么意思。

    “我來找杰林斯,帶他回去。”

    “等等,你說什么?帶我表哥回去?”殷璽挖了挖耳朵,“我沒記錯的話,那好像是我表哥,在這里就應該住我家,住席家算怎么回事?”

    “殷璽,你想干什么!”席關關慍怒,琥珀色的眸子了,涼意涔涔。

    殷璽又笑了,藍眸里綴滿星光,“嘿嘿,不干什么,就是好像隱約大概記得,有人得罪我了。”

    席關關蹙眉。

    她想了一圈,也沒想出來,什么時候得罪了殷璽。

    洛一心站在席關關身后,在這里可以見到在圣洲見過的人,此刻頗有些恍如隔世之感。

    那個時候的殷璽,在學校里好像別人欠他三千萬似的,整日耷拉著一張臉,和誰都不說話。

    原來殷璽的真正模樣,是這般的紈绔不羈,像個痞子似的,是個很難搞的人物。

    殷璽這會兒,也看見了洛一心,“哎呦,這不是小一心么!真是好久沒見。”

    殷璽正要笑呵呵地去和洛一心來個久別擁抱,發現席關關要沖進去,一手撐住門邊,將席關關徹底攔住。

    “殷璽!”

    席關關眸色噙怒。

    殷璽依舊不肯放入。

    “是關關來了,快進來。”喬輕雪在院子里散步,聽見院門口有人說話,便向著這邊看過來。

    喬輕雪已經懷孕六個月,肚子很大了,一手撐著腰,步態緩慢地走過來。

    “喬阿姨!”席關關猶如看見救星,可沒想到,殷璽一把將門關上。

    “殷璽!”席關關用力敲了下門。

    殷璽從門縫,聲音不高不低地對門外的席關關道。

    “你別在這里吵,我媽咪懷著身孕,動了胎氣,你可吃罪不起。”

    “殷璽,我到底什么時候得罪你了!快點放了杰林斯。”席關關壓低聲音急切問。

    “你自己想去吧!我表哥現在不想跟你走,在我家里住著很舒服。”

    “我打電話告訴你,是我念著大家朋友一場的份上,不讓你擔心著急,你別不領情。”

    “殷,璽。”

    席關關氣得咬牙,很想粗暴踹門,但又怕真的嚇到喬輕雪動了胎氣就不好了。

    “關關表姐,怎么辦?”洛一心也看出來,殷璽不想開門,只怕誰說都沒用。

    “先回去,知道他在這里,就行了。”

    況且殷家也比較安全。

    “小璽,你怎么關上門了?關關呢?”喬輕雪終于走得近了些。

    殷璽快步迎上去,攙扶喬輕雪回屋,“已經走了,呵呵,走了!”

    “怎么走了?也不進來坐會兒!我都好久沒看見關關了,怪想她的。”

    “她有事,急事,呵呵。”殷璽攙扶喬輕雪回到客廳,坐在沙發上。

    喬輕雪又拿出手機,開始放古詩詞。

    殷璽一臉生無可戀,轉身上樓,便聽見樓下響著,“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

    殷璽對著天花板,連番白眼。

    正巧被下樓來的殷凱看見。

    他剛從給杰林斯安排好的房間出來,見殷璽這個表情,哼了一聲。

    “你懂個屁!這叫胎教!我和你媽已經去醫院做過檢查了,是個兒子!”

    “殷璽你個臭小子,你就瞧好吧!這一個兒子,我絕對從胎兒抓起,教育出來一個比你強百倍的殷家繼承人。”

    殷璽靠在樓梯扶手上,嗤了一聲,“爹地,你最好能活到他成年。”

    “你個臭小子,你敢詛咒你親爹!”

    “這可不是我詛咒你!您外孫都要出生了,你和我媽咪又弄出來一個這么點大的小舅舅,我都臊得慌。”

    殷凱指著殷璽,氣得哆嗦,“還不是因為你,不成氣候!你若但凡能規矩正經點,你媽咪至于這把年紀還遭這份罪?”

    殷璽向著樓下看了一眼,正美滋滋給自己肚子放三字經的喬輕雪,“我看我媽挺享受的!”

    殷凱氣哼哼地白了一眼,“今天正式告訴你,你已經失寵了。”

    殷璽不耐煩點點頭,“早就知道了!”

    他走上樓,樓下又從三字經,變成了千字文,果然是從胎兒抓起,這胎教,為什么在他還在娘胎的時候,沒有抓起。

    小時候沒背會的三字經和千字文,這段時間倒是會背了。

    “云騰致雨,露結為霜。金生麗水,玉出昆岡。劍號巨闕,珠稱夜光……”

    殷璽一邊念叨著這幾句,一邊推開杰林斯的房門。

    他雙手環胸,依靠在門旁,看向站在窗子前的杰林斯。

    “別看了,人走了。”

    杰林斯轉身,聲音涼漠,眸色清冷,“只是在熟悉環境。”

    殷璽從門邊起身,走進門,隨手將身后的門帶上,踱步到杰林斯身邊,似笑非笑問。

    “真想找回記憶?”

    杰林斯沒說話,藍色的眸子有些空洞。

    殷璽一直都不知道,杰林斯回來的事,他還以為杰林斯已經死了。

    上次在酒店,赴蔣明月的飯局,無意間看到了潛藏在包廂門外的杰林斯。

    他當時還以為見了鬼。

    杰林斯當時陌生的眼神,讓殷璽知道,杰林斯失去了全部的記憶。

    他告訴杰林斯,他是他的表弟,并且問他,想找回記憶嗎。

    杰林斯當時沒有回答他,他便將自己的電話號碼給了杰林斯。

    今天早上杰林斯忽然聯系他,說想離開席關關家,殷璽便開車埋伏在附近,帶走了偷偷跳窗出逃的杰林斯。

    “更想安靜。”杰林斯聲音無溫,臉色靜默。

    “什……什么意思?”殷璽沒太懂,眉頭皺在一起。

    他當然不知道,杰林斯被阿穗吵得想升天,與其夾在兩個女人之間不知所措,不如逃出來多幾天清靜。

    正好找回屬于他的記憶。

    “如果想找回記憶,我第一步應該做什么?”杰林斯問殷璽。

    殷璽覺得,這就問對人了。

    “當然是先泡妞。”

    “泡妞?”殷璽諱莫如深一笑,“晚上帶你去見見世面。”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